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涨价后,共享充电宝就能盈利吗?

疯狂涨价后,共享充电宝就能盈利吗?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GPLP(ID:gplpcn)作者: 看平地长得万丈高做一名价值投资者并不容易。

共享充电宝又涨价了。

从推广时的一小时免租,到现在部分场合一小时两位数的租金,共享充电宝正朝着高档奢饰品的方向策马扬鞭。

由于共享充电宝解决的是人们的应急充电需求,消费者对价格并不敏感,所以三电一兽虽然算不上是“明码标价”,但很多消费者都是用过几次之后才发现价格发生了变化,这也让不少人感叹,今后要随身携带充电宝,共享充电宝用不起了。

共享充电宝四巨头想盈利,涨价是一个选择,但如此规模的涨,就不怕一刀割到韭菜根上吗?

共享充电宝为何频频涨价?

如今,随着共享经济热度的散去,还活跃在人们生活中的共享产品恐怕只有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了:

共享单车破产的破产,卖身的卖身,要多惨有多惨;

而在共享充电宝领域,虽然看起来依旧火爆,然而,其实,对于这些企业来讲也同样是煎熬:

公开资料显示,在共享充电宝领域,目前,已经形成由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组成的“三电一兽”控制的市场格局,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三电一兽”共占有84.9%的市场份额,街电以28.6%的市场占有率位列行业第一,小电科技以27%的市场份额暂列行业第二,来电和怪兽分别占有25.1%、15.6%的市场份额。

在市场格局基本稳定后,涨价成了三电一兽的共识,主要目的则是盈利,然后活下来。

不过,共享充电宝并不是第一次因为涨价引起关注。2019年8月,共享充电宝就因为被涨价被央视点名,那时最贵的也不过8元/小时,与现在部分场所两位数的价钱比,这个价钱似乎还便宜的多——共享充电宝会涨价并不奇怪,共享充电宝企业诞生的时间都不长,业务单一导致的盈利模式单一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彼时,在共享充电宝刚火起来的时候,各企业为了能够把自家的机柜尽可能多得排在各个商店,并吸引消费者使用,一方面要给商家大量的入场费,一方面以低价甚至是免费的策略让消费者使用,这本身就给后来的涨价埋下了伏笔。

由于共享充电宝技术门槛低,产品同质化严重,因此,共享充电宝产品之间并无太大的差异,因此,在抢占市场的时候,彼此之间并不靠产品,而是企业的地推能力,再加上消费者对于充电宝的品牌并不关心,因此即便已经有大量玩家出局,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三电一兽目前依旧很难从其他家抢到多少地盘,因为一家商店的柜台上可能同时摆放着四家的机柜。

对此,艾瑞咨询此前发布的一项数据可以从侧面证明这一点——2019年,有关共享充电宝专利纠纷案件的裁判文书共有40份,然而主要纠纷点都是围绕在收纳充电宝的柜机设备及相关识别技术、共享充电宝的租借系统及租借方式上,来自于共享充电宝本身的专利技术的纠纷则少之又少。

当市场趋于稳定,涨价就成为必然,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拿手好戏。随着共享充电宝租金的提升,三电一兽都进入了盈利状态。

然而,靠涨价提升盈利能力共享充电宝的行业天花板也随时来临——资料显示,共享充电宝在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三电一兽”都将接下来的目标锁定在三四线城市。但高价位与下沉市场并不相符,即便靠高入场费和高提成将柜机摆到这些城市的柜台上,能不能盈利还依旧是个未知数。

难以转化为流量的共享充电宝

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聚美优品宣布出资3亿元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对此,网红富二代王思聪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

曾以一句“我为自己代言”出圈的聚美优品的创始人、CEO陈欧选择将大手笔投资共享充电宝,并不仅仅是因为共享充电宝大火,而是因聚美优品的急需新的增长点。

2016年,聚美优品业绩增长已呈颓势,营收开始下滑,截至2016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仅1.7%,不过至少此时的聚美优品营收还在增长,而2016年全年,聚美优品仅实现营收62.7亿元,同比下降14.5%。

对此,陈欧不得不考虑新的增长点,而2017年正值共享经济最热的时候,陈欧便将目标放到了共享充电宝上,于是就有了收购街电的结果。

收购完成后,街电确实给了聚美优品一个看似不错的成绩,全国累计用户从2017年3月的100万飙升至2017年底时的2800万。

然而,如此高的增长却并没有给聚美优品带来多少实质收益。由于前文所述的各种缺陷,用户使用共享充电宝只是因为它是共享充电宝,并不会因为它是街电还是小电而影响到选择,因此,累计用户28倍的增长并没有为以电商为核心业务的聚美优品带来多少流量,相反聚美优品还需要不断为街电提供大量的资金、人力等方面的支持。

由此带来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投资了3亿元的街电在2017年只为聚美优品贡献了1%的营收,但却给聚美优品带来了约1.3亿元的亏损,这也导致2017年聚美优品实现净亏净3698万元,首次进入亏损状态。

2018年,街电倒是实现了盈利,在用户继续激增的情况下,聚美优品在年报中宣布街电首次实现盈利。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这是共享充电宝正式涨价的一年。

遗憾的是,随着聚美优品的退市,街电2019年的经营数据也未能公布,共享充电宝行业又进入了无数据可查的状态,再想得知最直接的共享充电宝行业状况恐怕就要等到小电科技递交招股书的时候了。

根据浙江证监局官网,正在准备上市的小电科技目前的上市辅导工作已进行到了第三期,虽然一旦开始IPO,就要在招股书中公布经营数据,但距离其递交招股书还有一段时间,恐怕暂时别想从企业那里得到关于共享充电宝的经营数据了。

共享充电宝企业是否真正盈利?到底生存如何,毛利率如何看来只能成谜了。

商业共享充电宝还有生存空间么?

很多行业并非终结于行业本身的玩家,共享充电宝或许也可能如此。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2020年11月在汉口江汉路步行街,出现了60多个可充电路灯,能够给各种支持无线充电的手机充电。使用这种路灯充电不需要扫码支付任何费用,只需将手机放置在无限充电口,然后注意手机不被偷走即可,唯一的缺点就是充电口旁边没有一个遮阳挡雨的地方。

另据清远传媒网的测试,这些无线充电设备的充电效率非常高,一台安卓手机20分钟即可充到70%至80%,对于一个以应急为主要目的的充电设施来说,这样的效率已经可以满足绝大部分人的需要。

此外,对于消费者而言,如果这种可充电的路灯普及起来,似乎比共享充电宝还要便利,至少不需要考虑归还的问题。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早在2018年的时候,武汉便投放了一批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智慧路灯,这些智慧路灯灯杆上可搭载公安、交管的监控探头对道路公共安全进行视频监测,背侧通过LED显示屏播放天气预报、PM2.5等公共信息,重要路口的部分灯杆基座上设置触控屏,供行人查询地理、景点旅游、商业购物等信息,政府发布的新闻、示警、公益广告等也可以通过触控屏显示出来,有些灯杆还集成了广播功能。

彼时,这些智慧路灯便被考虑增加充电功能,部分灯杆可充当充电桩,为电动汽车充电,并预留了多种功能入口。

作为5G商业化试点的城市,为行人充电只是捎带的功能。由于5G网络每60-80米就要有一个微基站,要在城市中建设如此密集的微基站网络难度非常大,而路灯的密度以及覆盖范围正好可以满足微基站建设的需要,将微基站与路灯结合成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对于政府而言,在路灯上添加充电设施只是在新基建过程中附加的便民措施,但对于以共享充电宝为唯一主营业务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而言,这就是在断其财路。

智慧路灯的应用场景虽然有限,但随着5G技术及新基建的建设,智慧交通、智慧楼宇的发展,以及无限充电技术的完善,想要单纯给手机安排个充电的地方并非难事,区别只在于有没有人这么做。若有越来越多的向武汉智慧路灯这样的基础设施投入使用,人们还需要商用共享充电宝么?

或者用无形充电开始普及的时候,共享充电宝的成长期还有多久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343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