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新生”的飘渺背后,爱回收的“旧生意”和“新故事”

“万物新生”的飘渺背后,爱回收的“旧生意”和“新故事”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作者:互联网江湖团队

在国内,二手电商作为一个重量级赛道,多家平台先后入场,行业初期的探索阶段基本结束,行业竞争也将越来越激烈。

在整个二手闲置交易领域,手机3C是价值含量最高的部分之一,也是各大二手电商平台争夺的焦点。从整个市场看,闲鱼和转转双寡头地位无法撼动,且都已开始深度布局二手3C业务;垂直领域,找靓机与转转合并,回收宝依附于闲鱼,也都获得了快速发展。反观入局最早的爱回收,却显得格外落寞:起家的C2B业务因为线下、线上流量匮乏已被巨头降维碾压;合并拍拍以后参照转转、找靓机等平台布局的B2C业务也始终不见起色,一度重视的爱机汇又销声匿迹……

这些年,爱回收似乎总在摇摆。

此前的9月22日,爱回收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又发布了一个让业界都觉得拗口的“万物新生”品牌,希望通过品牌生机来取得竞争优势。不过,所谓品牌升级究竟效用几何?品牌更名之后,喜欢跟风爱回收真的能迎来“新生”吗?

借力拍拍试水B2C爱回收的新故事讲的通吗?

在3C回收赛道,虽然潜在价值有待挖掘,但除了爱回收之外还有回收宝、闪回收、估吗回收等玩家,爱回收仍然面临者不小的竞争压力,需要不断调整应对市场变化以及竞争对手。

据了解,过去多年时间里,爱回收的C2B业务真实日回收量一直是在5000单左右,近两年拓展了一些渠道后,勉强保持在7000-8000单的水平。但是这样的水平,很容易就被巨头降维碾压。目前,在二手回收市场,入局最早的爱回收,已经被转转等平台甩在身后。

对于“旧生意”快做不下去的爱回收来说,“万物新生”听起来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概念,但这个故事真的靠谱吗?合并拍拍,爱回收就一定能迎来B2C的新生吗?结果或许并不尽如人意。

首先,从自身实力来看,拍拍的商业价值恐怕十分有限。

2014年在京东与腾讯的合作中,沦为边缘业务的拍拍,作为投资附赠给了京东。去年6月份,京东送出拍拍与爱回收合并,爱回收获得了仅2000万美金的现金融资救命,被业内普遍认为是滴血融资。

实际上,在拍拍与爱回收合并之前,京东曾与转转沟通过收购事宜,但最终未果。有观点认为,拍拍估值不明有名无实,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商业价值都十分有限。

来自第三方的监测数据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比达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的二手电商Top10排名中,拍拍仅有20.7万MAU,爱回收则仅有22.3万MAU,排名双双垫底,与MAU排名第四找靓机相去甚远(MAU:116.7万)。

其次,业务层面上,爱回收收购拍拍入局B2C业务,真实价值或许很难预测。

从企业业务收购逻辑来看,要么是与被收购业务之间有强协同效应,比如美团收购摩拜;要么是通过合并扩大市场份额,比如滴滴、快的合并。

而拍拍的核心模式与爱回收看起来似乎不太搭,新成立的万物新生定位一是手机回收,二是垃圾分类,与B2C的拍拍并无直接关联。对爱回收来说,收购拍拍并没有带来实质上的业务协同受益。此外,拍拍的非手机业务也像是鸡肋,而且集团还要分散精力,这种合并其实有些合则两害的味道。

从实际效果来看,自爱回收合并拍拍一年多以来,也确实没有特别明显的效果。表面上是业务协同效应差,背后则是C2B的回收与B2C的卖货本质是两种生意,爱回收要想实现模式转型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C2B与B2C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C2B是做的资源整合、打包销售的生意,B2C实际上则是供需匹配的平台生意。从B端来看,做供需匹配平台,核心壁垒在与做好供应链,达成供需关系的动态平衡。

把B2C拆解开,B是指B端的供应链,2是平台中间需要做的质检、品控、售后等二手商品交易服务,C则是消费者,也就是C端用户。当下的二手3C缺的是优质的供给,但在B端的供应链搭建上,爱回收和转转、找靓机这样早已布局多年的平台相比明显不在一个档次。做不好B端供应链的爱回收,恐怕也很难讲好B2C的“新故事”。

一方面,过去一直是C2B业务,爱回收在收购拍拍之前似乎并没有相应的供应链资源以及模式能力积累,需要借助拍拍;但另一方面,在3C供应链端,拍拍更多是依托于京东有限的流量扶持,并不是真正的产业端供应链,这点和深耕多年的找靓机相差甚远。据悉,在供应链方面,找靓机的供应链已经涵盖了全国30%以上核心B端用户,相较之下,拍拍在供应链方面的积累似乎有些孱弱。

二手手机本质上就是一个低频长尾市场,市场虽大但存在不确定性,这就使得这项业务很难规模化,而爱回收的重资产模式,使得规模化更加艰难,再加上线上流量的匮乏,爱回收正在陷入一个“二律背反”陷阱。

从2013年起,爱回收重心放在线下模式,根据公开数据,爱回收在全国拥有超过700家门店,随着而来的则是每年超过2.5亿元的运营成本。在人们难以接受把二手回收作为日常消费场景的当下,这样的ROI是无效的。

在线上,爱回收最大的弊端就是缺乏流量入口。现在说是依靠京东,可京东卖出拍拍,这说明京东对二手生意的态度其实耐人寻味的,京东的支持力度究竟多大?这似乎仍是个谜。

就目前表现来看,即便有京东支持,爱回收与闲鱼、转转等第一梯队玩家的差距似乎也在变大。

囿于自身“重模式”,资金承压之下,爱回收正在陷入规模化与重资产的“二律背反”:既不能慢慢打磨商业模型,也不能快速抢占市场份额。

在C端流量严重不足,品牌认知读仍然匮乏的当下,爱回收其实更需要线上获客,通过品牌、业务扩张来做大业务的基本面,但目前来看,重模式下爱回收想要把业务规模做起来,难如行之蜀道。

供需两端承压待“回收”的爱回收价值几何?

去年3月份,北京商报曾经报道,爱回收曾经有过对回收商品的实际估计过低的情况。

在这篇名为《估价差十余倍、不退货爱回收自说自唱的“霸王条款”》的报道中,某用户富士单反相机上门回收前给出的预估价为300多元,但邮寄到爱回收进行实物验货后,爱回收给出的最终回收价格为20元,与预估价300多元相差15倍。

这似乎也说明,在服务端,爱回收仍然有巨大的改进空间。

对于爱回收来说,B端供应做不好可以归结为没有做供应链的经验,但中间的服务跟不上,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不只是C2B业务,在B2C中间的服务层,爱回收的品控实力也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一方面,爱回收C2B回收模式“品控”是为了散货,似乎更像是处理尾货的一种渠道,并不能满足C端消费者对于产品的期望。C2B的品控逻辑下,C端更容易出现心理落差,进而导致消费体验极差。

关于服务品控方面的问题,第三方投诉平台的用户投诉似乎也在给予佐证。

在黑猫投诉,关于爱回收的投诉中不乏产品品控的问题。当然了,第三方平台的投诉其实都会面临信息的真实性问题,如果仅仅以此就说爱回收品控不行多少缺乏严谨性。只不过关于产品和服务方面的投诉似乎有些多了点,很多人或许会惯性的认为无风不起浪。

“万物新生”的飘渺背后,爱回收的“旧生意”和“新故事”“万物新生”的飘渺背后,爱回收的“旧生意”和“新故事”

从平台经济商业的基本逻辑上来看,平台经济就是要维持平台供需双边的动态平衡以及价值再分配。平台的一边是供应链,另一边是用户,而服务则是联系双方的纽带。

爱回收如果一旦做不好B端供应与中间层附加值服务,那么,导致的结果或许就是C端用户群体的不满和流失。

这一点从数据表现上我们或许就能推测端倪,根据极光大数据《2020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爱回收DAU仅为1.7万,不及找靓机的DAU数据的零头。而拍拍方面,在京东实质上放弃二手电商业务之后,用户又不断下滑。

产品、服务上的问题可能会导致C端需求萎缩,而C端需求不足,B端供给也就没有意义。这样一来,无论是C2B还是B2C,供需两端似乎都在承压。

如此一来,爱回收合并拍拍入局B2C业务,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跟风”。毕竟在B2C模式兴起之后,这类商业故事“想象力”或许更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

实际上,对于二手3C产品来说,同等品质下,价格的下限决定价值上限,产品的消费价值剩余则直接决定平台的竞争力。

比如说,同样一个九成新的iPhone11,在二手平台的标价越低,产品本身的消费价值剩余就越高,这意味着必须有足够数量的同品质产品,从而在供需关系稳定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做多产品消费价值,从而进一步形成供给端平台自身的竞争力。

对于爱回收来说,无论是C2B还是B2C业务,在供应链能力相对匮乏、自有用户相对有限的现实条件下,爱回收似乎很难做大产品的消费价值剩供给,反而有可能逐渐陷入业务生态恶化的循环。

另外,二手商品的替代品越多,消费者的价格敏感度越高,替代品越少,消费者的价格敏感度越低,这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的。放在二手3C赛道来看,优质低价的3C二手商品供给是十分有限的,价格敏感度较低的优质供给,是B2C的交易的基本面。目前来看,爱回收的基本面似乎还还远远不够。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二手电商也是双边网络,平台网络效应非常明显,供应链越强大,用户量就越大,用户量越大,供给端粘性越高。闲鱼、转转、找靓机们的用户数量都已越过网络效应的一个临界点,供给端和用户端开始实现自发增长,具备较强的防御力。

反观爱回收,平台的网络效应依旧很孱弱,供求两端都是有惯性的,爱回收的模式并不具备稀缺性竞争优势,也就自然缺乏供需两端的增长惯性。

“磨刀已误砍柴工”,此时入局B2C似乎不是一步好棋,但在二手电商品牌“滚雪球”式的发展态势下,爱回收想要征服资本市场,又需要不断有新的故事。不过,对于更加理性的资本市场而言,“万物新生”的新故事,看起来并不动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873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