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即赚钱”的趣步们,不断膨胀的危险游戏

“XX即赚钱”的趣步们,不断膨胀的危险游戏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陈弗也

陈敏没有想到,玩了一年多的“趣步”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与他们见面。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10月20日,趣步APP弹出了一条更新版本的消息,让趣步成为了过去式。新的版本名为“赞丽生活”,一款号称以“扶贫消费”为导向,可以满足用户运动、购物、生活多方面需求的平台,不再强调趣步时代“走路就能赚钱”的口号。

2018年6月,叶壮、郑阳两位创始人注册了“湖南趣步网络有限公司”,趣步APP同步面世。

当时,区块链、数字货币浪潮席卷全球,趣步借势而起,打出“走路即挖矿”的口号,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供玩家进行交易。

过去两年,趣步因为其独特的“拉人头”、分红方式而受到争议,传销、非法集资、诈骗的质疑声从未停止过。2019年8月,趣步还因涉嫌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行为被长沙市有关部门立案调查。

这一次的变身,让陈敏一度觉得趣步可能要跑路;但她的顾虑被随之而来的兴奋感打消了:趣步被禁止7个月的新用户注册重新开放,根据玩法设计,推广、拉新又能让她获得一笔不小的收益。

此前,趣步的玩家自称是“趣友”,如今,他们变成了“赞友”。

尽管质疑声不断,多次传出被调查的消息,趣步至今未被取缔,这次甚至卷土重来。市面上也出现了大量模仿者,如福音短视频、秘乐短视频、趣睡、趣走等,他们打着的旗号或是“刷视频赚钱”,或是“睡觉赚钱”,但其拉人头、投资收益、分红模式与趣步如出一辙,并且,多个仿盘的创始人都与趣步有着密切的关系。

一个庞大的“趣步系”已经形成,吸引着全国各地数以亿计的玩家。

拉人头模式带来1.2亿用户

去年4月,经朋友介绍,陈敏注册了趣步。她是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赚点零花钱。根据趣步的游戏规则,每天走上4000步,一个月就可以获得十几块的收益。

不过,两个星期后,在“趣友”们的“帮助”下,她弄懂了趣步的精髓——拉人头、投资才是通往财富自由之路。

趣步的玩法很复杂,总结起来,糖果、卷轴、活跃度是三个关键词。其中,糖果是价值载体,卷轴与投资有关,活跃度与拉人头挂钩。

糖果与一种名为GHT的“数字货币”等值,可以在趣步指定交易所交易。目前,GHT的价格约16元人民币。用户走路可以产生糖果,但数量极少。若想获得更多糖果,就需要投资“卷轴”。

卷轴分为试炼、初级、中级、进阶、高级、精英、超级、专家8个等级,除“试炼”不需投资之外,其他需要的投入从几千到上百万不等。

等级越高的卷轴,每天产生的糖果越多。它有一个计算公式:

每天产生的糖果=0.00004*基本活跃度*任务步数+0.00004*加成活跃度*3000

在这个公式里,基本活跃度、任务步数与卷轴等级相关,其中基本活跃度从1到1万不等,任务步数从3300到3800不等;加成活跃度则与拉来的用户数量有关,玩家每拉来一个新用户,就能获得这个新用户基本活跃5%的分成,即加成活跃度。

这个公式决定了玩家有两种玩法,一种是自己投资高等级的卷轴,推高基本活跃度和任务步数;一种是拉更多的用户,并劝服新用户去投资高等级的卷轴,从中获取加成活跃度。

如果拉来的新用户投了一个专家卷轴,那么这个玩家获得的加成活跃度最多可以达500,相当于每天赚到960元。

这样的玩法无疑激起了陈敏们的拉新热情。“那个时候,为了拉新,大家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到晚上,她就会穿上趣步的T恤,举着趣步的牌子到一些热闹的商城、广场去做推广;一些有钱的玩家则会雇佣专业的“地推”团队,更甚者,一些超市、酒店的老板还会推出注册趣步享受折扣的活动。

还有一些趣友在微博、抖音上发布各种对趣步解读的短视频、文章,并留下自己的推广码,只要有人用推广码注册趣步,就成了他们的下家,上下家可以完全不认识。

正是依靠玩家积极拉新,不到两年时间,趣步就号称已经拥有了1.2亿的用户。

趣步变身,金蝉脱壳?

7个月前,趣步突然暂停了新用户的注册,老用户不能再依靠拉人头来获利。于是,激活僵尸用户,让下家和自己一起投资更高等级的卷轴,就成为了玩家们最重要的事。

陈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决定加大投资的。今年10月,她向作者透露,她正在向趣友们筹钱,投资最高等级的“专家卷轴”。

“别看我现在欠着一百多万,但是过不了几个月,我就可以赚几十万。”陈敏不无得意地说。根据趣步的玩法,投资专家卷轴大约需要投入150万元,即便忽略加成活跃度,仅靠基本活跃度计算,90天一个投资周期,总共可以赚到60多万元。

她特意向作者强调,一定要向趣友说明是众筹,是捐赠,不是借款,不能接受人民币直接转账,只能接受“糖果”的捐赠,还不能签任何书面协议,只能基于趣友之间的信任,否则会涉嫌非法集资。

“已经有几个服务中心因为集资出事了。”她说。

“服务中心”是趣友们自发成立的线下门店,供他们抱团交流,并无实际业务。据趣友们的统计,目前全国有404家服务中心。

让陈敏下定决心加大投资的还有趣步此次的“变身”。

公开资料显示,“赞丽生活”由湖南赞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从股权结构上,赞丽生活与趣步没有关系,叶壮、郑阳两位创始人也从新公司中消失。不过,趣步的账号、积分、糖果等数据可以完全平移到赞丽生活上,赞丽生活的玩法也与趣步几乎一致。

作者打开赞丽生活APP发现,它与趣步APP在颜色、风格、内容上极其相似。从界面上看,最大的不同是,赞丽生活下方有一个“短视频”的栏目,而趣步的相应版块则是“资讯”。无疑,短视频正是时下的一个热门行业。

“XX即赚钱”的趣步们,不断膨胀的危险游戏

左为赞丽生活APP,右为此前的趣步APP

此外,赞丽生活还有一个网站,该网站在界面设计上与天猫官网极其相似,陈列了各种品牌的商品。不过,这却只是一个用盗版软件开发的电商平台。

网页留下的售前、售后的联系方式是河北商之翼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作者:“我们是一家专门做电商平台开发的公司,不知道赞丽生活这家公司,他们有可能用了我们的盗版软件,因为用盗版软件的话,我们公司的联系方式是无法更改的。”

在趣步时代,叶壮曾是灵魂式的存在。工商资料显示,2008年6月,叶壮曾在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池江镇高屋村开过一个钢材店,还在长沙开办过食品公司、生鲜店、单车行等。

其中,单车行是在2012年开的。去年7月,该门面的房东曾向作者介绍,单车行后来经营不好关闭了,房租也无法支付,叶壮曾想用单车抵押。

新APP现身后,叶壮的去留成为了很多玩家关心的话题,不少人认为叶壮可能彻底离开了趣步,也有玩家解读说,叶总是趣步的灵魂,主导着趣步的发展方向,现在只是退居幕后了,是为了让趣步后面发展更稳,为了规避负面。

在“变身”当天,赞丽生活宣布重启新用户的注册,趣步地推的热闹场景开始重现。

作者获得的一些视频和照片显示,一些三四线商城推出了下载注册得现金的活动,有赞友在街头摆地摊,推出下载注册得毛绒玩具的活动。还有视频显示,一位村干部模样的女士在村口面向众多村民用大喇叭宣讲,要求大家注册并实名认证。

“XX即赚钱”的趣步们,不断膨胀的危险游戏

有超市推出下载赞丽生活送购物券的活动

“这是一个金娃娃,如果你把它当做是个计步器,那你显然没有懂赞丽生活的真正价值。”一位赞友这样向作者介绍。

“趣步系”日渐壮大

“两年多的发展,趣步给了不少人启发,出现了大量模仿趣步模式的平台。”民间资深传销研究者易铁对作者说。

据易铁介绍,这些“仿盘”有福音短视频、秘乐短视频、趣走、亦跑、全球博览等,他们虽然打着不同的旗号,如“看短视频赚钱”、“睡觉即挖矿”等,但其拉人头、投资、分红的模式与趣步极其相似,这些平台被业内统称为“趣步系”。

以秘乐短视频为例,成立7个月,用户据称就突破了6000万,多次霸占App Store榜首位置,被称为“趣步最大的仿盘”。

虽然,它的口号是“刷视频赚钱”,但和趣步一样,只有大量投资、拉人头才能赚到大钱。秘乐的秘豆、集市、铭文分别对应趣步里的糖果、交易所和卷轴,其中,铭文分为红、橙、黄、绿、青、蓝6个等级,需要由10到1万个不等的秘豆来兑换。

今年7月,作者曾与秘乐短视频的创始团队接触过,他们都曾是趣步的高级玩家。

2018年10月,在趣步早期,秘乐短视频创始人金仁辉就已经是趣步的“城市合伙人”。后来,成都出现“福音短视频”,金仁辉就去负责他们的运营。2019年10月,因为与福音短视频的创始人发生矛盾,金仁辉就带领团队另起炉灶,创办了秘乐短视频。

当时,金仁辉对作者坦承,趣步是这个模式的启蒙者,两年多的稳步发展让圈内人看到了可能性。但他不看好趣步,因为走路是不产生价值的,但短视频则不同,短视频可以产生流量,流量是有价值的。

好景不长。今年8月14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回复网友咨询时称,经查,浙江秘乐魔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由该局立案侦查。

作者还注意到,随着“趣步系”的不断壮大,催生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包含系统开发、“群赚”等。

比如,贴吧里有大量的“趣步系统开发”的广告。一家系统开发公司的工作人员向作者介绍,趣步系统的代码、开发两三天时间就可以搭建成功,还可以根据用户需求将糖果、活跃度、卷轴改为别的名称,只收费两万块钱。

“XX即赚钱”的趣步们,不断膨胀的危险游戏

百度贴吧关于趣步系统开发的帖子

“群赚”则是一个新名词,包含了“地推”功能。趣步系的这些APP或者要求用户看视频、看新闻,或者要求用户走路,同时还要求更多的用户下载注册。“群赚”业务则是针对玩家而生,解决了他们的这些“痛点”。

程序员会做一个系统,遥控着上百个手机,用以注册、认证这些APP,同时还可以遥控这些手机帮用户们刷视频、刷新闻,甚至走路,用户只需要花钱购买这些业务即可。

传销还是新型商业模式?

如今,有不少人痴迷于这种游戏,他们从一个平台跳到另一个平台,并以此为职业。

张磊就是这样一个职业玩家。他向作者介绍,几年前,他曾玩过“云联惠”,趣步起来后,又迅速加入。趣步禁止新用户注册之后,他预感不好,就转向了另外一个仿盘“全球博览”。其中,云联惠已经在2018年被广东省公安厅捣毁,罪名就是传销。

与此同时,趣步们一直在努力向外界证明,自己是一个合规的新型商业模式。

比如,秘乐短视频被查处之前,他们曾高薪聘请了众多法务、政府关系、媒体关系、开发、客服等工作人员,并承包了一层楼用以办公。今年7月,他们还曾前往东北一个县城,帮当地政府做直播带货。

今年9月24日,由最高人民法院主管的报纸《人民法院报》理论周刊版发表了一篇名为《趣步是否构成非法传销》的文章,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一位研究生。

这篇文章写道:对于那些无处不在的团队计酬式商业模式不宜按照犯罪处理,其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在一定程度上存进了经济的繁荣发展。因此,为了适应商业模式创新的需要,需要对其加以规范,分类处理。在严厉打击传销犯罪的同时,不要“误伤”单纯以经营为目的的团队计酬企业。

最近一年多时间里,易铁都在研究趣步系的发展,他对这个模式一直持质疑的态度。

他向作者分析,社会上有一批热衷于在平台上领红包、领优惠券的“羊毛党”,这群人成为趣步模式的潜在用户。趣步模式利用人性的贪欲,先以微利吸引这些人关注,再以高收益为诱饵,利用传销的玩法,让他们逐步地深度参与。

易铁虽然质疑趣步,但是他并不认可用传销来定义趣步的说法。比如,在拉人头方面,趣步仅设置了两层,而《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组织层级的定义是三层或以上。

“这个模式往往会紧跟社会热潮,区块链、短视频等,来吸引用户的关注。比如,他们就借助了币圈的一些玩法,建立一个不受监管、不透明的交易所,供用户投机,自己从中收取高额手续费,并存在操纵所谓糖果的价格和发行的嫌疑。”易铁向作者分析。

根据易铁的观察,这些平台为了寻求正规化,利用羊毛党所带来的流量,切入到电商、直播、短视频、资讯等业务,将自己包装成一个综合型的互联网平台,制造了可能落地的假象。

比如,酷拉锐就是趣步的第一个落地项目。

酷拉锐是一个运动服装品牌。在趣步商城里,一款酷拉锐的跑步鞋售价296元,累计销量2.81万件。不过,在酷拉锐的天猫旗舰店里,月销量仅有几十个。有玩家则向作者介绍,系统外的销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趣步的用户是亿级的,蕴含着巨大的购买力,一人买一双,就能将酷拉锐推上市。

如今,趣步变身为赞丽生活,关于它的争议,或许仍将持续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陈敏、张磊是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484 文章
0 评论
2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