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怎么了?外企撤离,互联网公司扎堆买地

10月26日,美国史丹利百得发布提前解散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0月26日起全面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并提前解散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

员工补偿方面,公司决定自10月26日起至10月28日与全体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公司将提供高于法定标准的补偿方案。同时,自10月30日起,公司将对不愿意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剩余人员单方面终止劳动合同,并支付法定标准的补偿金。

有人获赔60余万

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是美国史丹利百得集团在深圳投资的独资公司。公司业务集设计、研发和制造为一体的电动工具制造企业。主要产品涵盖吸尘器、电钻、电锯等。

除了在深圳设厂外,美国史丹利百得还在我国苏州、香港等地均建有生产基地。

这次提前解散补偿方案为“N+1+X+2000”,即法定标准补偿金加工龄奖励补偿,再加10月26日当天签约的奖励金2000元。

此外,史丹利百得也给员工提供迁往苏州工厂工作的选择。

有前员工介绍称,10月26日上午几乎所有员工都签完协议。有员工年假没有休的公司折成现金;因疫情在家办公的员工工资也都发齐。而且有一名工龄20多年的经理拿到了超过60万补偿金,并且在29日下午全部到账。

深圳史丹利百得的员工对公司的补偿方案甚是满意,在诸多有关此事的报道中,受访者均认为公司是一家好公司。有人还因公司解散而带有不舍,员工表示史丹利百得福利待遇不错,普工也有旅游,逢年过节也会发放礼物。

撤离原因:租金太贵

这次史丹利百得突然撤离深圳的原因可能和其运营业绩并无关系。

根据公司2019年企业年度报告,公司资产总额为10.27亿元,销售总额为20.19亿元,净利润为1.49亿元,负债总额5.59亿元。

据证券时报报道,史丹利百得在深圳工厂租期将于2021年到期,但因当地租金涨的过高,为了节省运营成本,所以不得不关闭深圳工厂。不过苏州工厂用地则属于史丹利百得自己。

有员工表示公司撤离深圳一方面是因深圳租金上涨,另一方面可能也和原材料成本上涨有关。此外,有员工表示去年公司多交了八千万关税。而且史丹利百得撤离深圳也早有迹象,据员工透露该公司电动工具生产线准备迁往越南,吸尘器生产线则搬去苏州。

有媒体联系史丹利百得管理人员,对方表示撤离深圳的原因是成本上涨。

已有多家外企撤离深圳

无独有偶,这并不是第一家外企选择离开深圳。近几年来,已经有数家外企关停了位于深圳的相关公司。

2016年5月,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发布提前结案公告。据公告,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将于2016年5月31日停止运营,不再进行任何生产。

公告还表示,因近年来成本上扬、业务不断恶化等诸多困难,股东会及董事会不得不决定提前解散公司。

不过外界对此解读为深圳制造业成本不断攀升,此外LED照明行业竞争加剧、价格下滑。为了及时止损,飞利浦选择将亏损工厂关闭。

2018年4月,深圳三星电子撤销,除六位高管外所有员工将于四月底遣散。这意味着三星放弃了在中国唯一的一家生产网络设备的公司。

三星此举被指是因其国内业务竞争不过华为、OPPO、vivo以及小米等竞争对手。但也有观点认为这和三星选择将生产基地转向越南有关。

2018年5月,奥林巴斯深圳南山工厂宣布停工。该工厂主要业务为相机、车载和显微镜。奥林巴斯称相机业务将会转移至越南;高端业务例如显微镜则回迁至日本;其余业务则转至奥林巴斯在广州的公司运营。

受到智能手机等产业影响,传统相机企业利润率逐渐下滑。此外,深圳制造业成本上涨也是日本传统相机企业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

2019年3月,爱普生精工深圳公司宣布将于2021年3月关闭深圳区域手表制造公司。

精工爱普生公司成立于1942年,总部位于日本,是日本一家数码影像领域的跨国企业。爱普生在中国主要业务包括打印机、扫描仪、投影机等信息关联产品业务、电子元器件业务、以及工业自动化设备业务。

国内互联网巨头青睐深圳,纷纷扎堆儿买地

过去四年中,已经有五家知名外企选择关停在深圳业务,难道深圳没有吸引力了吗?

非也!

虽然几家外企离开,但是像字节跳动、小米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却高调宣布在深圳买地,进驻大湾区。

深圳怎么了?外企撤离,互联网公司扎堆买地

2020年10月29日,深圳市发布一则土地使用权出让公告。据公告显示,小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耗资5.31亿元摘得深圳后海总部一块地,并准备建立小米集团国际总部。

据报道,这块地交通便利,附近有阿里中心、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巨头,对于招聘人才、办公都有较大便捷。此外,小米集团国际总部主要业务包括智能手机与人工智能中心、商务拓展中心、互联网服务中心。

而拿地也仅仅是小米投资的第一步,为了打造国际总部,小米集团预计将会继续在深圳投资超过70亿元。

字节跳动也于今年5月在深圳买下一块地皮。

根据深圳市土地房产交易中心信息显示,深圳今日头条有限公司以10.82亿元买下位于后海总部的一块商业用地。

2019年7月,字节跳动已在深圳设立字节大湾区总部,致力于应用模式创新与算法等人工智能核心基础研究。当时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方面已开启在深圳的选址工作,准备建立办公楼。

深圳产业结构大升级

几家著名外企选择离开深圳,与之相反,国内互联网巨头却纷纷耗费巨额资金在深圳买地建楼。导致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实际上意味着深圳正在从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转变为高新技术为主的全新产业构造。

表面上看,过去几年上述几家外企离开深圳是因运营成本、竞争环境等客观因素导致经营不善,不得不撤出深圳。

但是这显然不是外企撤出深圳的核心因素,同样的环境为什么字节跳动、小米要耗费巨资进军深圳?

值得注意的是,史丹利百得、飞利浦、爱普生、奥林巴斯以及三星电子这几家外企在深圳关停的业务均有一个共同点——关停的全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工厂

而高调进军深圳的小米、字节跳动两者共同点则都是互联网公司,并且业务围绕着智能手机、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

而且在小米、字节跳动来深圳以前,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聚集在深圳多年。因此,外企撤离并不意味着深圳没有了“魅力”。

实际上,外企纷纷撤出深圳和互联网巨头在深圳汇聚一堂完全符合改革开放以来深圳的发展路线。

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主要经历了“三来一补”和“三个为主”两个发展阶段。

首先,所谓“三来一补”,即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

凭借这种模式,使得深圳特区自改开后淘得“第一桶金”,并且加速工业化进程。例如1978年12月18日深圳第一份来料加工协议正式签订,协议甲方为深圳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和宝安县石岩公社上屋大队加工厂;乙方则是为香港怡高实业公司。

这种模式主要承接来自港台、发达国家等地制造业转移,加上各种优惠政策,实现了深圳特区的经济腾飞奇迹。

在这种背景下,很多外企在中国投资时将制造业工厂设在深圳,一方面促进深圳发展,另一方面也享受了相关政策红利,以低廉的成本生产产品。

但是,随着时代发展,“三来一补”这种模式逐渐不适应社会发展,也不利于企业的可持续性发展。这种问题的表现形式就体现在用工成本、企业用地成本增高等方面。

此外,传统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往中国廉价并且受过一定教育的产业工人可以为这种传统产业提供大量人力支持。但随着我国人口素质增长,人力成本同样随之增长。这就推高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运营成本。

因此,上述几家外企宣布撤离深圳后,要么将业务转去国内其他条件合适的地区要么就将工厂搬至东南亚等地。

“三来一补”模式之后,近些年来,随着大湾区发展,深圳产业结构凸显“三个为主”的新模式。即经济增量以新兴产业为主;工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主;第三产业以现代服务业为主。

其中,新兴产业对GDP增长贡献率达40.9%;先进制造业占工业比重超过70%;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提高至70%以上。

同时,深圳大力发展四大支柱产业,包括文化创意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物流业和金融业;战略新兴产业则包括生物产业、新能源产业、互联网产业等;此外,还有智能装备、机器人等未来产业。

从当前深圳产业结构可见,传统制造业在深圳发展空间已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产业。

因此,外企将制造业工厂搬离深圳,实属时代发展之必然;而小米、字节跳动以及阿里巴巴等互联网科技企业大量进入深圳,证明深圳发展是一个从低端到高端的进步过程,是改革开放的具体成就体现。

未来,相信会有更多的工厂“打工仔”消失在深圳,但同时也会有大批高新技术人才选择在深圳发展。

【本文作者DorAemon,由合作伙伴虎嗅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处理。】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134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