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铸信任,完善生态——曦域资本之金融科技投资实践

2009年,国务院明确提出,至2020年要实现将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目标。今年9月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8)中,上海首次进入前三甲,仅次于纽约和伦敦两大老牌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金融科技是重要引擎。今年年初,上海出台了加快推进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的实施方案,标志着上海金融科技中心的建设进入全面实施的阶段。

近期,第一财经陆家嘴采访曦域资本创始人黄晓黎,请这位专业投资人谈一谈她眼中金融科技与金融中心建设之间的关系。

图片曦域资本创始人黄晓黎

重铸信任,完善生态——曦域资本之金融科技投资实践

曦域资本2015年成立于上海,聚焦技术在金融行业应用的投资机会。曦域资本的投资案例中,有相当大比例是扎根上海本地,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驱动金融产业发展的企业。

在黄晓黎看来,市场化的投资机构是大型金融机构和创业团队之间“最有效的连接器”,有助于构建一个健康、完整的金融创新生态;有助于打破金融“信任壁垒”,提高整体经济运营效率;有助于促进中国金融行业自身的“开辟式创新”,使得行业在全球竞争中处于有利位置,进而推动国际化金融中心建设建成。

发现问题:信任成本需要长期验证

凭借良好的金融与科技生态,上海已经集聚了一大批类型各异的金融科技公司,正逐步成为重要的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策源地。外汇交易中心下属的中汇信息技术公司,建设银行、中国银行设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外资金融机构瑞银、摩根士丹利、盛宝银行等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以及银联、华软科技、万得资讯等金融科技公司都是在这片肥沃土壤中生长出的创新机构。

良好金融创新生态的构建,不可缺少创业者和中小微企业的加入;但在目前阶段,初创企业在金融科技行业的探索却面临种种困难与挑战。在曦域资本黄晓黎看来,其中最大的挑战在于经济系统中“极高的信任成本”。正因为受制于信任成本,所以金融资源会出现“错配”,不一定总是流向最具有效率的企业,而是流向最被信任的企业。

黄晓黎分析认为,传统的金融环境中,抵押和背书是较常见的增信手段,企业一旦跨过了信任门槛后,就可以获得极低的成本资金,拿到“便宜的钱”。因为资金成本低,导致一些企业坐拥大量资金,光靠资本优势就能生存,甚至催生出一些大而不强的“虚胖”企业。与之相反,创业企业由于缺乏信任基础,很难获得金融资源的支持。

此时,资本本身成为了一种壁垒,保护了效率低、粗放式经营的“受信企业”;把效率高、精细化经营的创业企业排除在外。从整个社会的角度出发,这是是一种效益损失。

“创业企业为什么大多愿意选择互联网和消费领域呢?因为它们只要把产品做好了,客户愿意买单,商业行为就完成了。”黄晓黎说,“但是在其他领域不一定,有时候你产品做得再好也没用,首先要取得客户的信任,这一点就很难。特别是那些追求长期价值、需要长时期验证的创业企业,它们在早期恰恰得不到支持。”

解决问题:金融科技意义所在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提出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明显增强人民群众对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满意度。规划特别强调,要运用金融科技提升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金融风险的识别、预警和处置能力,加强网络安全风险管控和金融信息保护,做好新技术应用风险防范。

“这一发展规划完全把握住了下一阶段金融科技发展的关键命脉。”黄晓黎认为。

她判断,技术发展与经营方式的变革,将会对各个金融子行业都产生重要影响,其中伴随着大量投资机会。如果社会经济体系能够用新技术提高风险控制能力和风险定价能力,社会整体的信任成本就会降低,经济的运转效率就会提高。

具体而言,曦域资本愿意投资那些通过技术创新,产生真实的、可以验证的商业价值的项目。例如,基于大数据进行业务精细化管理的项目;用分布式系统替代中心化系统的项目;私有化部署和云部署结合的项目;通过运筹学优化传统的商业信息系统的项目;利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解决非结构化数据转化的项目;利用流程自动化技术提高中台效率的项目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曦域资本始终未投资任何P2P和个人数据敏感类项目,也是源于对金融本质及监管的深度理解。

行知合一:两种创新突围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新书《繁荣的悖论》一书中,提出了持续式创新、效率式创新和开辟式创新三种不同的创新概念。

该书认为,历史上,多个国家的兴起都是因为抓住了开辟式创新的机会。开辟式创新支持了他们随后数十年的经济繁荣。创新者应该转变思维模式,不再依赖消费经济中的现成数据,而是把眼光转向庞大的未消费市场。

黄晓黎非常认同这一观点。她提出,在金融科技创新领域,目前正存在着大量的开辟式创新机会。例如,在保险行业,我国整体起步较晚,但随着我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市场将会引来高速发展,利用保险科技服务未被传统保险产品覆盖的人群将有巨大机会。

中国金融机构如何参与全球竞争?黄晓黎认为,金融科技的开辟式创新至关重要:“改变传统的美元计价体系非常困难,那已经是一套顽固的、严丝合缝的庞然巨物,但如果我们用开辟式创新的角度,创造一些更有效率、更方便,服务更大市场的金融体系,就可能在全球竞争中弯道超车。支付宝其实是个很好的例子。我国在移动支付、金融信息化等领域已经走到世界先进水平。”

作为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曦域资本本身也在“行知合一”地实践技术创新驱动业务。传统的股权投资受限于人的能力,同样存在信任成本高的问题,通常一个投资经理需要积累多年经验,才能获得信任,被赋予更大的投资权限。通过技术给投资人赋能,将核心投资的认知信息沉淀在系统中,可以使得投资这件事本身更高效、更可持续。

黄晓黎介绍,曦域资本从底层代码开始,自主研发了内部信息系统“域见”,通过日常工作,不断进行信息和数据的积累,做到了投研、尽调、决策、投后整个投资事件的数据化、智能化管理。目前该系统已经积累超过1600个深度研究的项目,并按照60多个赛道进行打标签,进而构建起完整的各个细分领域的投资图谱。

“域见”系统还以小程序的方式开放给曦域的投资人,将投资全过程的信息与投资人共享,在业内实属罕见。曦域成立五年来,稳扎稳打地设立了三期人民币基金,投资策略与系统方法也赢得了很多机构投资者和产业投资者的信任,并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金融科技上市公司恒生电子就是曦域资本第二期基金的投资人,并做为基石投资人合作了第三期基金。

黄晓黎介绍,与恒生的合作建立在双方技术认知、企业文化、工作风格等多方面的互相认同。“产业变革中,总会有一些人先看到未来,较早建立起对未来的清晰认知。我们能和恒生电子等产业参与者一起合作,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认知。我们都相信技术公司在金融行业是能够赚到钱的。曦域资本作为一家市场化的投资机构,善于价值发现,引导长期的钱进入有长期价值的行业。我们和这个行业里的企业家、创业者一样,看好未来,享受认知的积累、投资的复利,有信心把雪球越滚越大。”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449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