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内斗”撕掉了上市企业的“底裤”

2020,“内斗”撕掉了上市企业的“底裤”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歪道道(ID:daotmt)作者: 歪道道

2020年注定不太平。12月25日晚,圣诞节的氛围还未离去,游族网络发布了一则公告,沉痛表示,当日收到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家属的通知,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12月25日逝世。

一颗商业明星的陨落,给外界留下了一片唏嘘和惋惜,但其背后血淋淋的事实更让人惊诧。

《三体》中,叶文洁构想的宇宙社会学,有两条基本公理,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在此基础上,罗辑探索出了黑暗森林法则。

游族网络和《三体》有着数年的不解之缘,而这场骇人听闻的公司内斗又与“三体式”的悲剧有着细思极恐的相似。从辟谣、否认内斗到警情通报后对外称当事人好转,每次的反转都充斥着人类群体独特的说谎“技能”,从共存走向两败俱伤,又明晃晃地写着争夺生存空间的残酷事实。

只是,《三体》描述的是气势恢宏的宇宙观,游族网络让我们看到的是人性最大的恶意。细数今年上市公司越发严重的冲突和戾气,游族网络不是个例。

企业困境:难逃“内斗”魔咒

林奇的悲剧,将为游族网络的未来埋下更多的危机。一是,林奇入院后,公司一系列的辟谣骚操作,让外界对游族网络的信息披露问题产生了极大的疑虑;

二是,谁来替代林奇这一创始人?游族网络在公告中表示,将尽快推举合适的董事长及总经理人选,但是,推举谁、谁胜任,这或许又是一场尚未结束的内斗。许垚难道仅仅因为心生不满就选择剑走偏锋吗?这恐怕没人相信。

第三则是《三体》版权的归属,以及游族网络对“三体宇宙”野心勃勃的规划。

2020,“内斗”撕掉了上市企业的“底裤”

林奇和许垚悲剧的开始,也是源于《三体》。2017年6月,许垚加入游族网络,当时林奇已经买了很多待开发的IP,想要把游族影视做起来,他正好缺一个能助其解决版权难题的人才。许垚上任后,正好就碰上了《三体》迟迟未决的谈判。

2018年1月,游族正式获得《三体》的全媒体版权,公司上下无不欢呼雀跃,然而这次合作似乎并没有让林奇和许垚成为并肩作战的“队友”。当时有一次林奇接受采访,只字未提许垚的存在,而许垚谈及自己是如何成功从法务转型CEO时,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来救火的”人。双方说辞已然不一。

后面的故事便众所周知了,除了把《三体》海外版权卖给了Netflix,公司自身对这一IP的开发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或许正是因此,许垚辞去了非独立董事职务,如今连三体宇宙CEO也没能保住,有传言称,许垚被林奇调走、被减薪,疑似是迫使许垚自己辞职。

按照这种说法,许垚毕竟是功臣,为什么林奇容不下许垚呢?这恐怕和游族网络越来越差的业绩有关,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37.24亿元,同比增加40.95%,但是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20.56%。林奇更是累计质押股份1.72亿股,占所持股份的78.18%。

游族网络“泥菩萨过江”,《三体》变成“烫手山芋”,许垚沦为“弃子”似乎很合乎逻辑了。

从利用到抛弃,北京文化今年也上演了报复上司的一幕。4月29日,曾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的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举报董事长宋歌违法,一个多月后,他又提交了罢免宋歌的建议。

娄晓曦为什么要举报宋歌?因为他自己的公司世纪伙伴将要被北京文化剥离和出售。当初北京文化收购世纪伙伴时签了对赌协议,世纪伙伴也顺利完成了业绩承诺,但没曾想近两年遭遇影视行业整改,世纪伙伴净利润开始下滑,拖累了北京文化的财报表现。当然,娄晓曦举报的内容不在此,而是指责宋歌利用影视作品投资,擅自挪用上市公司资产,以粉饰业绩。

按照娄晓曦的说法,他曾安排自己的公司拿出钱,为宋歌此前控制的公司接盘,助其完成对赌协议,可是现在世纪伙伴不赚钱了,宋歌又一脚把他踢开。

娄晓曦个人的说法可不可信,无从知晓,但我们知道他已经在这场自杀式的报复中败阵。

抢公章、雇打手、投毒…路子越来越野

王志东、傅盛、倪光南、孙彤宇…早前互联网创业初期其实从来不乏资本与创始人、联合创始人及内部派系之间的斗争,虽然他们或许曾经作为败者而离开,但裹挟着他们个人命运的商业故事似乎也变得更加精彩。

也因此,我们总以为商战波谲云诡,大佬过招惊心动魄,内斗是创业精英们智慧的“交战”。

可是如今,这种认知正变为无知。5月8日,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二楼的52号窗口,詹克团正在领取比特大陆公司营业执照,突然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出现,抢走了正要递给他的营业执照。而不远处,正是自称现任法定代表人的刘路遥,他称詹克团连雇员都不是,营业执照不能写他的名字。

一场强占与强抢的戏码好不热闹。

2020,“内斗”撕掉了上市企业的“底裤”

不过,抢营业执照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公司更喜欢直接抢公章,李国庆开辟的这条路,后继者一波接一波,还学会了反向操作。

7月,大连警方连续接到了两次报警,对方说是大连圣亚的董事长杨子平,称公司的公章疑似被窃取,希望警方能给夺回来。但很快大连圣亚又在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不存在公章被窃取和盗用的情况,外人看得一头雾水。

这要追溯到6月底的一次股东大会,杨子平携资本进入大连圣亚,双方相谈甚欢,可岂料杨子平一来,直接在股东大会上罢免了大连圣亚董事长、副董事长等一众原高管,把自己提名的人安排进去。只是,任免是任免了,原高管团队不服从,不给公章、不交接,甚至还把上任第一天的杨子平拦在了公司大门外。

新旧管理层的冲突,是众多A股公司内斗的起因。新管理层太过激,必然会引起旧管理层的强烈反击,但若是不及时掌握控制权,旧管理层又会时刻觊觎掌控人的位子。皖通科技便是如此,今年2月,皖通科技三名董事提议罢免周发展的董事长职务,当时未通过,而3月份的董事会上,周发展的心腹临时倒戈,导致周发展被迫退出。

争权夺利之事,本属辛秘,可李国庆之后,公司斗争似乎进入了“打、砸、抢”的时代,这使得内斗呈现公开化趋势,暴力一步步在升级:不给就抢,抢不到就砸,到最后又演变为打。

2020,“内斗”撕掉了上市企业的“底裤”

5月28日,皖通科技内斗升级,有爆料称,董事长李臻雇佣打手殴打大股东成员,后来公司辟谣,称并非是董事长雇人殴打大股东,而是大股东雇人殴打公司员工;9月7日,大连圣亚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开会前,新任董事会成员被打,随后杨子平被人架了出来,直言后悔来大连投资。

时至今日,皖通科技、大连圣亚的斗争仍未结束。

A股明星公司正在被边缘化?

2014年6月,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登陆A股市场,林奇身价超50亿元,成为胡润80后富豪榜第三名。对此,江南春盛赞,“在页游时代中最优秀的上海游戏公司,就属林奇的游族网络了”,只是,林奇不甘心只做游戏,他对影游联动的未来颇为看好,如此才有了对《三体》的追逐。

《三体》埋下了林奇和许垚矛盾的隐患,但更深层次的是始终无法走通的影游联动和A股游戏公司日渐尴尬的处境。

从产品来看,2020年国庆期间,在《原神》《万国觉醒》《天涯明月刀》轮流霸榜的情况下,A股游戏公司一度只能在畅销榜前三十名里占据三个席位,在前十名里一个席位也没有;从业绩上看,TechWeb统计发现,有15家企业预计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占到全部27家A股游戏公司近6成的比例,其中5家企业出现亏损。

有媒体指出A股游戏行业在边缘化,这不是因为游戏行业本身不行,而是因为最行的公司都没在A股上市,而且以后也不会在A股上市了。

以北京文化为缩影,A股影视公司也不好过。2020年3月,34家A 股影视上市公司中,市值较上一季度环比负增长的公司有26家,在 2020年二季度末,市值较上一季度环比未能实现增长企业减少到17家,到2020年三季度末,该指标数量减少到15家。

疫情是影响今年A股影视公司市值和业绩表现的关键因素,但并不是唯一因素。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A股不少影视公司接连亏损,如华谊兄弟前两年分别亏损了10.9亿和39.6亿元,北京文化2019年巨亏23.06亿。2019—2020年,国有资本入股的6家影视上市公司,背后大多是因为现金流紧张、业绩不佳。

A股影视公司不存在被边缘化的情况,因为它不像游戏行业分化得那么严重,但从相似的外在表现来看,影视行业未来两三年的前景仍令人担忧。仔细想想,今年院线至今没有见到大爆的影片,电视剧爆款又有几个是出自这些传统影视公司之手呢?

影视、游戏板块双双萎靡,游族网络的处境可见一斑,而这一困难下衍生的利益不均掺杂着人心不古,终究酿成了难以挽回的悲剧,这值得所有公司警惕:

生命诚可贵,内斗需谨慎。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874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