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探客Tanker(ID:SQinsight)作者:Rickzhang

人狠话不多——这是真正熟知方洪波的人对他最深的印象。

2012年。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彻底“撒手不管”,把整个美的集团交到了方洪波手上。但老董事长退休的时候正值美的销售额破千亿大关,因此,何享健兴致勃勃地提出了“2015年实现2000亿”的目标。

这相当于给方洪波挖了一个非常大的坑,后来发生的就是被行业熟知的“美的大清洗”。

方洪波顶着压力,先砍掉主营业务中2/3不挣钱的产品型号,并处理掉7000亩的厂房用地,以及裁掉大半的代理商。紧接着,不到一年时间,方洪波裁员人数高达7万,超过公司总人数的1/3。

到2013年美的上市时,这次“内部大清洗”带来的影响还没有散去,甚至有元老公开出面质疑方洪波,但他咬牙挺住了。

2014年,美的整体营收重新回到2011年的水平,并且实现了利润率的大幅提高,净利润首次超过100亿人民币。到了2015年,美的的净利润又在上年基础上增加了21%,达到2011年的3倍之多。

这个成绩,标志着接班三年多的方洪波彻底坐稳了一把手的位置。

当方洪波真正解决了美的内患后,一直在思考美的多元化的问题。毕竟单靠白电在中国闯出一个每年增长超过20%的市场,几乎不可能。

因为家用电器都是更新频率比较慢的产品,市场增长的固化,使得方洪波要思考美的下一个出路。

与准备什么都试一试的董小姐不同,方洪波算家电行业里头脑最清楚的管理者之一。

因此,他最终为美的选择的多元化方向,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联姻安川电机

2015年8月4日下午,美的集团与安川电机合资签约仪式在美的顺德总部举行。

这被看作是方洪波多元化新战略的开端。

他选择了工业智能机器人这个领域,因为在他看来,掌握上游的资源不如掌握制造技术。而一直给美的生产线供应自动化设备的安川电机,就进入了方洪波的视野。

事实上,安川电机还有一个身份:世界四大机器人公司之一。他们想与美的合作的基础,是希望开拓中国家电行业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

基于双方合作多年,而且有信任基础,对这次全新的合作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根据协议,双方合资成立了广东安川美的工业机器人有限公司,由安川控股51%。

安川美的首任董事长西川淸吾曾告诉界面新闻,合资公司成立一年后,已得到美的集团的新订单。这也契合安川电机设立合资公司的目的:在美的集团未来采购工业机器人的决策过程中,安川电机有可能获得比其他厂商更大的优势。

美的集团则计划借鉴安川电机的技术,研发适用于中国3C行业的经济型机器人,同时将合资公司培育为国产机器人的领先企业。

除工业机器人公司外,美的集团与安川电机还合资成立了服务机器人公司,主要业务为研发和推广医疗康复与助老助残领域的服务机器人。这家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也为1亿元,美的集团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达60.1%。

在双方合作最紧密的2017年,这家工业机器人合资公司几乎订单不断,员工也超过了100多人,安川电机也曾经想把在中国的主营业务都装到这家公司中去。

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但很快事件发生了变化,双方的口径逐渐统一,不再对外提及工业机器人事项,反而将双方成立并由美的控股的服务机器人公司放到了首位。

到了2018年,与这家公司相关的新闻,一律都与美的联合安川电机打造养老服务机器人、打造医疗服务机器人等内容相关。

有意思的是,企查查信息显示,2015年7月24日,就在与安川电机达成合作前几天,美的机器人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而直到去年11月4日之前,方洪波一直担任美的机器人公司的负责人。

另外,企查查数据显示,在美的机器人公司目前取得的17项专利中,绝大部分都与服务机器人相关。

这可能受到美的集团内部对自营企业和合伙以及其他投资企业的业务区分设定影响,当然,这种微妙的态度背后,还与一起跨国惊天大收购相关。

“亲儿子”库卡

就在跟安川电机达成合作后的第二年,一边全力收购松下家电业务,以便拓展自己家电领域的方洪波,关注到了美国GE家电业务剥离的消息。

很遗憾的是,方洪波想拓展美国市场的希望破灭,整个GE集团剥离的资产被海尔高价“截胡”。

但正应了那句老话:福祸相依。

在得到GE家电业务被海尔收购消息没多久,德国工业机器人公司KUKA(库卡)传出寻求战略合作入股的消息。

这被方洪波看作是天赐良机,他迅速组建了一个谈判小组并亲赴德国。最终,美的以29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德国库卡94.55%股份,成为最大控股股东。

在收购结束的签约仪式上,方洪波以罕见的志得意满的态度说:“美的找到了打开工业4.0时代的钥匙。”

当时,在签约仪式现场便有人问到“收购库卡后对美的与安川合作的影响”,方洪波表示,两者不冲突,与安川的合资公司将会更专注于服务机器人领域。

这似乎为2018年美的机器人的发展定下了一个基调,而后续的发展表明:亲儿子确实不一样。

在美的总投资20亿元打造的南沙智能工厂里,最为显眼而且到处可见的,是橘色的库卡机器人,除此以外,还有安得物流的自动化物流小车。

而在2017年与德国库卡并表后,美的集团营业额首次突破2000亿元大关,当年实现收入2419.19亿元,同比增长51.35亿元。其中,由库卡机器人和安得物流主要构成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贡献了270.4亿元。

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由此可见,方洪波给老董事长何享健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2018年3月23日,美的宣布向库卡中国下属业务注资,共同成立三家合资公司并新建生产基地,以拓展工业机器人、医疗和仓储自动化三大领域的业务,开发适合中国客户需求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其中,美的、库卡分别拥有合资公司的50%股份。

这是美的收购库卡后,首次对外公布双方对于机器人业务板块的规划和布局。

另根据美的2019年公布的数据,从方洪波正式接班以来,美的在数字化转型上投入已经超过100亿元。

如果说,当初与安川合资是在试水探索新业务,那么到收购库卡时,美的基本已将机器人确定为第二条战略赛道。

“通过与库卡成立合资公司,对内深度整合了双方的优势资源,实现美的版的工业互联网闭环整合;对外则继续深耕工业及消费机器人市场的需求。”这是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方洪波就美的机器人业务的未来发展发表的憧憬。

然而,现实中与德国库卡的整合要比方洪波想象中要难得多。多重因素影响下,2018年库卡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滑6.8%;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下跌81.2%。

库卡的业绩不佳,在美的财报中也有体现。

2018年,美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收入256.78亿元,同比下滑5.03%,在美的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7年的11.23%降至9.89%。2019年,该板块收入继续下滑1.89%至251.92亿元,占美的营收比重也下跌到9.05%。

但也不是没有亮点。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板块的毛利率为22.34%,是美的少数几个毛利超过10%的业务板块。

这更坚定了方洪波投资工业机器人的决心。

在机器人产业上合纵连横

美的在2019年年报中提到,集团加快推动库卡中国业务的整合,在库卡新组织架构下,成立库卡中国事业部,涵盖机器人本体、柔性系统、一般工业自动化、智能物流自动化以及智能医疗自动化等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美的在年报中将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业务再次重新定义为“以库卡集团、美的机器人公司等为核心”,可见美的内部也在梳理其机器人资源。

紧接着在2020年7月,美的与安川电机合资的工业机器人公司宣告解散,并成立了清算组接受债权申报。虽然合资公司解散了,但在利用安川产品的生产线自动化方面,美的依然会与安川电机继续开展合作。

与此同时,美的也加快了对行业上下游技术和企业的收购。

2020年4月,美的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下属子公司美的暖通,以7.4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合康新能”控股权,交易完成后,美的暖通将控制合康新能23.73%的表决权。

这家被收购的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和新能源装备的高新技术企业。

由于这家公司是做变频电机的,并为很多家汽车企业提供车用电机,所以当时这个消息爆出来时,很多媒体还曾解读为“方洪波也将步董明珠的后尘进入造车领域”,但媒体把方洪波的想法看得太简单了。

实际上,2014年“合康变频”收购了东菱技术40%股份,而“交流伺服系统”正是东菱技术的核心技术产品,处于国内领先水平。而且,东菱技术的“EPS-RS0.4-7.5KW基于CAN总线的高性能机器人专用伺服系统”还申报了2012年度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

更重要的是,这套系统在定位精度及稳定性等关键指标上,完全可满足机器人的运行要求,能逐步替代进口同类产品。

毕竟工业机器人的核心是智能控制技术,而智能控制技术的根本就是电机的变频。如何能在电量输入稳定的情况下,用最小的电量实现所有能做到的精准动作,是解决工业机器人智能化中的一个难题。

美的这次的收购,与其说看上了这家公司汽车系统生产的能力,不如说就是冲着这套交流伺服系统来的。

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相关的业内人士向「探客Tanker」表示,美的旗下的库卡与美的机器人用上这个技术后,机器人的管理水平和效率提升最起码超过20%,而且成本会降低8-12%左右。

这可能才是方洪波一门心思要拿下这家公司的最根本原因。

当然,方洪波的“野心”不止于此。10月14日,企查查数据显示,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又新增了两家对外投资公司,即美的智联(上海)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和美的智慧生活(上海)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都包含了智能机器人的研发。

虽然说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美的机器人及自动化业务并不理想,营收只有95亿元,同比下滑20.8%,跌幅较2019年进一步扩大,而且疫情期间工厂停摆、投资缩水加剧了工业机器人市场的下滑。

然而,美的在已经形成的机器人业务规模上,还在加强投入和精细化运营工作。

最新消息显示,2020年上半年库卡取得了宝马集团的4000台机器人订单,并拿到了奥迪和新能源汽车的电池装配合同。

这也是方洪波支持机器人业务继续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互联网化的新美的

当然,方洪波不会做没有收益的事情。

虽说机器人业务今年上半年营收不理想,但方洪波依然决定扩大机器人生产规模,而且增加研发实力的基础,其实就是因为这套智能机器人已经帮助美的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

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最大的变化,就在于美的超过格力成为家电行业的“领头羊”。

业内普遍认为,美的赢在互联网化的渠道上。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过度依赖线下渠道的格力所受到的冲击,远远大于早就将营销搬到网络上的美的。

家电产品是一种消费频次较低的产品,一旦在互联网上购买了相同技术水平的产品,一般情况下消费者,在可以预计的以年为单位计算的时间内不会更换。

因此,这意味着格力丧失的市场份额是通过促销等市场方式补不回来的。

造机器人的方洪波,“不务正业”的美的

而美的为了适应互联网的营销方式,从2015年跟安川电机合作以来,就在逐渐推行所有生产工厂的智能化改造。

在主动收购库卡机器人之后,这件事情成了方洪波最关心的要点。

毕竟,互联网化的销售渠道一定会带来潮汐式的生产规划。而分散的消费者需求和对产品的不断细化,使得单品类产品很可能生产数量达不到盈利的需求,必须通过通盘考虑的动态化生产模式,才能将成本控制在企业所需要的范围之内。

这其实才是美的终于在今年超越格力最根本的原因。

虽然格力看到了智能化生产的方向,也对一些生产厂进行了智能化的改造,但格力整个公司的生产规划依然是计划型的,而非动态柔性供应链生产。所以格力应对互联网营销的能力,相对美的来说弱的多。

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曾有美的元老在董事会上提出关闭并转让机器人这个目前不挣钱的业务,但被方洪波拒绝了。他认为哪怕机器人业务不挣钱,只要能保证美的智能化生产的高速进行就有价值。

当然,库卡机器人在美的智能化生产的大规模应用,实际上也成为全球智能化工业机器人的一个代表。

可以预计的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学习美的智能化生产的经验,工业化智能机器人的市场无比广阔,这很可能才是方洪波力挺机器人业务的核心原因。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167 文章
0 评论
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