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传媒行业冰与火:线下气氛组,线上带货忙

2020传媒行业冰与火:线下气氛组,线上带货忙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周亚楠

2020年的传媒行业,上演着“冰与火之歌”。

线下一度停摆——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影院、戏剧院、博物馆纷纷关闭,音乐会、体育赛事全面暂停。

线上一片繁荣——《囧妈》网播三日总播放量超过6亿,总观看人次1.8亿次;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全球总下载量突破20亿次;爱奇艺、腾讯的付费会员数超过1亿,腾讯音乐付费会员数超5000万。

视频、直播、音乐,每一个细分赛道都酝酿着新的变化。

背后实则是新技术、新媒介的变迁。纵观人类传播的发展史,新的传播媒介总是会对原有媒介造成冲击。创新继承、汰弱留强,是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

线下电影的沉寂

诞生于1895、已有125年历史的电影,或许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危机。

仅中国影院就经历了长达188天的关停,11079家影院空无一人,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处在倒闭的边缘。企查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25日,今年关停的影视公司数量达9860家,影院类企业2814家。

院网关系被迫改变,整个电影产业链开始往线上走。

《囧妈》在春节期间撤档后,以“网络首播”的方式与观众见面,开启了国内流媒体平台单片付费模式。不仅如此,现在短视频+直播已经成为头部影片宣发的标配。

在国外,饱受期待的《花木兰》也选择Disney+流媒体平台点播上映,订阅用户需额外支付29.9美元。

疫情之后影视行业如何翻身,是所有业内人士需要思考的问题。

影视公司在彻骨寒冬中思考,观众究竟愿意在大荧幕上欣赏到哪些电影,为什么样的内容付费?线下院线在持续萧条中担忧,如何在影视线上化的趋势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如何变革才能阻止不断下滑的市场份额?

近日发布的《电影蓝皮书:全球电影产业发展报告(2020)》预计,今年全球电影票房约为去年的两成。鉴于疫情的反复,2020-2025年将以30%左右的复合年增长率逐步复苏,需要5年时间才有望恢复至2019年的市场规模。

没有被疫情杀死的电影行业,需要在所有影视人的努力下变得强大。

在线视频的春天

在线视频在2020年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这一年,爱优腾三大长视频网站还在继续缠斗,小而美的中视频网站开始试图破圈,短视频App的人均使用时长已经超过即时通讯。

西瓜视频锋芒毕露。春节期间,字节跳动斥资6.3亿买下电影《囧妈》的版权,随后又接连从B站挖走UP主、不断大手笔购买影视版权。

5月3日晚,B站推出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全网刷屏。次日收盘,B站市值达到91.64亿美元,一天暴涨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亿元。

6月12日,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在芒果TV正式上线。当日,芒果超媒股价大涨6.82%,市值突破千亿,超越爱奇艺成为中国在线视频第一股。

短视频平台更是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时间熔炉。极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18亿,占网民整体的87.0%;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已经超过即时通讯。

跨界选手“百花齐放”,传统巨头“亚历山大”。

爱优腾开始向中短视频领域渗透。爱奇艺上线一款对标YouTube的视频兴趣社区产品随刻;阿里文娱总裁樊路远对外表示,将在发展长视频的基础上发力短视频、直播等新赛道;腾讯视频表示将长中短视频全布局。

各大视频网站的付费模式也在进行突破,开启单片付费模式、提前解锁超前点播、提升订阅会员价格等。

内容付费、整体提价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消费者能否获得与之匹配的体验,目前来看还是一个问题。

全民带货,万物直播

1996年,大陆第一个专业的购物频道在北京BTV开播,迄今为止已有24年历史。

2020年,媒介改变、技术革新,直播带货成为风口。

全民皆带货,网红、明星、央视主持人、企业家、农民、省长一一露脸。万物可直播,电商、短视频、长视频、社交媒体扎堆布局。

直播电商从“人”、“货”、“场”三个方面,给电商带来效率的提升。

双十一期间,淘宝顶级主播李佳琦和薇娅带货的总成交额相加超过200亿元,远超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顶级商圈的年销售额。

数据显示,2020年直播电商的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并且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预估2021年将扩大至两万亿。

头部主播的传奇故事,也将数百万人卷进了直播致富的美梦中。但大多中小主播只能挣扎在成功的前夜,当渠道、资源、流量全力倾斜给头部顶级主播的时候,头部有多繁荣,长尾就有多萧条。

市场的庞大也意味着鱼龙混杂。罗永浩直播间频频翻车,辛巴团队售卖假燕窝,李佳琦的“状元蟹”摇身一变成阳澄湖大闸蟹,头部主播尚不能保证产品质量。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虚假刷量、假货横生、货不对板、售后维权等众多乱象亟待解决。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已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直播平台须对相关信息的真实性定期进行复核,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并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成交的直播带货活动进行重点管理,加强合规性检查。

电商直播的野蛮生长终将过去,整个行业慢慢走向规范化。

耳朵经济的变化

疫情影响下,“耳朵经济”也酝酿着新玩法、新变化、新机遇。

线上LIVE,让失去了演出收入的大量音乐人重获新生,也让无法在线下参加演唱会的歌迷找到情绪的宣泄口,更重要的是让线上经济的宣发价值和盈利模式找到了春天。

网易云音乐发起“点亮现场行动”,助力原创音乐人。QQ音乐则基于自身的艺人、影视等资源优势,推出“TME live”,定位“整合现场演出、在线直播、票务销售”等演出生态。

不仅如此,这些平台方还尝试线上音乐演出付费模式,成功带动了国内线上演出从“免费观看+直播打赏”向“付费+打赏/点播”的升级,为线上商业变现提供了有益探索。

2020传媒行业冰与火:线下气氛组,线上带货忙

疫情期间,在线音乐付费会员用户也一路飙升。腾讯音乐第三季度在线音乐付费用户人数达到5170万人,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46%。目前,腾讯音乐总月活用户已经超过8亿。

但与此同时,虾米音乐传言将在明年1月关闭。国内音乐平台三足鼎立的格局或将成为历史,接下来很有可能是腾讯音乐的主场。

腾讯音乐已经开始拓展布局。今年4月,腾讯音乐宣布进军长音频领域,推出首款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并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加强有声读物的内容供给。

据《2020中国夜听经济发展分析》显示,2019年,移动音频行业用户夜间使用时长占全天使用时长46.3%,高于综合视频、短视频、移动音乐等行业,用户规模达到2.17亿。

在碎片化时间的争夺战里,想要抵御住短视频的对用户时长的蚕食,长音频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同时,腾讯音乐也面临着喜马拉雅、蜻蜓FM等在线音频头部平台竞争。

写在最后

疫情期间,线上成为传媒行业的主要出口,但线下的文娱需求始终不能被完全替代。

在巨大的银幕上观看电影、听一场万人聚集的演唱会、看到喜爱的偶像近在咫尺,这都是线上无法实现的独特体验。

线下产业借助线上技术,有了更具想象力的商业空间。短视频、直播、音频,都为传媒行业提供新的价值增量。

“任何不能杀死你的,都会使你更强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855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