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王兴们,喜欢出钱做LP

“你们认识XX家族办公室吗?我们计划募集一只新基金,希望对接一下。”

这是最近几个月VC/PE圈频繁听到的一句话。募资寒冬下,家族办公室火爆起来,成为GP募资的重要对象之一。“现在的募资环境,倒逼GP循着更有钱的家族去找资金,所以家族办公室的概念特别火。”北京一位VC机构合伙人透露。

所谓家族办公室,通俗地说就是给富有家族打理财富。这几年,伴随着一大波新经济公司崛起,造就了一大批财富新贵——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字节跳动张一鸣、欢聚时代李学凌、泡泡玛特王宁;以及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李斌、小鹏汽车何小鹏和理想汽车李想等等。动辄坐拥百亿身家,他们的钱该怎么花?

不久前,前双湖资本CEO张艳离职后创办了一家联合家族办公室,背后第一批出资人主要来自中国新经济代表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资深高管等互联网新贵。这一波财富新贵,正是通过家族办公室成为创投机构的LP,隐身于VC/PE圈。

新LP开始登场:

VC/PE密集拜访家族办公室

最近几个月,多位GP、母基金从业者、家族财富机构管理人都向打听同一个话题:家族办公室。背后的缘由是,越来越多VC/PE募资时将目光投向了新晋富豪。

所谓家族办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罗马时期,现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出现在19世纪中叶,顾名思义,就是帮助富有家族管理其财富及传承的私人机构。现在,家族办公室成为创投圈一个火热的群体。

过去一年,募资难依然是盘旋在人民币基金头上的阴云。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集总规模为11971.14亿元,同比下降了3.8%。相比于外币基金,人民币基金募资难更加突,新募集金额较去年下降了8.1%;且两极分化更加严重——尽管多家头部机构在年内完成了百亿募资,但中小机构却面临严峻挑战,近五成创投机构的募资总额低于1亿,还有更多的小机构销声匿迹。

找不到钱,依然是一些人民币基金的整体感受。“机构LP普遍没有新的大动作。银行资金难以作为LP出资;险资迟迟不见实质性动作;政府引导基金的通道也开始收窄……”北京一家VC基金IR负责人介绍。

市场化母基金的境况也不容乐观。北京一位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坦言,“不久前,我跟我的合伙人粗略盘算了一下,过去10年间我们累计投资了150家GP,如果如今再让我们从中筛选,能够重新投的也就不超过10家。”

这暗合了另一家VC机构创始合伙人的观点,“目前市场化母基金大多数都生存艰难,因为中国GP的不稳定性太高了。”过去几年间,很多VC机构成为了“僵尸基金”,残酷的市场正在淘汰不少边缘化的GP,致使母基金难以拿到稳定的回报。

没钱怎么办?整个市场都在挖掘新的LP群体。而这时候,新经济诞生了一批新贵富豪,他们以及家族办公室开始成为VC/PE市场的“救命稻草”。“现在的募资环境就是这样,倒逼GP循着更有钱的家族去找资金,所以家族办公室的概念特别火。”北京一家VC机构合伙人表示。

建信信托深刻感受到了这个LP群体的力量。2019年4月,建信信托发起成立了一只科创基金,并开始对外募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募集完成。建信信托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陈铨向介绍,“建设银行的百余名超高净值个人,出资8个亿,占整个基金规模的90%。”他透露了一个趋势:眼下新贵富豪有很强烈的股权投资需求,“尤其热衷投资科技创新领域,但是大多数人缺乏可信赖的投资渠道。”

新贵们的家族办公室,正在成为GP们募资的重要对象。“我了解到国内一些非常知名非常头部的机构,现在也在思考到底怎么去介入。”上述IR负责人说。

坐拥亿万身家

王兴、张一鸣等新贵做起LP

新贵富豪们,正在LP圈异军突起。

新经济家族的主力军自新兴独角兽/巨头的掌门人,大多80后。过去数年间,中国互联网的排位竞赛里不再只有BAT,随着美团、小米、字节跳动、拼多多、滴滴,以及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的崛起,一群新贵大佬崛起,身家水涨船高。

香港某财富管理机构创始人对表示,“这两年,国内很多新经济公司赴港、赴美上市,造就了一大批新富豪。我们有很多新经济客户,他们在公司上市之前,甚至还在C轮、D轮时,就已经配置了家庭投资,布局非常长远。”打理了那么多富豪的财产,该创始人总结,“10个新经济客户里,有9个会布局家庭投资,这是非常典型的结构。”

其中,股权投资是新贵们十分青睐的方向之一。此前曾报道,包括张一鸣、王兴、何小鹏等在内的多个新经济独角兽/巨头掌门人,都在悄悄成为GP背后的“金主爸爸”。

张一鸣王兴们,喜欢出钱做LP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LP版图颇为隐秘。张一鸣与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私交甚笃,当初今日头条苦苦寻找B轮融资时,仍在红杉中国任职的曹毅就曾在内部会上力推,后来张一鸣成为了曹毅首期基金的出资人之一。此外,张一鸣和字节跳动还入股了活跃在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创投机构XVC以及黑蚁资本。

而王兴的LP版图也渐渐浮现。在源码资本和XVC背后,除了张一鸣也出现了王兴的身影,此外,整个美团系资本覆盖了源码、XVC、辰海资本、零一创投、钟鼎资本及美团自己的龙珠资本等多家VC,成为创投圈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更不用说老牌的马云家族、马化腾家族。马云与蔡崇信等联合设立的家族财富基金Blue Pool Capital成立于2014年,主要打理其阿里巴巴IPO所带来的数十亿美元的财富。而腾讯也已经接连投资了几十家VC/PE,包括红杉中国、高瓴创投、高榕资本、启明创投、钟鼎资本、挚信资本、顺为资本、真格基金、青松基金、龙珠资本等众多知名机构。

还有中国知名天使投资人龚虹嘉,在过去几年间通过旗下家族办公室平台成为近30家一线机构的LP,包括红杉中国、IDG资本、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经纬中国、源码资本、GGV纪源资本、顺为资本等等。以至于现在不少人民币基金募资,都希望见见龚虹嘉。

现在,越来越多新经济掌门人以LP身份进入VC/PE圈,并且更倾向于选择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创投机构进行合作。“我们在一些明星基金和明星项目背后,都能看到越来越多家族办公室或者个人财富新贵的身影。”

VC/PE一股活水来了

刚刚,深圳鼓励家族财富公司设立母基金

那么,GP如何能拿到家族办公室的钱?

目前境内外的家族办公室投资策略大不相同。海外家族基金已经非常成熟,他们在中国进行投资并不罕见,也是国内众多VC/PE机构的LP。例如专注跨境投资的凯辉基金,背后LP就包括很多欧洲豪门家族基金,如开云集团、法雷奥家族、穆利耶家族、达索家族、梅里埃家族、家乐福家族等等。

而在国内,“老经济”和新经济富豪家族的投资偏好又有所不同。一位中介机构负责人告诉:“我们服务过的某个房产大佬的家族办公室,曾向对方推荐过一家半导体基金,但是该家族办公室负责人反馈他老板还是喜欢投资房地产。”

但新经济创始人并不会把大部分资产放在房地产,“他们会把大部分的钱投入生态,投给周围的创始人和曾经的老部下。在LP方面,他们反而不会去选择特别有名的GP,而是会去了解行业,选择深扎行业的黑马型基金。而且这些人都非常低调。”

上海某VC机构的IR负责人还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些family Office反而会更愿意去研究与自家产业不同的领域去投,比如自己是做消费品的,反而会热衷投科技。这也是一种对整体盘子的配置考量。”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透露,上海有十几个家族经常聚在一起,彼此联合投资,包括新经济的头部公司,“他们都有自己的熟悉圈子,触及到稀缺的GP资源。”

对于GP来说,家族办公室虽然诱人,但门槛极高。“这些人本身就是优秀的创业者和守业者,他们更加相信专业的力量,也信任并且依赖专业管理。与此同时,他们更加注重长期回报和生态,愿意拿自己的钱去投人。”

某种程度上,家族办公室就是中国创投行业的良性循环:VC机构出钱陪伴着企业成长直至上市,而财富自由的企业家个人再来出资支持创投机构。

高榕资本堪称典型代表。这家机构自成立就定位于中国的创始人基金(China’s Founders’ Fund),背后的出资人除了主权基金、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全球顶级机构投资人,还邀请了以腾讯为首的数十家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或核心高管成为LP。

家族办公室,或许会成为2021年募资市场的一大活水。1月8日,深圳发布《关于促进深圳股权投资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支持保险资金、家族财富公司等各类社会资本发起设立母基金。”风起云涌,越来越多家族办公室正在诞生中。

【本文为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ID:)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3576 文章
0 评论
8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