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 浅蝉

少儿编程像是一股新的幽灵,笼罩在当今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头上。

瑶瑶妈最近开始关注到少儿编程,是因为在抖音上刷到了好几条短视频。其中一位早教博主“摆事实、讲道理”,大谈少儿编程的重要性——2019年教育部发了文件,要逐渐在中小学推广编程教育,甚至部分地区已经把编程纳入中高考范围,所以孩子学编程势在必行。

就在今年11月底,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办公室印发通知,将信息技术纳入初中学业水平测试,考查内容包括信息技术基础、数据处理、程序设计、图像处理、音视频处理五个方面,考试不通过将不予毕业。

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瑶瑶虽然只有四年级,但是在父母眼里,升学的压力好像也不远了。至少瑶瑶妈相信一句老话,“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如果到时候别人都有加分而瑶瑶没有,那她就可能跟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说不定会怨恨爸妈对自己不上心。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就像紧箍咒一样,牢牢套在每个家长的脑袋上。别人只要讲一句现在流行让孩子学什么,家长就非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研究、去报名。从前流行的是学英语、学钢琴、学奥数,现在时代变了,少儿编程变成最新的风潮。

培训机构们也如雨后春笋快速成长起来,在培训机构的口中,苹果之父乔布斯的那句“每个人都应该(花一年时间)学编程”就是他们天然的背书;近几年政府倡导中小学推广编程教育,更是成为炒热少儿编程市场的助燃剂。

不但得学,还得从小学就开始学,培训机构对家长们不停布道:要“抓住孩子头脑发育黄金期,培养逻辑思维能力”。

其实瑶瑶妈很早就隐约听说过少儿编程,但她和老公都是文科专业出身,跟编程完全不搭边,对于不太熟悉的东西,他们也很犹豫不决。这种迷茫其实也和目前所说的“少儿编程”有着不同的具体分类有关。

目前市场上所说的少儿编程其实分为两种。一种是机器人编程,引用某培训机构的定义来说就是“课程内容包括硬件知识和编程知识,以硬件知识为主,主要是简单的机械原理、电子电路知识。编程知识则受限于所选择的机器人,一般来说使用一种机器人学会的编程方法,对其他机器人并不适用。机器人编程一般从乐高 WeDo 开始入门”。

另一种则是软件编程,可能提到编程人们首先想到的也是这种——即以代码为基础设置计算机运算方式并实现某种结果。但受限于理解能力和思维能力,小朋友们所学的编程语言也有不同,例如低龄学生主要学的是图形化编程语言,其中以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Scratch为代表。这个软件由带有各种功能的积木模块构成,用鼠标拖拽积木模块并进行排列组合就可以完成编程,能够实现游戏、动画等效果。再进一步,小学二三年级以上就可以尝试用Python进行简单的编程,但是对孩子的逻辑、英文和电脑操作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

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Scratch的操作页面

客观来讲,Scratch也许可以让小孩子理解编程的思维,但绝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编程,既不能与初高中的计算机课程相接轨,更别提培养未来的程序员了,所谓的越早开始学编程越好似乎只是培训机构制造焦虑的话术罢了。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软件编程似乎更为主流,一些培训机构也认为二者殊途同归,最后还是要落回到软件编程上。同时由于国家的相关推广、考试政策,软件编程也正在走进各地中小学之中。

在了解少儿编程之前,瑶瑶妈其实已经很“忙”——以往他们一直按照非常传统的路子培养瑶瑶,小朋友的课余时间全都在舞蹈、长笛、书法、英语、主持人等课外班中渡过。

现在网络上流行用“鸡娃”来形容那些每天被迫“打鸡血”的小朋友,按照瑶瑶现在的状态来说,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鸡娃了。但是显然瑶瑶妈觉得有点不够,自从把少儿编程放在心上之后,她开始跟老师、同学家长打听消息,研究各类线上培训机构。

在某次与培训机构老师交谈后,她终于下定决心要给孩子报名了。打动她的不是别的,正是老师介绍说现在学少儿编程可以考级、参加比赛,如果拿到名次的话可以在升学的时候加分。

这种“套路”其实和以前的奥数很像,不过,进入“互联网时代”,少儿编程的机构也变成了互联网公司,享受着投资人们的热捧,诞生了许多估值极高的公司。

其中,前不久完成13亿的D轮融资的编程猫,是市场上规模较大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之一,因此在业内颇受关注。

事实上,这种“降维打击”的培训,各类机构之间的课程内容相差不大。许多时候,家长们的决策还是从“功利”的角度出发,谁能最好解决自己的焦虑,就选谁。

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编程猫的课程设置

因此,课程顾问的咨询和推销环节就十分关键。

编程猫的课程顾问在课程基本信息之余,往往会着重介绍少儿编程等级测试、比赛的一些信息。就像舞蹈、乐器一样,少儿编程虽然走入人们视野中的时间不长,但也是有考级制度的。2019年10月25日,全国高等学校计算机教育研究会等四个单位联合发布了国内首个《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团体标准,同年11月15日,相关单位又推出了NCT(National Coding Test for Adolescents)全国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测试。该等级测试面向8-18岁青少年,包括图形化编程(1-3级)和Python编程(1-4级),难度逐级提升。

除了考级之外,少儿编程还有五大赛事。这些比赛听起来十分高大上,背书机构也有一些分量,但是其中的含金量却很难说,其中个别赛事的详细信息和评价标准也并非公开透明。

少儿编程,贩卖家长的焦虑

编程猫汇总的五大赛事

据一些家长接触的课程顾问介绍,如果家长想让孩子走竞赛路线,编程猫能起到很大作用,毕竟其中四大赛事都由编程猫协办,在蓝桥杯中编程猫学院如果通过考级一级就能直接参加省赛,除此之外还有赛前集训等帮助。

这些看似能解决焦虑的信息,往往能让瑶瑶妈这样的家长们下最后的决心。

瑶瑶妈在研究之后,最终掏出了八千多元为瑶瑶报了在线编程课程。至于瑶瑶原本的课外班实在太多,自然分身乏术,另外也是教育资金上不大宽裕,于是瑶瑶妈也没跟孩子商量,就准备先停掉舞蹈和长笛课。

与身在二线城市的瑶瑶妈不同,定居深圳的嘉文早就为自己的儿子报名了少儿编程培训班,到如今已经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了。历来一样新兴事物都是从一线城市发展起来,再辐射到其他省市,少儿编程自然也不例外。而深圳的另一个特殊性在于,有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坐镇,那些没体验过程序员996加班、写代码写到头秃的家长们,只看到互联网从业者光鲜亮丽的一面,也想让自己的孩子借由编程搏一个好未来。在停掉其他兴趣时,瑶瑶妈也不是没有犹豫,但后来她想通了——“以后也不靠这些本事吃饭”。

与过往的奥数一样,仔细研究,它们解决的其实都是家长的焦虑。但奥数这样的竞赛驱动的兴趣班,家长往往瞄准的是“短期利益”——考好了可以上个好学校,但到了如今的少儿编程,许多家长的思考起点已经是自己成年后的人生经历——“看看现在做互联网的、程序员们多赚钱,互联网公司工资多高啊”。这种逻辑显得更加现实,甚至带有一点残酷。

不过,在家长们还没来得及反思自己之前,培训机构们早已经研究透了家长的心理。他们宣传时会精心挑选出来的那些关键词“逻辑思维”、“纯英文编程”、“编程普及”……个个直戳家长命门,许多没空研究,不懂编程的家长,可能还没搞清楚这些课程究竟教什么就已经报了名,并支付出一笔数额不小的学费。

据了解,目前编程猫大部分是以语音的形式线上教学,学费标准是10680元100课时,每课时40分钟,一次上两课时。也就是说,平均一次课200元左右。另一个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童程童美则按照线上和线下两种授课方式分别定价,线上相对便宜,9000元左右80课时,每课时60分钟,同样是一次上两课时;而线下课程则几乎翻倍,17000元92课时,据课程顾问介绍是因为“线下上课的效果要好一些”。

少儿编程就在这种焦虑中似乎有些“妖魔化”了:有人分享了一次向编程猫咨询的经历:像所有少儿编程的销售推广一样,编程猫的销售顾问们被问到小孩子学编程的好处时,会立刻语调拔高、声音亢奋地罗列出一二三四条,少儿编程被描述成“万能”的训练,不只是编程,销售咨询们声称它还能锻炼孩子数学、英语能力,甚至是语文能力:

“孩子妈妈你要这么想,小朋友学了编程之后会更有逻辑性,写作文的时候思路能更清晰,前后文的衔接更顺畅。”

“除了这点,学过编程之后孩子会更有创意,想象力更丰富,写出来的句子更精彩,老师肯定会夸他的。”

家长们就在这样的内外焦虑裹挟下,纷纷付了款。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343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