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深潜atom(ID:deepatom)作者:深潜atomer

当闲鱼和转转在二手市场占据90%的市场份额,并对垂直领域平台开展降维打击的时候,二手手机3C回收市场的战事,也迎来下半场。

一方面,作为第三方服务机构的回收宝等平台,不仅坐拥闲鱼资本注入,更已拥有淘系流量扶持;另一方面,爱回收正在不断通过收缩调整度过难关,求得新生。

9月22日,爱回收宣布完成超1亿美元E+轮融资。与此同时,集团品牌由爱回收升级为“万物新生”,宣称从专注手机回收的消费互联网,转型为深入产业链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可以看出,面对二手市场双寡头和同一领域其他平台的悠“闲”自得,想要生存下来的爱回收似乎也不能再局限于手机以旧换新,低收高卖的商业模式了。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爱回收

根据《2019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发展报告》显示,闲鱼APP渗透份额占比70.7%,转转占比为20.2%,二者加起来的用户占有率达90%以上。爱回收等其他闲置交易平台市场份额不足10%。总体来看,闲鱼和转转双寡头格局已经形成,在二手回收这一垂直领域,当回收宝拥有闲鱼流量和资金扶持的时候,爱回收的运营压力陡增。

虽然早在2011年就进入了考场,但爱回收似乎至今也没有提交一份让市场满意的答卷。即使背后有京东这棵大树,但资本市场没有道理一直偏爱至今没能得到证明的爱回收重资产模式。这个时候的战略升级官宣,更像是转移外界对自身运营问题的注意力。

披着互联网外衣的线下门店

前面我们已经说到,按照互联网的通识来说,老大和老二打架,消失的很可能会是老三和老四,在二手电商市场已经形成双寡头格局的局面下,留给二手回收这一垂直领域内的其他玩家时间不多了。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市场前两名

爱回收所在的二手手机回收市场,其实有着不错的行业前景。根据工信部的预测,2018年和2019年手机淘汰量将分别达到4.61亿台和4.99亿台,而在5G商用后,每年的废旧手机数量将增至5.24亿台,保守估计这个市场容量达到万亿级了。

但行业的整体向好,通吃的往往是已经提前布局、拥有巨大资本和流量的头部平台。在更为垂直的回收市场,这一背景只能为企业的发展兜底一个下限,爱回收能不能抓住这样的机会,这就是一个新的问题了。相比之下,回收宝的战略更为清晰,拿到投资后不再一味追求线下,而是依附于闲鱼获得强劲的线上流量支持,通过提供第三方服务来获得发展;而梳理过去几年爱回收的发展历程,我们直观感受到爱回收的核心战略明显跑偏了,把线下扩张当成了过去几年的重点核心。在前几年的发展中,通过线下门店,给投资人描述了一个围绕手机回收的高消费生活场景,获得了多轮融资。但今年的疫情,压垮了这个场景泡沫。

2013年起,爱回收将重心放在打造线下门店上。爱回收在商场、CBD、地下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场所开设了门店,并配置相应的工作人员以及设备,帮助用户在现场直接完成交易。但爱回收忽视了人爱面子的另一面,大部分消费者都非常介意在人来人往的环境下进行交易,谁都不愿意让别人以为生活窘迫才来进行二手交易。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爱回收门店

据其对外公开的数据,爱回收在全国拥有超过700家门店,几乎涵盖了国内大部分的大中型城市。爱回收的创始人曾算过线下成本的情况,爱回收一家简易门店的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700家门店硬件投入约4900万元。含员工公司在内每个月运营成为约3万元,这个数字乘以700家门店,现有门店的运营成本超过了2.5亿元,这还是不考虑房租上涨及市场推广下的情况下,实际上,爱回收因为线下的快速扩张,承受的运营成本远高于此。

虽然线下实体店有一定的战略意义,但在每年超过2.5亿现金成本的现实压力下,这个至今没有得到验证的战略意义是否真的划算就很值得重新考量了。并且,二手手机回收并不是一个高频的消费场景,现阶段,人们似乎很难接受把“二手回收”作为日常消费场景的一部分。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回收宝就在2018年9月接受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后,也迅速在2019年初在线下商场推出“闲鱼小站·回收宝”,但更重要的,如上文所说,回收宝有闲鱼的天然流量扶持。

反观爱回收,7年的线下快速扩张非但没有帮助建立更深的护城河和行业壁垒,在拥有更大体量的对手进入后,爱回收的反制手段十分匮乏甚至可以说没有。特别是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其在不少城市都在关店,也说明资金的紧张导致其不得不“回收”扩张的步伐,甚至采取收缩的战略来避免更大的亏损。

投诉不断、内忧外患

从商业模式来看,爱回收赚钱的逻辑可以简单概括为“低买高卖”,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赚取利润支撑平台发展。

由于二手手机估价体系的复杂性,加之检测流程的不透明性,消费者不可能将所有的软硬件使用情况都了解,这自然成为平台变相压价的“借口“。我们通过黑猫投诉看到,有很多关于爱回收回收平台“各种理由压价”、“人为损坏手机恶意砍价”的相关投诉,其中还有不少消费者是参加华为、小米等手机品牌商城的以旧换新活动,结果回收方是爱回收,导致手机被恶意压价的情况出现。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投诉

前面我们说过低买高卖是爱回收的商业模式,爱回收旗下的交易平台拍机堂“货不对板”、“以次充好”的投诉也比比皆是。在拍机堂的产品页面上,我们只能看到简单的验机报告,并未看到售后相关举措。买方卖方都对爱回收存在大量质疑,那么爱回收对外高调宣称的专业质检,很可能沦为自说自话的一纸空文。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产品与描述不同

今年年初,脉脉上爆出爱回收没有为员工缴纳2020年1月份的五险一金,并计划裁员30%,并且首创“让薪”这个词汇——“如果主动让薪10%到30%且一年内不离职,一年后可能会返还1.1倍”。这一赔偿方案堪比银行理财产品。

爱回收的“中年危机”:慢不了,也快不起来

△爱回收让薪

去年6月与京东拍拍的合并,理论上可以为爱回收带来稳定的流量入口和京东在3C领域的品牌背书,当时CEO陈雪峰宣称,合并拍拍这一交易绝对不是外界所传的所谓甩包袱,而是一次强强联合的化学反应。

但这个化学反应,从数据角度来看,两者合并没有达到1+1大于2的效果,去年与拍拍合并后,艾瑞咨询的移动App指数显示,在宣布合并后的2020年6月,拍拍的月独立设备数环比下降33.7%,而爱回收自2019年后数据也不断下滑,其独立设备数6月仅为1月一半左右,为15万台,而到2020年8月仅剩8万台。

如何避免被“回收”?

IPO对现在的爱回收来说,可望而不可及。之前陈雪峰提出的出海战略,且不说这几年国内互联网的出海历程多数都以各种收场。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海外市场对手机回收的需求是否真的存在。

印度、非洲市场,大部分市场以低端手机为主,这类手机有没有回收的价值需要商榷。手机是一个被摩尔定律深度影响的行业,爱回收如果不能保障收到的二手手机快速流转,及时清理库存,随着二手手机的存货价值飞速贬值,平台必定出现亏损。

对于相对完善的欧美市场,爱回收在国内的打法能否行得通?更高昂的店面成本,和更高昂的人力成本,以及对服务更规范的法律要求。苹果和安卓巨头都有自己相对成熟的回收翻新机制。

尤其在今年,爱回收资金吃紧的背景下,新的融资能支持多久都不好说,出海战略就更加遥不可及了。所以,爱回收的出海战略,更像是一个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讨好资本的话术,折射的更多是国内市场战略的效力见顶的窘境。

互联网+产业原本是为了提升效率。而爱回收偏线下的模式,并没有达到这个目的。在快鱼吃慢鱼的竞争中,爱回收会长期面临巨大压力,慢不了,也快不起来。或许,正是这种纠结中,爱回收希望找到求生的正确方法,对症下药以避免最终被闲鱼和转转等巨头“回收”的结局。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139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