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又一家独角兽轰然倒下:最后一位投资人放弃

冬天,又一家独角兽轰然倒下:最后一位投资人放弃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 赵明溪

一家在线教育独角兽倒在了这个冬天。

1月2日凌晨,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朋友圈,就近期学霸君破产倒闭传闻发出一封公开信。他坦言称,一位潜在投资人在估计暴雷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这意味着学霸君失去了最后的外部救助。

冬天,又一家独角兽轰然倒下:最后一位投资人放弃

创立于2013年,学霸君是中国最早的拍照搜题产品,曾在2016年搜题大战激烈厮杀中胜出,是K12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之一。成立至今,学霸君共经历过6轮融资,在2017年1月的最后一轮融资中估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正式跻身在线教育独角兽。短短4年陷入如此境况,令人唏嘘不已。

现在,在线教育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学霸君、优胜教育等教育机构接连倒下,另一边则是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企业的争相融资。在过去一年,猿辅导先后完成4轮累计35亿美元的融资,作业帮则从VC/PE处收获超23亿美元。眼下,更多的钱开始涌入在线教育头部品牌,行业洗牌悄然而至。对于中小玩家而言,危机已经到来。

最后一位潜在投资人放弃
创始人现身:抱歉,亏欠了大家

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倒下了。

12月27日,一则“学霸君倒闭了”的消息在创投圈中传开。一名学霸君教务主管发布朋友圈中称:“学霸君倒闭了!”:公司通过数小时的闭门会议通知了员工倒闭的事实,并要求员工立刻上交工作手机和卡号。突如其来的破产倒闭风波让众多员工、教师和学生家长陷入焦虑,各地家长纷纷组建维权群,员工们也组织起来向公司讨薪。

面对外界的沸沸扬扬,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内部群中强调称,自己并未失联,并且表示公司并没有宣布破产,“破产了我就解脱了,家长呢?学生呢?老师的工资呢?你们的工资呢?”与此同时,张凯磊在群聊中称,公司在合肥的员工和办公室会由51talk接手,并且正在努力疏散大部分员工。

到了元旦深夜,张凯磊发布了一封《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的公开信回应了一切。“刚刚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因为估计暴雷以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我知道,最后的外部救助没有了,听完没有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把灯关掉,开始给你们,每一个学霸君亏欠的人写这些话。”言语之中,令人唏嘘。

张凯磊承认,“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但张凯磊承诺: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在公开信中,张凯磊提及了对于旗下老师和员工的安置情况。他提到,最近,51Talk、学而思、VIPKID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接手了上千名员工,并垫付了12月的工资。他也表示,上海、北京、合肥的员工还需要同行援助。

与此同时,张凯磊请求市场头部培训机构能伸出援手,“愿意0元对价赠送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只要能接手这些学生”,此外,如有意愿对接学生,学霸君的题库、班课系统可以无偿相赠。

“最最最对不起的是我们的学生和家长,5万多名学生啊,5万多个家庭,这几天,在几个维权群里呆着,看着家长的哭诉,坐立不安,无地自容。”学霸君的命运,成为在线教育的一缕缩影。

累计6轮融资,估值10亿美金
这家明星独角兽为何溃败

“学霸君”这个名字,堪称创始人张凯磊本人的真实写照。

出生于1984年,张凯磊从小成绩优异,高考时以数学、物理双满分的成绩考入了南开大学数学基地班。刚入大学,张凯磊便兼职当起了家教,也独立开起了培训班 ,一个暑假赚了65万元。创业的种子就此埋下——大二那年,张凯磊决定休学创业,拿着一笔500万元的天使投资收购了“问吧教育”。

大学毕业,张凯磊靠着出售创业项目手握数百万现金,做起了投资,曾先后供职于中金公司、鼎晖投资和平安集团直接投资部,最高做到了执行董事的职位。2012年,张凯磊重新回到了教育行业开始创业,成立了“问吧科技”。从人工解答课后作业的公众号开始做起,张凯磊逐渐积累了大批用户,便在第二年推出了中国最早的拍照搜题产品——学霸君APP。

2015年,学霸君开始尝试商业化,变现模式是在平台上为学生需要答疑的题目匹配老师,老师向学生提供解题过程。当时,学霸君已经在拍照解题领域日活数达到100万,每天产生超过800万个提问。

然而,张凯磊发现题库产品的变现潜力十分有限。他在几年后这样总结:教育产品的付费者是家长,但他们不是产品的使用者,他们不明白孩子在写作业时经历了多么复杂的过程,意识不到题库产品的价值。每次产品开启收费模式,用户数都会明显下滑。

那一年初,百度孵化的作业帮开始独立运营,上线了拍照搜题功能。同时,学霸君遭到了百度的封杀:百度旗下的3大应用均下架了学霸君APP。

变现的困难和对手的堵截,迫使学霸君从单纯的题库型应用工具向在线教育转型。2016年12月,学霸君推出了在线1对1辅导品牌“君君辅导”。当时,学霸君披露已拥有超过6000万注册用户,张凯磊更是对外表示:“全国1.8亿的中小学生,一半都是我们的用户。”2018年,学霸君称实现了单月流水超过3000万,年度目标是收入10亿元。当年6月,学霸君决定all in在线1对1,据传To B业务AI学卖给了字节跳动

曾经风光的学霸君也颇受资本青睐。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创立8年来,学霸君共经历6轮融资,其中在2017年1月的最后一轮融资中,其估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正式跻身在线教育独角兽。

然而在这轮融资后,学霸君的处境开始急转直下。“过去3年,我们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我们都在游走在资金链崩断的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天的工资。”张凯磊在公开信中坦言道。

从曾经的高光玩家到如今的没落困境,学霸君的陨落令人唏嘘不已。“服务了10几万的学生,但完全因为我的管理不善,决策错误,最终没有能够拉回来。”这是张凯磊的最终结论。

短短6天,涌入400亿

在线教育上演融资大戏:学生不够用了

冰火两重天,在线教育行业正在上演魔幻一幕——中小玩家“钱荒”已久,但头部平台在短短一周内缔造多个融资奇迹。

2020年伊始,持续数月的疫情让在线教育经受了一轮全新的考验,进一步推动了这个行业的接受程度。据不完全统计,K12教育领域内共有超2300 家公司,产生了超1000起事件,总融资额达近1500亿元人民币。

这其中,头部平台的融资速度亮眼。猿辅导堪称2020年在线教育融资之王——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这是今年猿辅导第三次融资。同年3月,猿辅导完成由高瓴资本领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10月,猿辅导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1000亿元),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

融资同样疯狂的还有作业帮。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刷新行业融资记录;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这一轮融资完成后,作业帮在2020年已累计融资超23亿美元。

几乎同一时间,诸多头部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传出融资消息。12月29日,好未来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同日,跟谁学宣布8.7亿美元定增资金到位;掌门教育也传出明年将赴美上市的消息。短短一周,在线教育创造了累计超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2亿元)的融资记录。

与此同时,市场上更多的钱涌向了行业的头部品牌。有数据显示,今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数量减少近3成,融资总额却同比增长超过250%。这意味着,行业马太效应正在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小玩家要面临淘汰危机。

在线教育公司风起云涌,有人调侃学生不够用了。曾有投资人分析在线教育火热的背后逻辑:中国有 2 亿中小学生,如果有一半人参加课外辅导,且 30% 的课程是在线上完成的,那每年将有 3000 万学生是在线正价班学员(指系统班学员)——2020 年行业前四家公司暑期正价班学员一共才约 900 万,还有数倍空间。

而面对这一笔笔令人咋舌的融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俞敏曾直言,之所以在线教育那么兴旺,是靠资本输血。2020年资本向教育领域输入了接近150亿美元左右,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就是几百亿人民币,也就是花掉1000多亿人民币,收了几百亿人民币,整个在线教育的状态是什么?如果有50亿的收入,就意味着花了100亿,亏损50亿。

眼下,在线教育已经到了决定命运的临界点。2020年底,俞敏洪在一次演讲中预判:“在线教育各种烧钱,资本退潮后,将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谁才能成为最后的胜出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874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