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盯上了押金,蛋壳看上了贷款

ofo盯上了押金,蛋壳看上了贷款

P2P暴雷的时候,对投资者一句极具讽刺的话是:“投资人看上了平台的利息,平台却盯上了投资人的本金”如今蛋壳暴雷是不是也有着同样的意思呢!租客看中的是蛋壳简约的装修设计风格和便捷的服务,但蛋壳看中的却是租客通过金融机构办理租金贷款带来的利润。和p2p连锁反应爆发时一样,最终为此买单的还是租客和房东。

其实这样的例子还有曾经风靡一时的ofo,ofo通过自己购买共享单车,然后以极低的价格提供给用户共享使用,但前提条件是得缴纳99或者199的押金,在我们传统的思维中,这笔押金的缴纳是再也不正常过的商业行为了。因为我们在日常许多商业行为中,押金是最为常见的一种简易抵押方式。可是我们的押金服务在互联网服务出来前,从未有过如像ofo这么大规模的押金体系。

对于ofo而言,几十亿的押金规模完全可以成为拓展市场,不断循环的飞轮。因此押金在ofo的体系中也变成了资本的资金池,后来ofo彻底暴雷,是押金所产生的资金链断裂导致产生企业金融暴雷。

蛋壳公寓租金贷的模式和最终暴雷的原因,已经是互联网上众所周知的事情,可以用“长进短出、高收低付”这八个字来概括蛋壳暴雷的根本原因。因此,蛋壳本质上也是也是资金链断裂导致产生的企业金融暴雷。

蛋壳在租金贷模式中,蛋壳没有准备足够的风险对抗资金来应对疫情时期相对较为短时间的需求不足产生的营收下降的风险。更为简单的来说,蛋壳将租客所有的预期性收益全部实现了提前性的资金最大化利用。在风险来临的时候,蛋壳没有任何能里应对不可抗力风险和集体退租风险的能力和资金。

本质上蛋壳的暴雷和ofo热潮的退场的原因是一样,互联网企业在资本加速度的催熟下,将一个本来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发展成熟的模式,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其规模实现超速度的扩大,最终则以某一环节断裂而导致整体性失败。

蛋壳的暴雷给长租公寓行业重重的一记耳光。长租行业模式是否可行成了许多资本和媒体讨论的话题。在我看来,这可能会彻底改变长租公寓的发展轨迹和模式。蛋壳是散租式长租公寓的代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二房东,与普通房屋中介不同的是,它会将房屋进行标准化处理后,重新向外出租。从蛋壳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能形成这么大的规模可以看出,蛋壳这个二房东还是受市场欢迎的。所以市场对于这种服务是有足够强劲需求的。

但是从商业变革的角度上看,这又相比于传统中介并没有发生进步,因为并没有简化交易成本,这不符合互联网发展的方向。那蛋壳为什么会在不符合的情况下市场还会有需求呢?

蛋壳本质上是担任了标准制定者和服务提供者两个角色,因为传统的中介市场没有标准制定者才让这个市场非常混乱,蛋壳想自己制定用户乐于接受的行业新规则。

可是我们知道,一旦运动员和裁判员是同一人时,这个模式肯定是无法持续性发展的。

蛋壳之后,长租公寓还会继续发展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只要监管机构制定租赁行业法规,将住房租赁做成和房屋交易买卖一样的备案制度时,其实裁判的权利就会重新回到监管机构的手中。长租公寓品牌则只是扮演好自己提供服务的角色。这才是长租公寓发展最大的前途。

房东提供房屋资产、长租公寓提供租赁信息和延伸性服务、租客向市场提出需求,这才是长久的长租公寓市场模式。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343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