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牛风投凶猛:一战赚千亿

“最牛风投城市”合肥又出手了。

消息,1月27日,零跑汽车宣布完成43亿B轮融资,战略投资方除了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本外,还有合肥政府投资平台参与投资。据悉,零跑汽车与合肥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续双方将展开更多合作。

无独有偶。同样在昨天,有消息称珠海国资拟向贾跃亭的FF(法拉第未来汽车)投资20亿元,同时将对FF建设生产基地提供扶持政策。据悉,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

类似合肥、珠海模式,眼下地方政府悄悄做起风投,出手频繁且阔绰。“最近大家都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就是政府在创投这个行业的参与度越来越深。如果说以前只是旁观的话,现在已至少是创投圈一个重要的力量。”凯旋创投管理合伙人陶冶去年在清科第十四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上坦言。而这一趋势背后,是各地打响了招商竞赛。

合肥再出手,珠海也赶来了:

地方政府开始做风投

让投资人惊叹的合肥又出手了。

昨晚(1月27日),零跑汽车正式公布B轮融资,融资金额43亿元,超募逾10亿元。在本轮融资中,战略投资方包括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本等,零跑汽车创始股东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继续增持。

值得注意的是,零跑汽车与安徽省合肥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合肥政府投资平台也参与了零跑汽车的B轮融资,后续双方计划将展开更多合作。

早在1月8日,零跑汽车就宣布将与合肥市政府合作,但彼时相关的合作细节并未披露。不过同日晚间,零跑汽车的母公司大华股份发布公告,14名投资者拟对零跑科技进行B-1轮增资。在这14名投资者中,除了大华股份的关联人、关联企业外,其他参与增资方大多为浙江本地企业,而合肥轩一智汇新动力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出现,则让合肥政府的投资首次浮出水面。

大华股份在公告中披露,轩一智汇此次拟向零跑科技出资人民币2亿元,增资完成后,轩一智汇对零跑科技的持股比例1.34%。天眼查显示,轩一智汇成立于去年12月16日,其大股东为国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4%,而合肥市产业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公司、庐江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则分别持股20%。有传闻称,双方合作协议达成后,零跑汽车将在合肥建立第二工厂,布局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

中国最牛风投凶猛:一战赚千亿

这不是合肥近期唯一一次出手。一个月前,世界TOP 10医药巨头武田制药与中国的海森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作价3.2亿美元,向海森生物出售中国区的心血管和代谢领域产品组合。这次交易的背后依然是合肥政府。

据了解,海森生物是由合肥市肥东县出资和组织资金的“创新型生物医药科技企业”,通过安徽瑞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投资组建。在液晶面板、储存芯片、新能源汽车之后,合肥又将目光转向了生物医药。

出手频繁的城市远不止合肥。同样是昨日,有消息称珠海国资拟向贾跃亭的FF(法拉第未来汽车)投资20亿元,同时将对FF建设生产基地提供扶持政策。据悉,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

珠海横琴新区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目前珠海国资与FF正在前期接触阶段,具体细节正在洽谈,国资委将统筹注资方面的事情,按照前期接触,折算注资金额约为20亿元人民币。同时,珠海市方面已经在投资后就生产基地的建设等加紧进行各项前期的准备工作,在春节后各方的合作速度会进一步加快。

其实,FF与珠海的接触从去年12月就已经开始。天眼查显示,2020年12月14日 “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由FF的香港实体( 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 )全资持股。不得不说,造车新势力成了香饽饽,各个城市都在极力招徕他们前来落地。

最牛风投城市:

豪赌京东方,抄底蔚来大赚千亿

现在,没有哪个城市不做风投,合肥无疑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2020年6月,某私募大佬在微博转发的一条段子让合肥火了——“中国最牛逼的风险投资机构其实是合肥市政府!2007年,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赌面板,投了京东方,最后赚了100多亿;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赌半导体,投了长鑫/兆易创新,赢了,上市估计浮赢超过1000亿;2019年,又拿出100亿赌新能源,投蔚来,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

凭借着连续几次豪赌,合肥完成了华丽逆袭。在2020年公布的新一线城市榜单中,合肥首次入围。不仅如此,其GDP总量也以9409亿元排名到了全国第21位。相比之下,20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325亿元。

20年时间GDP增长了30倍,这样的增速放眼国内,恐怕除了深圳之外再无敌手。合肥究竟是怎样一步步逆袭的?

追溯起来,合肥第一次豪赌是对京东方的投资。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就在这一年,为了引进京东方,合肥拿出了绝对的诚意。一名合肥政府官员曾透露,“为了项目能上马,当时合肥市承诺拿出一年财政收入的80%来投资。”有媒体报道称,为了京东方,合肥甚至把地铁项目都暂停了。合肥市政府从来没有为一个企业出过这么多钱,当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质疑,万一项目失败了怎么办?

最终,合肥赌赢了。合肥京东方6代线的投产结束了我国大尺寸液晶面板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此后京东方8.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全球最高世代线的10.5代线也先后在合肥建成投产,一大批显示领域的企业接踵而至,到2017年底,京东方在合肥的投资已超1000亿。有业内人士估算,合肥市政府平台所持有的京东方股票,巅峰时期的浮盈就有上百亿

紧接着,合肥又All in了芯片。2017年,全球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95%的市场被韩国三星、韩国海力士、美国美光三家公司垄断,中国内地的自主生产能力几乎为零。这是一个更加烧钱的行业,当时兆易创新一度怀疑合肥的决心,毕竟这是一个仅启动资金就要100亿的大项目。合肥政府用京东方的故事打动了兆易创新,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合肥长鑫,专攻DRAM芯片研发生产,其中,合肥市出资75%,兆易出资25%。

要钱给钱,要地给地,要人有中科大,实在不够还可以出去挖,很多风投机构都难以给予的投后服务,合肥通通支持。在合肥市政府的帮助下,合肥长鑫搭建了价值百亿的生产线,还共同出资购买了关键专利。两年后的2019年9月,合肥长鑫宣布8Gb颗粒的国产DDR4内存量产成功,实现了0到1的突破,打破了多年来国外垄断的局面。

如今,合肥长鑫在国内内存芯片的行业地位首屈一指,最近还获得了156亿新一轮融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纷纷下注。合肥长鑫未来一旦上市,合肥无疑将会是最大赢家。

当然,合肥最知名的一笔投资,无疑是蔚来。2020年初,蔚来因为现金流短缺正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之中。蔚来四处寻找资金,在北京亦庄、浙江湖州等地方政府接触下没有后续,与北汽、广汽、上汽集团等传统汽车公司的“传闻”也没有下文。最终,是合肥政府出手相助,与蔚来签订了一笔70亿元的股权融资。交易完成后,合肥方面合计持有蔚来中国24.1%的股份,蔚来持有蔚来中国75.9%的股份。

这在当时是一笔极具争议的投资,但谁也没有想到,却成了蔚来命运的转折点。此后蔚来的销量和股价双双暴涨,股价从2020年4月30日的2.63美元最高涨到66.99美元,并超越宝马和奔驰,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按蔚来中国约占蔚来的85%股份计算,合肥方面的这笔投资盈利超过1000亿人民币

从此,合肥“最牛风投”的名号更加坐实。不仅如此,合肥已相继实施了江淮大众、江淮蔚来、长安汽车二期等50多个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项目总投资超500亿元,并集聚蔚来、江淮、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电机等上下游企业120余家,形成了涵盖整车、关键零部件、应用、配套的完整产业链,俨然成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界的扛把子城市。

当城市做起风投:

背后是一场激烈的招商竞赛

合肥,用一场场豪赌,闯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眼下,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在赶来的路上。

比如贵州大手笔布局大数据,实现从西部山城到“中国数谷”的转身;杭州以互联网思维打造“电子商务之都”;西安打造全球硬科技之都;成都倡导“流量经济”引领城市发展;深圳打造国际创新之都,青岛打造海洋科研高地……各个城市都在展示自己的名片。

“在创投圈只要做的时间足够长,大家都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就是政府在创投这个行业的参与度越来越深。如果说以前只是旁观的话,现在已至少是创投圈一个重要的力量。”凯旋创投管理合伙人陶冶坦言。

地方政府变身VC投资人背后,是各地招商竞赛愈发激烈。为吸引企业落地,地方政府通过地方融资平台、产业引导基金等方式入股企业,达到“以基金撬动资本,以资本引入产业”的目的,这原本并不稀奇。

但之所以合肥能成为焦点,在于其路径的与众不同——寻找对的伙伴及领域,完全All In,并一直渗透到这个产业的头部。头部企业意味着产业链的掌控权,产业链带来产业集群,产业集群才能让合肥成为新的产业基地。

有VC机构总结了合肥的具体做法是:先成立市场化运作的产业投资基金,服务于招商引资战略性产业,大手笔投资基金吸引企业落户,后期再将投资所获股份卖出获利,然后继续扩充投资基金,以一笔投资换一个产业。所以,从京东方、兆易创新再到蔚来汽车,合肥撬动了显示屏产业、半导体产业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推进着产业升级。

“合肥模式的成功,取决于几个条件:第一要有开明高效的政府,对通过创业投资带动产业发展有比较深刻的认识;第二要用真金白银来投资企业,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条件;第三要取决于政府在战略方向上的把握。”深圳市福田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仕生曾表示,“如果三个条件不是同时满足,合肥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当风投模式成为城市招商引资的“前哨”,从GP的角度,如何处理好与政府或者政府类的资金和投资平台的关系,就变得尤为重要。

“作为GP我们要考虑每一个基金的流动性、现金回报的周期等等。有一些项目我们觉得好但没法投,这种情况下,政府在其中的参与力量和角色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在企业进入成长期需要更多、更低成本资金的时候,由地方政府来综合各方面的资源,可以让这些创新科技企业能够健康、迅速成长。”陶冶说。

而在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看来,合肥模式是很好,“但是不能天天干、不能年年干,可能偶尔干一次。整个市场的资源配置,也需要专业的机构来配合,而VC每天干的就是资源配置”。

“历史上那么多美元机构,其实没有政府引导,都是靠着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累计投了上千亿。整个生态里面,不同的机构在做不一样的阶段和资源配置,匹配自己的风险偏好,匹配自己手上的资源,然后匹配到合适的企业里面去。每家做好了,才能给创业生态带来巨大的改变。”宗俊认为。

毫无疑问,风投正在改变中国每一座城市的底色。而在这场竞赛中,谁又会成为下一个合肥呢?

【本文为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ID:)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546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