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巨头战商贩

社区团购,巨头战商贩

一分钱可以买一个鸡蛋,一毛钱可以买一袋食盐,大量蔬菜免费送,所有的参与者似乎都在“薅羊毛”的盛宴中狂欢。这样的场景是不是时曾相识呢!

对的,在消费互联网化浪潮中,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消费者已经享受过多次互联网巨头的“羊毛让利”了。最早的团购时代,可以以低于市场价几十元甚至几百元的差价下可以团购一顿大餐;后来又出现,可以免费乘坐的“霸王车”,无需付费的网约车,平台甘愿为你的赏脸出行买单;外卖当道的时候,“霸王餐”的羊毛似乎可以一家家挨个薅,现如今这个熟悉的互联网配方又来了。

互联网“商誉”由盛转衰

网约车补贴的时候,虽然让城市出租车行业深受重创,但总归网约车的出现大大降低了出租车行业的门槛,在打破一些人饭碗的同时,也给大量无固定职业的人群创造了新的就业岗位,最为主要的是,网约车的出行体验要远高于传统出租车出行,因此,互联网资本在补贴网约车形成如今的垄断时,并非全是资本的“恶”;外卖疯狂的时候,虽然互联网资本采用了和网约车一样的“套路”,但消费者和大量的街边小店还是和气的接纳了餐饮行业出现的这个搅局者。可是于网约车不同的一点是,在美团还没有一统江湖,垄断外卖市场的时候,街边小店抵抗美团的横幅已不鲜见,消费者和商家虽然没有资本的计谋和嗅觉,但很明显已经不满于资本对自己收割了。

社区团购在疫情之下重焕生机,各大巨头更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就磨拳擦掌的加入了,生怕自己比对手慢了半步,但这次横亘在巨头面前的不是竞争对手的超额补贴,而是消费者和菜农的极力抵触,虽然“团长”是当红炸子鸡,但大多数的团长都明白,暂时的荣耀也不过时过眼烟云,等到社区团购的格局定型,自己也就没有价值可言。

互联网巨头不明白,明明自己有能力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为方便的消费体验,为什么会还会被抵触,且贴上了资本肆意剥削的标签呢?笔者认为,当那些身处底层的消费者连最起码的工作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方便与否,在巨头的补贴面前,那些处于城市各个角落的小商贩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竞争对手,他们没有任何可以与互联网巨头相抗衡的能力。因此,这次各路互联网巨头想用资本来取缔城市小商贩的宏图伟业最先遇到的阻力最先是最为普通的消费者,因为一旦最终垄断,最终被收割的还是他们。

互联网已经不是曾经的互联网,平台可以利用巨大的流量和统一渠道的优势可以横扫到任何一个想取代行业的任何一个角落。

社区团购中到底谁做错了?

在舆论的舆论风口上,巨头也认为消费者冤枉了他。那么谁又是做错的呢,即使今天没有巨头的加入,创业玩家总有一天在资本的加持下也会成长为巨头,最终也可能垄断市场。所以这是一个不可解的死结,商贩必然会在生活互联网化的浪潮中被取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绝对的会失去工作,作为社区团购的送货员、网格服务员都是可以的。

要避免被巨头割韭菜,并不是建立在阻止商业进步的基础上,而需要的是对利益分配机制的法制化,不能让商业主体的自律来做到商业利益划分的合情合理。

这个新的狂欢盛宴中,并没有那个角色有绝对性的错误,即使是“十恶不赦”的资本,在笔者看来它的利大于弊,因为社区团购本来就是在最大化的降低交易缓解,减小交易成本。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107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