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 叶二一阵秋风扫落叶,在被树叶遮住的古色古香的牌坊上,仅露出“华山派”三个字,饰演功夫高手的马云欲单挑“华山派”,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他,最后发现此地实为华山派出所,然后即被华山派出所的几名警察给“收拾”了。

以上场景出自于2017年11月,马云主演动作微电影《功守道》。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凭借该电影,马云不仅圆了多年心中的江湖武侠梦,更是圆了自己的追星梦。基于高晓松的牵线搭桥,马云与王菲合唱了《功守道》的主题曲《风清扬》。

彼时的马云还是马爸爸,再加上互联网大佬与天后的组合效应,于虾米音乐首发上线的《风清扬》,很快蹿上了流量高峰。

一经上线,登上微博热搜,抢占知乎热门话题,歌曲链接迅速刷爆朋友圈,并一跃成为微信资讯热点事件,当时微信指数近5000万,并一举拿下了虾米音乐热歌榜第1位。

连带着,虾米音乐也等来了久违的流量盛宴。

在《风清扬》上线当日,虾米音乐多端用户访问量突破3000万,仅有效播放量迅速逼近2.5亿次。

这是虾米音乐近年来少有的高光时刻。甚至一度给了虾米音乐用户们信心:虾米音乐已经重新跻身国内一线音乐平台之列。

但三年多后的现在,曾经的信心被证明为一场美丽的幻觉。

今年1月5日,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一个月后正式停止服务。并自1月5日10时起开启用户个人资料及资产处理通道。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至此,从2008年成立的虾米音乐,在走过12年后正式将播放器业务画上句号。

根据AI蓝媒汇了解,虾米音乐并非就此退出音乐市场,而是未来将转向更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服务于音乐人及业内合作伙伴。

即放弃To C,转向To B。从用户角度来说,确是到了与虾米音乐正式告别的时刻。

很长时间以来,即便在竞争中逐步掉队,虾米音乐仍然高居音乐平台鄙视链的顶端,被用户视为专业纯粹的代名词。

但“叫好不叫座”,终究无法抵御现实的冷酷。

早在2016年,根据艾瑞咨询的行业研究报告,当年腾讯系三大音乐平台版权覆盖率已经达到90%,而包括虾米音乐在内的阿里音乐只有20%。

再到2019年,虾米音乐的数据就更为惨淡了。

根据极光大数据和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虾米音乐的市场渗透率仅为1%,月活跃用户量500万——而同期QQ音乐的数字是它的50倍。

甚至在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不少主流的音乐在线APP都获得了一定流量增长,而在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中关于在线音乐APP用户规模部分,都没有虾米音乐的身影。

市场上的数据都在强调这一点,虾米音乐已几无存在感。

阿里不是没有拯救的想法。

2019年6月,市场传出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 “合并”的消息。此前业内一直有声音认为,在腾讯音乐上市之后,二者合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但最终合并没了下文。

倒是阿里与网易云音乐达成了另一项投资合作。2019年9月,阿里巴巴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并以7亿美元领投网易云音乐。

彼时,这便被认为是虾米音乐将会被阿里放弃的信号。

同时有用户发现,2020年阿里推出的88vip联名会员卡,前几年还只有虾米音乐,但这一年便变成了网易云和虾米音乐二选一。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阿里在音乐赛道可以有新选择,但虾米音乐没有。

在尴尬的数据面前,即便贵为亲儿子的虾米音乐,也不得不战略收缩,选择退出To C市场。

复盘来看,虾米音乐做错了什么?

虾米音乐的官网上至今还记录着虾米音乐创办时的场景。

那是在2006年的第一场雪,一群爱音乐的人在杭州的一家小咖啡屋开始了他们的追梦旅程。

最早的虾米网并不叫虾米网,而是叫EMUMO,取的是EARN MUSIC&MONEY的意思,既赚音乐也赚钱。

也正是基于这一理念,虾米音乐是业内率先提出在线音乐付费的平台,采取“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用户可以免费试听,但下载需要付费,虾米再用这笔钱支付给拥有版权的音乐人。

但现在看来很主流的付费模式,在当时那个盗版横行时代,太过理想色彩,以至于很难行得通。

后在2013年虾米音乐被阿里收购,并在之后,与天天动听合并,组成阿里音乐。

一度业内均认为,阿里要在在线音乐大干一场,但可惜“所托非人”。

2015年7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作为外部引进人才加盟阿里音乐出任董事长。与他一同加入的还有宋柯。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彼时的高晓松雄心勃勃,要成为真正的企业家,而不是wannabe(想成为的)企业家。他也踌躇满志,在微博感谢阿里信任,坚信阿里音乐一定会成为一家世界级的音乐机构。

阿里也对高晓松寄予厚望,认为在国内音乐、文化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并深受用户喜爱的高晓松、宋柯二人,将能够运用阿里在互联网、大数据的基础能力,结合自身在行业的多年积累,为阿里音乐带来一个宽广的想象空间。

但结果证明,一切都成空。

在影响在线音乐市场格局关键时刻——2015到2016年期间的版权大战中,QQ音乐与海洋音乐集团合并组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后者开启了疯狂购入版权之路。

而虾米所在的阿里音乐这边,高晓松等人先是把虾米音乐放在一边,专注于把天天动听改版为“阿里星球”,意图将音乐制作、演出、场地租赁、购票、广告宣传等音乐产业各环节整合在一起。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不仅方向错了,还导致虾米音乐直接错过了竞争窗口,再无机会。

仅一年后,高晓松等人便从阿里音乐的职务上退了下来。

可是管理团队可以调整,但市场格局基本已经落地,在线音乐市场本就适用于雪球效应,再加上腾讯音乐已拿走市场上绝大部分版权,留给虾米音乐突围的空间已然所剩无几。

直至今日,用户对高晓松的怨念还未消失。

没人能救虾米音乐没人能救虾米音乐没人能救虾米音乐

在虾米音乐宣布停止播放器业务的今天,用户们一遍遍“爷青结”的回忆中,高晓松也再度被不少用户拿出来鞭笞。

问题是,这么大的一口锅,高晓松一个人能背得动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4776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