智能硬件成第二大营收,有道跑出“变量”?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李禾子

上市一年后的网易有道可能正在酝酿一个新的故事。

北京时间11月19日晚,网易有道(简称有道)公布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有道净收入达到人民币8.9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459亿元增长159.0%,实现上市以来最快增速。受到良好增长态势影响,财报发布后有道股价一路飙升,当日最高涨幅达20.91%。

有道的营收结构分成学习服务和产品与在线营销服务两大块,由在线课程(学习服务)和智能硬件(学习产品)为主要构成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则一直是有道的营收主力。最新财报中,有道的营收结构正在发生一些微妙变化。

作为学习产品主要构成的智能硬件的第一次超过广告收入。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有道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人民币7.63亿元,同比增长239.1%;其中智能硬件为有道贡献1.631亿元,同比增长289.3%,环比增长88.7%,超过线营销服务贡献的1.326亿元,后者只同比增长9.8%。

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智能硬件为有道带来的收入便呈现出上升趋势。财报显示,2019年学习型智能硬件为有道带来了1.52亿收入,同比增长398.4%。2020年第一季度受到疫情冲击,但仍有5300万销售额,同比增长188.7%;二季度净收入8638万元,同比增长250.3%。

作为有道一直以来费心布局的领域,学习型智能硬件似乎正在逐渐显现出它的潜力,并慢慢为有道在竞争激烈的在线教育行业撕开一条缝。它会成为有道未来最大的变量吗?

智能硬件成第二大营收,有道跑出“变量”?

为什么是硬件

在计算机语言中,常量和变量是两个相对的概念。常量是一个固定值,在定义时必须初始化,任何尝试修改常量的操作都会导致编译出错;变量则随时处在变化中,在定义时不进行初始化,需要通过不断赋值来对未知的值进行试验。

对于有道,智能硬件的业务从Q3的财报来看是一个变量。

网易有道成立于2006年,开始布局智能硬件是在2017年,这一年有道推出了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随后几年,有道又陆续推出了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有道超级词典、有道口袋打印机,以及有道云笔记出品的有道云笔等等产品。截至今年8月,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学习型智能硬件产品。

今年有道第三季度财报写道,该季度其智能硬件收入的增长主要归功于“有道词典笔销量的扩大”。

有道词典笔(简称词典笔)是目前有道主推的一款翻译机产品,主要面向学生和教育市场。第一代词典笔发布于2018年7月,最低售价499元;第二代发布于2019年8月,最低售价799元。目前有道官网在售的版本为售价899元的二代加强版,以及售价1299元的二代专业版。

在去年二代词典笔发布时,就被解读为是有道进一步加注智能硬件的标志。

当时有道高级副总裁、有道产品负责人吴迎晖直言二代有望成为学习型智能硬件的“爆款”,并透露一代词典笔销售了20万支,在同期所有翻译机销量中大约占到一半。而在本次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有道方面表示仅本季度二代词典笔的出货量就达到了近25万台,增长显著。

今年刚过去的双十一同样见证了词典笔的销量。在天猫和京东的“双十一”系列活动中,有道词典笔牢牢占据两个平台中电子词典单品品类销售冠军位置,成为有道的拳头产品。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和有道对以词典笔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产品的重视不无关系。

早在2019年年初,网易有道CEO周枫就曾在有道全体员工大会上表示:“教育类的智能硬件是个还未被开发的蓝海,2019年将有多款学习型智能硬件推出。”这对应他对有道的定位——一家技术驱动的全链条教育科技公司,目标是打造覆盖多场景的在线教育工具型产品矩阵。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中,周枫对词典笔做出了“完全开创了一个产品品类”的评价。

网易CEO丁磊亲自上场则为词典笔带来了更多曝光。今年6月11日网易香港二次上市当天,丁磊便在敲锣现场表示要将词典笔作为礼物赠送给全国英语老师;同日晚间的快手直播首秀,丁磊又在直播中首发了有道词典笔专业版,10分钟内迅速卖空。而在去年有道赴美上市当天,丁磊也发起过词典笔免费赠送英语老师的福利。

智能硬件成第二大营收,有道跑出“变量”?

这些都反映出智能硬件近两年在有道的地位。

其实有道做智能硬件,本身也是其技术基因的延续。作为网易旗下公司,有道从诞生之初起就带有浓厚的技术基因,这表现在周枫及创始团队拥有的技术背景——周枫兼有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以及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起初与他创业的管理团队也几乎都是清华计算机系的校友。

甚至有道第一个打响知名度的产品有道词典,也是有道计划对标百度,将自己定位为一个门户网站搜索引擎时期的成果。

“我们非常笃信技术的力量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些改变,但我们却不是盲目的唯技术论者,一切技术的使用都要以人的需求为原点去看。因此,我们不会拘泥于产品的形式是软件还是硬件,到底是免费还是付费,到底需要多大规模的投资。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empower我们的用户,归根结底,使得他们的学习更加轻松一些高效一些,从而成为他们实现自我的助推力。” 2019年10月,有道敲钟上市,周枫在给全体员工的信中这样写到。

意料之中的是, 智能学习硬件本身跟有道的基因一脉相承。

硬件带来更多可能性

进一步说有道做智能硬件的逻辑,其实可以从纵向和横向两个角度理解。

纵向指的是,硬件是对有道自身技术硬实力的一次释放。有道的技术基因给了它足够的发展资本,尤其是在人工智能(AI)技术领域。入局在线教育几乎与有道将人工智能作为教育基础设施同步,不论是在线课程、学习App还是学习型硬件,背后都有有道旗下“一站式AI解决方案的云服务平台”做技术支撑。

一种普遍观点是,人工智能在移动App中并不是最充分的应用,反而是基于体感、位移、LBS、语音和视觉等的智能交互硬件,才是能够让人工智能大展拳脚的舞台。技术和能够吃掉技术的产品向来都是连体婴,两者相辅相成,互相推动。

有道布局学习型智能硬件多少是出于这样的逻辑,是这家极具工程师文化的公司必然的选择。类似的回路也可以在另一家对人工智能投入了大量资源的公司——百度身上看到。

有道做智能硬件,横向的逻辑则是业务协同。从结果来看,第三季度近25万台的有道词典笔出货量中超过70%的用户来自K12,且这个数量仍在迅速增加——这证明有道的智能学习设备能够成为其在线课程有力的转化来源;相反地,智能硬件也是一个流量入口,能够为在线课程带来一定的用户转化,增加获客渠道,譬如词典笔上线的单词本、拍照朗读、掌上考研等功能,即通过与有道精品课之间联动,带来正价课用户转化的可能。

“有道希望这些智能设备和在线课程之间发挥更大的协同作用。”有道方面在三季度电话会中如此表示。同样,不管是小米构建以“米家”品牌为核心的“小米百货”,还是百度推出小度在家1S和小度电视伴侣等等,逻辑也大致相同。

如果将有道的这种软硬件业务协同放到在线教育行业的大背景下,就能够成为它的竞争优势。

今年以来在线教育行业的特点是,在疫情黑天鹅效应的影响下,竞争加剧。教辅行业严重依赖营销投放流量转化,在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谁的宣传声量大,谁就越有可能获得更多流量转化,结果就是在营销战下出现了流量采买、广告投放渠道同质化的问题。

智能硬件正是有道从同质化的行业竞争中得以脱颖的一张牌。

不久前,字节跳动“大力教育”推出后的第一个重点恰好是一款名为“大力智能作业灯”的教育硬件产品,印证了在线教育公司想从硬件入手寻找差异化的思路。有道作为在线教育行业中最早进行智能硬件布局的企业,先发优势则更明显。

只是目前的有道才刚刚跨出完成招生目标的第一步,需要时间和资金去稳住在线课程业务——这件事急不来,也决定了现阶段有道对智能硬件的投入规模会相对在线课程更有限。智能硬件这个变量究竟能不能发挥价值,取决于有道是不是能跑得更快。

除了跑得更快,有道没有别的选择。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130 文章
0 评论
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