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杨绚然

在一片倒闭的传闻中,Airbnb在12月10日正式挂牌纳斯达克,首日以146美元/股开盘,收盘报144.71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113%,市值超过864亿美元。

疫情之下,Airbnb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企业之一。今年5月,Airbnb创始人兼CEO Brian Chesky在内部信中宣布公司将裁员 1900 人,占总员工数的25%,高管降薪,并缩减对核心业务之外的投入。而 Brian Chesky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也被外界解读为爱彼迎濒临破产,Airbnb的估值也一度下跌至180亿美元。

而此次,在上市之前,Airbnb两次提高自身估值,从每股作价44~50美元,提到股价在56~60美元,估值也从350亿美元提高到420美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持有公司A类普通股的股东全部为机构投资者,其中前三大分别为:持有A类23.5%的银湖资本、持有A类18.5%的Sixth Street和持有A类17.5%的DST Global。另外,红杉资本是公司最大的机构股东,拥有16.5%的表决权,但仅拥有本次发行的A类普通股中的4.0%,及16.6%的B类普通股。

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另外,公司以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Brian Chesky,联合创始人、首席策略官兼董事Nathan Blecharczyk和联合创始人兼董事Joseph Gebbia为首的管理层不持有公司任何A类普通股,但合计持有43.8%的B类普通股,并获得43.6%的表决权。管理层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那么,Airbnb为何在疫情的重挫下急于上市,未来的去向又将如何,暴涨能否持续?

疫情之下的重挫

在即将上市的消息刚刚出现之时,就有媒体采访了Airbnb内部员工,因为疫情的影响,有人表示并不看好自家股票。但也有投资者对创业邦表示,虽然疫情的影响之下民宿行业整体受挫,Airbnb深受其苦,但仍旧看好Airbnb模式的长期价值。

和众多的OTA平台类似,疫情之后,退单也纷纷砸向Airbnb。根据统计,2020年3月到4月之间在Airbnb平台上取消或更改的订单总量超过了3250万单。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Airbnb的收入为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7亿美元大幅下滑32%。

但在此之前,Airbnb风头无两。

2008年,Airbnb的前身“AirBed&Breakfast”横空出世,从短租服务的共享经济切入的它很快获得了来自Y Combinator 的2万美元种子轮,并在2009年获得红杉领投的6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在此之后,众多机构都向它抛出橄榄枝,虽然共享经济模式一直面临着烧钱质疑,但Airbnb还是揽获了十几轮融资,红杉更是没有错过任何一轮融资。此后,Airbnb被封为共享经济的鼻祖,成为中国大量创业公司效仿的对象。

而它的创始人Brian和Joe,是两个生活在美国旧金山,绞尽脑汁想要减轻自己房租压力的年轻人。

当时,一场国际设计大会引得附近酒店人满为患,Brian和Joe便想要将他们公寓里的气垫床租给那些订不到酒店的人,于是创建了网站“airbedandbreakfast.com”,并将床位成功租给了三位设计师Michael、Kat和Amol,这也让他们发现了其中的机会,从此踏上了创业之旅。

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Brian和Joe曾用来接待第一批爱彼迎房客的公寓

2008 年,Brian 和 Joe 注册成立“ AirBed & Breakfast ”,并在 2010 年 11 月 15 日,将公司名字改为“ Airbnb “。

后来,平台上的房东也逐渐从分享床位扩展为拥有多套房源的全职房东。年轻人也喜爱这样的居住体验,因为相比传统酒店,民宿更能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在装修风格上也更加的多样化,同时,拥有厨房、冰箱、洗衣机的民宿也让住客有更多的自主性。

如果不是疫情,Airbnb应该更早地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中心。

从数据上看,Airbnb已实现了全球布局,业务遍及220个国家和地区的10万个城市,共有400万房东。2019年,Airbnb的全球活跃订户达到5400万。截至目前,已有8.25亿次旅行者入住,产生了1100亿美元的房东收入。

而在此之前,美国另外两家共享经济类科技公司的标杆企业Uber和Wework都败走中国,在中国,从已站队携程的途家、小猪短租到美团民宿,也都试图打下Airbnb在中国的市场,重演Uber的故事,但都未曾成功。

“这一方面来源于Airbnb的全球化,和其他大部分是本地生意的公司不同,住宿行业的人员流动性更大,不少中国游客在国外体验过Airbnb后对国内的Airbnb选择度会更高,国外游客就更是如此;另一方面,Airbnb也一直重视对于特色房源的扶持和房东的培养,在很早之前就拥有了自己的民宿品牌,并成立了房东学院,定期请优质房东向大家传授经验。”在某民宿平台工作的王欣对创业邦说。

等不起的IPO

尽管如此,Airbnb还是无法跳出疯狂烧钱的魔咒。

从收入结构上来看,Airbnb的收入来自于对订单价格3%比例的抽成,以及客户的服务费。从2015年到2019年,年净亏损分别为1.35亿美元、1.47亿美元、7000万美元、1690万美元、6.74亿美元,5年合计净亏超10亿美元。

而2019年的巨额亏损跟Airbnb近几年的疯狂扩张不无关系:为了尽快完成跑马圈地,Airbnb拿出了高额补贴,仅在疫情期间Airbnb就拿出了2.5亿美元专项款用于补贴房东。甚至在不少房东为自己手里的房源以及眼前的亏损发愁时,Airbnb高管还公开在媒体上说:“疫情带来了房租历史最低谷,对Airbnb是黄金扩张机会。”

疯狂补贴背后,是Airbnb增速正在放缓的焦虑。2015~2019年,Airbnb的收入从9.2亿美元增长至48亿美元,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为51%。但收入的年同比增速逐年下滑,从2016年的80%降至2019年的32%。

因此,Airbnb此次上市,更像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无奈之举。

针对上市,外界传言最多的说法是,在创业初期,Airbnb的大部分员工甘愿以比市场水平更低的薪资工作,为的就是“可期的未来”。在创业阶段,Airbnb曾向部分员工发放了两批存在过期时效的员工股,它们的过期界限分别是2020年年底和2021年年底。也就是说,如果Airbnb没有在今年12月完成IPO,必然会引起拿到2020年年底到期员工股的员工骚动。

而另这些员工焦灼的另一面是,尽管Airbnb在5月份的裁员外界都用“体面”来形容:Airbnb给出了比其他公司更有诚意的离职补偿,但这必然也加重了他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感。

加之烧钱12年的Airbnb的投资方们也渐渐失去耐心,他们也期待着Airbnb能够尽早上市。

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Airbnb三位联合创始人上市前致辞

民宿未来仍旧扑朔迷离

但疫情之后,民宿市场的未来仍旧难料。

有中国的Airbnb房东对创业邦表示,目前订单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的80%。但更多的房东却表示已纷纷退租,回归工作。

事实也的确如此,Airbnb在招股书中透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9月30日,活跃房源数分别为570万和560万。也就是说,已经有不少房东选择从平台上撤下了自己的房源。

而在活跃房东中,也有不少房东不得已将房源转向了长租。但大家仍旧是焦虑的,因为谁也无法笃定共享短租的未来。在中国,“监管政策不清晰”一直是悬在房东头上的一把利剑,不少房东都担心一旦政策变化,会使投入其中的成本打了水漂。

而在美国,Airbnb的处境也并不乐观,为了遏制疫情的扩散,芝加哥、圣地亚哥、亚特兰大等城市都相继提出或通过了更为严格的短租规范或禁令,这必将影响Airbnb在北美地区的订单量。在欧盟,日前也正在讨论是否要将Airbnb列为“看门人”(gatekeeper)平台,一旦被欧盟列入其中,Airbnb将面临监管规定,被迫与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共享客户数据,并且禁止它们在自己平台上对自家产品和服务给予优惠待遇。

而这两个都是Airbnb订单的大头,根据数据显示,2019年,收入的41%来自北美地区,40%来自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12%来自亚洲,7%来自拉丁美洲。

此外,疫情之后,标准化服务被更为重视起来,“酒店”重回年轻人的视线,因为相对粗放式成长的民宿而言,酒店在卫生和安全上都更为可控。这也让共享短租的未来更加的扑朔迷离。

今年最大IPO诞生,市值超800亿美金,共享经济鼻祖Airbnb遭重创后的冒险之旅

不过,在疫情前后,也有不少房东开始拿下整栋房源,开始往“民宿设计+酒店管理”的方式发展,如果这种模式能够跑通且大规模复制,无论在收益率和发展趋势上都将好于传统酒店。

根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9个月,Airbnb的累计GBV为18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94亿美元下降39%。其中第二季度GBV下降率达67%。虽然在Airbnb的努力之下,加上旅行需求的反弹,2020年第三季度,Airbnb的GBV实现增长,但仍较去年同期下降17%。

而第三季度一般都是一年中的旅游旺季,即便在疫情未发生的去年,Airbnb也仅有三季度盈利2.7亿美元,其他季度均为亏损,所以,第三季度的好转仍不能证明Airbnb的盈利情况趋好。

此外,在中国,美团、途家(已加入携程阵营)、小猪短租等一直在和Airbnb直面竞争,在海外,Airbnb也并不轻松,Booking、Expedia等OTA,以及谷歌等搜索引擎提供的旅游搜索产品,万豪、OYO等连锁酒店都觊觎着Airbnb的市场。

Airbnb在招股说明书也明确指出,因为在扶持自己的相关产品,Google在内的搜索引擎将成为竞争对手,而且Google在搜索结果上的变化,会直接影响Airbnb的搜索流量,从而使Airbnb的流量成本陡增。

好在,Airbnb自身的复购一直够高,根据Airbnb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Airbnb付费采买获得的流量仅占23%,到了2020年第三季度,这一数据甚至下降至7%。而在2019财年的48亿美元收入中,住客中有69%来自老客户,84%的房东收入来自于既有房东。

在招股说明书中,Airbnb也提到,随着与Airbnb平台合作年限增长,他们的留存率就会越高。同时,为了增加App的订单量及活跃人数,Airbnb也将重心向国内和短途旅行迁移,推广“当地体验”,但这也意味着Airbnb同更多提供本地体验的平台进行竞争。

无论如何,这都是年内美股募资能力最强的一支股票,但也是风险极高的一次IPO,因为旅行需求的恢复才是关键,但何时仍是个未知数。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343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