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

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作者:节点财经

12月8日,京东健康(6618.HK)正式登陆港股,开盘价为94.5港元,开盘涨33.18%,一度涨逾76%,随后市值突破3000亿港元,一举超过了阿里健康(0241.HK)。截止当日收盘,京东健康市值为3440亿港元。

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近几年时间,京东健康营收、净利润不断增长,并成为业内第一家实现盈利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平台。

上市前,高瓴等六家知名资本机构以基石出资人身份入局京东健康。来自头部机构的认可,以自身强劲的成长潜力,京东健康的发展还有多少想象力?

行业地位
资本方买账“医+药”闭环

京东健康的成功上市,意味着港股迎来了首个营收突破百亿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公司。此次IPO,京东健康发行价为70.58港元,若不行使超额配股权,以及扣除上市费用支出,募集资金净额为264.57亿港元,是亚洲医疗保健行业历史上最大IPO。

12月8日收盘,京东健康收报114港元,涨幅近56%,凸显了资本市场对其的认可。

今年以来,互联网医疗服务成为热门融资板块。在经历了近两年的资本冷遇后,因疫情的影响,使得这一曾经被“证伪”的赛道再一次重回大众视线。包括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丁香园、企鹅杏仁在内的玩家开始通过并购、融资跻身一线企业。但从盈利情况看,只有京东健康一家能持续稳定盈利。

招股书显示,京东健康定位于“以供应链为核心、医疗服务为抓手、数字驱动的用户全生命周期全场景的健康管理平台”。京东健康的主营业务包含零售药房业务和在线医疗健康服务,前者为后者提供流量,后者为前者创造需求。二者强协同效应形成了“医、药联动”的闭环体系。

对于投资者而言,京东健康最具吸引力的不仅是其所处的医疗健康行业市场广阔,更重要的是其“医+药”闭环的商业模式具有持续造血的能力,这也是京东健康在公开发售阶段获得近422倍认购的原因。

财务数据
实物+服务两条腿走路

京东健康成功登陆港股,让赴港上市的医疗健康企业再添一员猛将。同行业看,京东健康的盈利成绩单堪称靓丽。

根据招股书显示,京东健康2017-2019营收为56亿元、82亿元、108亿元,2020前三季度营收为132亿元,增长速度极快。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和3.71亿元,盈利能力持续提升。对比其他两家的情况,京东健康的表现优于同行。

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

数据来源:招股书

阿里健康2020财年(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营收96亿元,税后利润亏损1569.6万元;而平安好医生2019年度营收为50.65亿元,税后利润亏损7.34亿元。

刘强东力挺,高瓴资本重注,京东健康上市首秀涨近56%

数据来源:财报

今年Q3阿里健康实现扭亏为盈。2020年4月1日至9月30日的半年间,阿里健康实现总营收为71.62亿元,同比增长74%;净利润调整前为2.79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亏损为760万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36亿元。

而平安好医生虽为行业内第一家上市的企业,但过去五年持续亏损。2020年中报显示,其净利润为-2.13亿元。

反观京东健康,除了是最早实现盈利的医疗健康企业,亦是持续稳健盈利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平台。

从营收构成来看,商品收入和服务收入是京东健康两大营收板块。商品收入主要是通过京东大药房出售自营的医药、健康类商品。京东大药房于2016年上线,是首个开展自营药品零售业务的大型电商平台。商品收入从2017年的49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94.3亿元,年复合增速38.7%,并在今年上半年加速增长,实现营收76.9亿元,同比增幅87.6%。

服务收入主要是京东健康向第三方商家收取佣金或线上营销服务费,同时还包括向用户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以及向医院提供智能解决方案。

这部分收入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6.5亿元、9.1亿元、14.1亿元和10.8亿元。服务收入的增长正在提速,2018年为40%,2019年54.3%,到了今年上半年,增速进一步提升至74.2%。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健康的拆分上市也给京东集团带来利好。瑞信发布研报称,京东第三季度收入超过预期,预计未来利润增长稳定,且计划分拆的京东健康有相较同业更高的估值预期,将京东集团的目标价由380元上调至415元,维持“跑赢大市”的评级。

供应链和技术赋能:
提供医药流通数智化供应链解决方案

几年前,刘强东曾在内部提到,支撑京东未来有三点“技术、技术、技术”。在技术的投入上,京东可谓不遗余力。京东健康承载了京东集团在医疗领域的布局,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通过技术创新,京东健康不仅可以提高营运效率,更能深度优化和提升用户的体验。

一直以来,我国医药流通行业处于“小而散”的状态,存在着集中度不高、层级多、标准化程度低等问题。

复杂的医药流通供应链,不便于管理,加上广阔市场覆盖差,这一直以来都是药企发展的一大痛点。同时,利润空间太有限,如何降低供应链成本则成为了零售商在药品流通环节首要考虑的问题。在过去6年,京东从中国销售规模最大的网上自营零售商发展成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企业。

在京东二次赴港上市的招股书中曾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基础设施覆盖中国几乎所有区县,2019年度物流服务收入达到235亿元。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京东集团净收入分别达3623亿元、4620亿元及5769亿元,2019年其持续经营净利润达到118.9亿元。

有强大的物流供应链,让京东健康具备更强的优势。

比如,针对冷链药品的“医药精温送”产品,在药企和消费者都最为关心的质量和合规控制环节上,能够确保药品质量安全全程可追溯;依托京东物流的信息管理系统与智能温度监控平台,能够根据不同温区的药品,制定不同的保温方案及包装控制方案,实现实时在线化、可视化,确保全程品质可控。

一方面,京东健康背靠京东集团,在其业务发展过程中能够协同京东物流,发挥智能供应链的能力。另外一方面,通过基础设施布局、网络优化、运力提升以及一体化供应链服务优势,京东着力打造资源网络化、运作标准化、质量合规化的供应链服务,为医药流通领域提供最有价值的供应链解决方案。

随着医药物流拆零技术、冷链箱周转体系、物流全程可视化信息系统、智慧标签、路径优化等方面的升级和信息化智慧供应链的应用,更充分地整合上下游资源,使医药电商服务更高效、便捷、安全,将是医药流通领域乃至医药电商平台的能力发展趋势,这是背靠京东集团、能够协同京东物流的京东健康的优势,也是京东健康能够最早实现盈利的关键因素之一。

战略和成长空间
发力家庭健康管理
打造就诊用药生态链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2019年的医疗健康支出总额排名位居全球第二,预计将从2019年约6.5万亿增长至2024年10.6万亿,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0.3%。

10万亿的市场空间,谁能成为夺旗者?从目前的市场看,医疗健康企业想要盈利,需要拥有大平台、大流量的支撑,同时还需要有互联网属性的基因。在此基础之上,再向整个健康产业进行发散,这可能是最佳路径。

今年以来,京东健康开始发力家庭健康管理。8月,京东发布家庭医生服务产品,以为起点,开始深耕家庭健康服务行业。

这种需求自疫情后被不断放大。据了解,京东健康疫情期间提供的全部科室免费在线问诊服务,3个月时间,已累计服务用户超过1100万人次。除了在线问诊需求的激增,医药零售业务表现亮眼,京东618期间其慢病用药成交额同比增长270%。

除了问诊和药,以家庭为单位,提供医疗服务可能是所有参与者的第二增长曲线。京东健康CEO辛利军曾将家庭医生服务产品称为“京东健康强大互联网医疗能力的集中体现”。未来5年服务5000万个家庭是京东家医的目标。

健康领域从场景看,可划分为保健、检测、诊断、治疗、用药和康复。在每一个场景当中,通过洞察用户需求,使用灵活多变的产品与服务组合,在适当的时候和节点提供给用户,则能够实现对上述场景的全面覆盖。

为了应对需求,京东健康基于自有药师和医生团队,提供在线药事服务,为用户和患者提供专业的合理用药建议、安全用药指导等。同时,通过开放和输出自身资源和能力,进行行业赋能,能够为合作伙伴提供创新的营销应用、患者管理等服务,提高患者对药品的可及性和依从性。京东健康旗下全渠道服务“京东药急送”,也补齐了线下服务场景,能够满足用户更高的用药时效性需求。

从在线问诊、药事服务到患者管理、再到送药,将京东健康“药+服务”再次扩容,升级为医疗健康的全流程服务平台。至此,京东健康以医药零售为入口,形成完整的药品供应链和就诊用药生态链。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把“零售药房业务和在线医疗健康服务协同双引擎”总结为京东健康的核心业务模式。巨大的市场空间,和京东体系的赋能,将为京东健康提供巨大的成长空间。这也是京东健康市值突破3440亿港元的内核驱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067 文章
0 评论

Fatal error: Allowed memory size of 134217728 bytes exhausted (tried to allocate 12288 bytes) in /www/wwwroot/zxgo.com.cn/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