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周晓莉

成立12年的共享经济鼻祖Airbnb终于上市了,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租房市场高开低走非常魔幻。一边是作为国内登陆纽交所的租房第一支中概股蛋壳,大面积暴雷,然而距离其上市不过才10个月而已。蛋壳高层逃之夭夭,蛋壳租客维权无路。

与此同时,Airbnb于12月10日晚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以68美元发行价估算,Airbnb本次上市融资35亿美元。成为美股年内最大IPO,上市首日便大涨超100%。而在今年年初,Airbnb的上市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甚至还一度传出即将破产。

共享经济在疫情前都已经出现了泡沫破灭的迹象,疫情中更是重灾区。WeWork、Uber、Airbnb,曾经被誉为美国共享经济三大巨头,孙正义又是个共享经济爱好者,但显然他押错了宝,出手阔绰重金砸下前两家,却不过是一场“和稀泥”,在经历了Uber破发和Wework的IPO闹剧后,元气大伤。

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Uber和Wework成了孙正义心中之痛

2019年,软银全年业绩巨亏,经营亏损1.365万亿日元(约127亿美元),其中Uber损失52亿美元,WeWork损失46亿美元,其他投资损失75亿美元。一场唏嘘,不知道是不是Uber和WeWork的失利,让孙正义生怕再“踩雷”,小心慎微;也或许是Airbnb2019年初就在为上市做准备,从而相应减慢了融资脚步,让外界认为账上不太缺钱。但许是不甘,孙正义最后还投资了同样溃败的OYO,偏偏错过了Airbnb这匹共享经济黑马。

不过巧合的是,爱彼迎上市首日,美国申请失业金人数也再创新高。在数据方面,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为85.3万人,成为近三个月来最大单周涨幅。

一面天使,一面魔鬼。

裁员借钱,自救有效

作为共享经济鼻祖的Airbnb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从2016年起,就时常传出上市的声音但不见动静,从过去几年的数据来看,Airbnb的收入迅速增长,但亏损也在连年扩大。2017年至2019年,Airbnb的年收入依次为26亿美元、37亿美元、48亿美元,净亏损则从7000万美元扩大到6.743亿美元。今年疫情,Airbnb连同整个短租行业更是遭逢了最大困难。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说:“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这一切。”

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

知情人士称,从今年年初开始,Airbnb的一些董事开始向Brian施压,要求削减公司支出。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已在中国爆发,并蔓延至欧洲,导致Airbnb的预定量大幅下滑,Airbnb在今年第二季度下降幅度最大,预订量同比下降67%。尤其是今年4月份,美国疫情大规模爆发期间,平台预订房间取消率一度超过70%。仅Airbnb在北京房源的预定量,3个月内便锐减96%。

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疫情对Airbnb的影响 图源:199IT-互联网数据资讯网

Brian也在全员信中表示,随着全球旅游业步入停滞阶段,Airbnb的业务也受到了严重打击,预计2020年的收入将减少50%以上。果不其然,今年5月份,Airbnb为自救便削减了四分之一的员工。

除裁员之外,Airbnb还对非核心项目进行了业务调整。Brian表示,“疫情之后的新旅游行业会有所不同,消费者会想要离家更近、更加安全和更加经济的选择,我们需要做出相应调整,减少与民宿业务非直接相关的业务投资。”他宣布,Airbnb将收缩酒店和豪华民居项目,暂停交通和娱乐业务。

濒临险境时,他们还在资本市场筹集20亿美元,其中SilverLake和SixthStreet获得的认股权证将可以以180亿美金的估值行权,相当于每股30美元。

经过一系列自救,他们再次盈利,第三季度利润达到2.193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短途旅游订单数量大幅回弹。

爱彼迎挺过来了。

就在Airbnb上市之际,保罗-格雷厄姆在YC官网写了一篇博文庆祝,其中提到在2008年Airbnb成立不久遭逢经济危机下,三名创始人一直在刷自己的信用卡为公司输血。

后疫情时期,“危中有机”

早期的Airbnb投资者罗恩-康威(Ron Conway)向CNBC证实,许多人都在给他打电话咨询该公司的情况,其中包括几位大型和知名的投资者。康威说:“现在,旅游业中的每个公司都受困于新冠病毒疫情,但Airbnb比Expedia和Booking等其他旅游公司更“灵活”。

Airbnb是一家科技公司,与酒店相比,他们能够更好的利用数据,也容易做相应产品调整。同时Airbnb也像是一个房地产经理,没有财产风险,与经营和管理其财产的酒店不同,Airbnb不拥有任何财产,但在疫情的镜子下,共享经济的基本问题也让人存疑,谁来承担风险?

“新冠疫情”这个词在Airbnb递交的SEC报告中出现了215次。虽然Airbnb成功活下来了,但目前新冠会如何发展,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甚至有民宿行业相关的人预测,明年还将低迷。

但同样能够看到的是,2020年第二季度,Airbnb公司的“住宿和预订体验”数量为2800万份。到2020年第三季度,这一数字已经回暖至6180万份。同时,Airbnb的反弹快于酒店行业,根据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测算前三个季度国际游客人次同比下降70%,而Airbnb前三个季度只下降了32%。即使和预订平台相比,也优于Expedia的54和Booking的53%。这表明市场正在恢复。因不确定新冠未来的走势,此时迎头而上或许也会是一种策略。

后疫情时期,人们的出游形式转变为短途游和周边游,Airbnb中国总裁彭韬指出,并非“远行”才是“旅行”,短期来看,周边游、短途游将成为常态。根据Airbnb近期的运营数据显示,50——500英里区间的预定量,自2020年6月份就已恢复正常水平。疫情发生前,短途旅游就是Airbnb增速最快的类别之一,疫情后进一步增速。

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Airbnb中国总裁彭韬在演讲

从一些学者对美国Airbnb的统计数据看,Airbnb相对于酒店分布类型更多远,除城市外,还有不少分布在郊区和乡村,从这个角度看,相比于用户到当地房产中介找短租房,Airbnb极大节约了用户对住房的搜寻成本。此外,短期租赁的消费频次也足够高,可以支撑起企业的运营。

事实上,从Airbnb招股书提交以来,由于投资结构反馈强烈,公司曾两次上调IPO价格,从招股书的每股44——50美元,上调至56——60美元,最后定在68美元。此时上市也可抓住资本市场对旅游行业未来预期较积极的机会。

盒饭财经在Airbnb上市之际联系到途家相关负责人,她认为这是一信号,并且对于国内短租市场会是一个极大利好。就是说Airbnb都上市了,可能会给国内短租市场的合法性带来一些决策上的改变;另外就是国内短租市场,目前还没有形成一家独大的超级平台,Airbnb此番上市,对国内的短租市场是一个好的提振机会。

针对上市,公司内部曾经发起过一次投票,最希望高管在未来几个月里完成的事件中,公司上市排列第一;据《纽约时报》先前报道,Airbnb员工给该公司施加了压力,因为他们的股票期权将在今年年底开始到期。如果没在今年年底上市,员工手中的股票,很可能将一文不值;另外与Airbnb同一时期的创企都已经完成了上市,对于Airbnb创始人来讲,“减速”会存在诸多不确定,留给Airbnb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如何把故事讲下去

凡是了解过Airbnb这家公司,一定都听过其三位创始人的所谓“性感”故事,从分享一张气垫床开始,Airbnb已将在民宿短租业务做成了一门大生意。显然,Airbnb很聪明,就顺着这个故事一点点去优化产品,三位创始人给外界传达的也是颇文艺的创业。

这让弊端也很明显,运营偏弱。投资人当然需要听故事,但故事并不能一直支撑其发展,已经有WeWork的前车之鉴,以及一系列的共享经济接连翻车或成估值泡沫。

无论Airbnb自己还是媒体,都习惯将爱彼迎和洲际以及希尔顿相比,但本质上二者不是一个商业模式,若硬比根本是比错了赛道。一个是提供短期租赁的互联网平台,一个是标准化管理的酒店服务,虽看上去都在满足出行住宿,实际上覆盖的根本不是同一批人,或者说重合度非常低。

不过,Airbnb倒是的确已经在全球拥有80万间住所,超过洲际酒店和希尔顿酒店的房间总和。Airbnb的房屋租赁模式,除住宿外,还连接了房东和租客,Airbnb鼓励用户接入其Facebook账号并分享房源,有社交属性在里面。纵观国内外,做得好的生活服务平台,都是侧重社交。

在共享经济吃过大亏的孙正义,偏偏错过Airbnb

Airbnb能够连接房东和租客,有天然的社交理念

作为共享经济的缔造者,Airbnb利润主要来自向租客和房东收取的服务费,对Airbnb来说,除了要应对新冠带来的影响外,还要保证签约到更多高质量房源,为了在Airbnb的平台上为预订的客人提供足够的选择,以留存住用户。

这除了要面临Booking Holdings、Expedia Group、Google的竞争,尤其是Google正在发力旅游住宿市场,在Google的搜索引擎中,用户正在被优先导入Google自己的租房项目中,这对于高度依赖Google流量的Airbnb非常不利。国内短租市场还要面临途家、美团、小猪、木鸟等短租平台的市场份额挤占,况且Airbnb在中国市场的房源数量不及国内短租平台。

Airbnb的招股书里提到,疫情驱动了work-from-any-home理念的流行,超过几天的长期旅行占比增加,旅行和生活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然而这一趋势能否在现实中持续下去,很大程度取决于各国疫情控制度,航班和管控政策是否能得到缓解。

并且也有分析师认为,一边旅行一边工作,会导致效率低下,比如对客户的响应变慢,服务器宕机无法修复等,这会让Airbnb这一需求场景没那么大。

另外疫情期间因为鲜有订单,平台收不到佣金,房东面临压力会直接退出平台,平台的房源供应跟不上,而用户的活跃程度对Airbnb尤为关键,如果未能留存用户或增加新用户,Airbnb的财务状况也将受到重大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Airbnb在疫情期间亏损情况下,仍然花费了2亿多美元专门用于支付“取消预订”给用户带来的经济损失。上市能给Airbnb提供更多资金来开展各项运营活动、提高用户活跃度,这也是Airbnb的故事能继续讲下去的基础。

克服“水土不服”,本土化和建立信任是关键

分享经济的关键就是要建立信任,Airbnb利用人们的社交网络和评分机制,建立起了用户的信任,让其更注重社区建设。但问题同样显而易见,对房东难有约束力,对于硬件设施、卫生、便利没有一套完整体系标准。其次安全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隐忧。

仅在2019年,就有房间内安装隐秘摄像头、臭虫侵扰、房客抽烟烧毁房屋的案件高达230起。最严峻的更是在2019年万圣节,该公司平台上出租的一处房屋发生枪击事件,导致五人死亡。也因为过度囤积房源,一度遭到欧洲用户的强烈抵制,从而引发了政客的注意,各地政府也纷纷给Airbnb开出罚单。

虽然如今迎难上市,但国内随着《共享住宿服务规范》发布实施,对于共享住宿的监管也在收紧,短租公寓平台的非标住宿也将面临更多风险,而这也将成为爱彼迎在中国市场发展是否“水土不服”的一大关键点所在。

去年9月,Airbnb中国区总裁彭韬在谈及如何克服“水土不服”这一问题上透露,其一直在试图从文化、硬件、互联网基础架构等各个层面,让公司内部了解中国市场的与众不同,想要真正本土化,必须要采用“中国”的速度。

数据显示,今年3月至8月期间,爱彼迎中国的新增房客数量全球第二,9月之后,中国则成为了爱彼迎最大的订单市场。而上市,也会为Airbnb在中国区带来更多认知。

不过即使在Airbnb上市后,中国市场也不一定会变得容易。根据招股书披露,Airbnb列出了多条在中国市场可能遇到的挑战,也预计在中国的业务运营将继续产生巨额支出,并可能无法在这个市场实现盈利。

但Airbnb通过平台把剩余资源盘活起来,以及短租的高频特征,或许留给投资人的想象空间依旧很大。孙正义曾说:“Uber正在重新定义运输业,Airbnb正在对酒店业做同样的事。你可以期待这在每个行业都会发生。

Brian曾在《纽约时报》交易录会议上表示:“归根结底,我们是在做信任的生意。”已经完成上市的Airbnb是否会辜负投资者的信任,依然有待观察。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032 文章
0 评论
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