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凶猛:昨夜,又一次绝处逢生

孙正义终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获悉,昨晚软银集团公布了最新财报:截至9月30日,软银集团第二财季净利润为1.88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96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大增346.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6274.9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96亿元)。

令外界惊讶的是,软银宣布,由于近期科技公司估值的普遍上涨,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也已挽回了全部损失

其中,最大的功臣是软银去年对贝壳找房的投资。今年8月,贝壳找房成功赴美IPO。截止9月30日,其飙升的股价已为软银带来50亿美元(330亿人民币)的收益。如无意外,这将是孙正义在中国继阿里巴巴之后的又一笔超高回报案例。

孙正义凶猛:昨夜,又一次绝处逢生

这一次,孙正义亲手将自己酿成的风投史上最大窟窿填补上了。

一口气赚了1200亿,

孙正义回血:投资贝壳斩获300亿回报

临近年底,孙正义回血。

昨晚,软银集团公布了一份亮眼的季度财报——软银第二财季净销售额为2.6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669.8亿元),同比增长3.6%;净利润为1.88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96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大增346.7%。

孙正义凶猛:昨夜,又一次绝处逢生

不仅如此,软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6274.9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96亿元),这也远远超出了分析师们的预测。

孙正义终于松了一口气:截至第二财季末,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斥资750亿美元投资了83家创业公司,目前所持这些公司股份的价值为764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二期斥资26亿美元投资了 13家创业公司,目前所持这些公司股份的价值为76亿美元。

至此,愿景基金投资组合全面复苏。而这其中,最为耀眼的莫过于软银在贝壳找房身上获得5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5亿元)的巨大回报,这是孙正义在中国继阿里巴巴之后的又一笔高回报案例。

孙正义凶猛:昨夜,又一次绝处逢生

去年11月,软银向贝壳找房重注13.5亿美元。今年8月,贝壳找房成功赴美IPO,股价一路飙升。截至9月底,软银在贝壳找房的持股价值已达到约64亿美元,这意味着孙正义这笔投资回报高达375%。但这还远未结束。自9月底以来,贝壳找房股价进一步上涨了20%,软银持股价值已达到近77亿美元。

上个月,孙正义在2020软银世界大会上也谈到了这笔成功的投资,他强调了贝壳找房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来匹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买家和卖家,表示:“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它正在迅速增长,并且已经实现了巨额利润。”

“软银正从最糟糕的情况中复苏。”日本SBI证券公司的分析师Shinji Moriyuki表示:“互联网公司可以带来巨大的回报。软银应该可以找到一家未来会变成阿里巴巴那样的公司。”

除此之外,软银大规模的资产出售计划,也让其得以快速回血。今年3月,软银公布了一项4.5万亿日元的筹资计划,以回购股票和减少债务。截止9月底,软银已完成5.6万亿日元的资产出售或资产货币化。其中,一是通过出售部分T-Mobile股份获得2.4万亿日元资金,二是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期权合约筹资1.6万亿日元。此外软银还通过出售旗下电信子公司获得3千亿日元。

孙正义还一手缔造了全球半导体上最大收购案,将旗下英国芯片设计巨头ARM以400亿美元出售给英伟达。这笔交易虽然仍在等待多国监管部门的审核,但预计完成后将为软银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回报。当初的疯狂他人看不懂,这位投资狂人再次“王者归来”。

孙正义今年那些不眠夜

一度酿成全球风投史上最大窟窿

回顾即将过去的2020年,孙正义应该经历了许多个不眠之夜。

就在6个月前,孙正义酿成了全球风投史上的最大窟窿。根据软银发布的截至今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财报,:其2019年的经营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这是软银15年来的首次亏损,也是公司成立以来的最严重亏损。

而罪魁祸首正是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财报显示,愿景基金2019年录得的经营亏损达1.8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57亿元),软银称主要是由于投资的Uber、WeWork及其三家联营公司公允价值大幅下滑。

噩耗接踵而来——仅2020上半年,他的投资版图中就已有三家公司宣布破产

早在2月10日,美国知名电商平台Brandless正式宣布倒闭,这也是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死亡项目。一纸倒闭声明,让孙正义2.4亿美元的投资彻底泡汤。

紧接着3月底,又一美国明星创业公司OneWeb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且已经解雇了约85%的员工。在此之前,OneWeb累计融资34亿美元,其中包括软银的两轮领投。孙正义曾公开评论其是“一家非常激动人心的公司”。为此,软银集团累计投资了20亿美元,是OneWeb最大的金主。

时隔三个月,因财务造假而陷入泥潭的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宣布申请破产。而就在2019年4月,软银曾宣布将通过收购价值9亿欧元的可转换债券,获得该公司的5.6%股份。如今这意味着,软银对Wirecard投资的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1.4亿元)宣告打了水漂。

由于投资项目接连遇挫,出资人开始担忧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充斥着更多陷入困境公司,对于愿景II期基金的出资意愿大打折扣。为此,软银最终在4月决定冻结愿景基金II期投资,暂时不进行新的投资。

在最艰难的时候,孙正义曾坦承,在过去一年中,88家公司中有26家估值上升,47家估值下降,其中约15家公司将走向破产。

好在,随着近期科技公司估值的普遍上涨,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已挽回了全部损失。这一次,孙正义终于将自己酿成的风投史上最大窟窿填补上了。

一次次绝处逢生

孙正义,是你我看不懂的狂人

绝处逢生,已是孙正义投资生涯多次上演的戏码。

回想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导致美国股市大崩盘,软银股价下跌 90%,孙正义资产一时间蒸发掉700亿美元,那是他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危机

但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孙正义早在前几年就坚信互联网将会是商业世界下一个引爆点,他早早把宝押在了雅虎与阿里巴巴身上。

1995年,孙正义先试探性向雅虎投资200万美元,此后再加投1亿美元,这让软银获得了雅虎37%的股份,孙正义也成为雅虎上市后的最大赢家;2000年,在与马云初次见面交谈10分钟左右,孙正义决定向刚刚创办不到一年的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这也为他日后带来了高达2900倍的投资回报。

此后软银能够从互联网泡沫中恢复并从泥沼中走出来,关键正是在于雅虎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上市给予了其丰厚的现金流回报。可以说,投资雅虎与阿里巴巴已成为孙正义一生中最经典的两个案例。

2012 年,孙正义想再造一次神话。软银当时收购了美国电信运营商 Sprint,意图撮合其与 T-Mobile 合并。但是美国政府以垄断为由,禁止软银收购T-Mobile。之后,Sprint 一直是孙正义手中最大的负资产,成了他最失败的投资之一。

但孙正义并未放弃合并。在经历了数年之久的多次尝试之后,T-Mobile对Sprint的收购于今年4月正式完成。这也意味着,原本美国第三和第四大移动通信运营商,现在已成为继Verizon和AT&T之后更有分量的第三大竞争者。

这几年,最令孙正义焦头烂额的投资是WeWork。

2017年,孙正义见到了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并问了一个问题:“聪明和疯狂哪个重要?”后者回答:“是疯狂。”孙正义随之说道:“没错,但你还不够疯狂。” 于是,孙正义又一次只花了28分钟,就决定出手44亿美元投资WeWork。当然,这笔投资也为愿景基金日后的巨亏埋下了隐患。

在今年6月的软银集团年度股东大会上,孙正义罕见地反思了造成2019财年巨亏的的投资案例——WeWork,“主要责任在于我,这笔投资从最初开始就遭到了内部的反对,是我把反对声压了下去。我将采取降薪的惩罚,我告诉公司人事,无论是1亿日元还是2亿日元,即使零报酬也没关系。”

63岁的人生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这位叱咤全球风投圈的投资狂人,最终选择低头认错。

所幸现在,这个窟窿终于填上了。不得不惊叹,每当外界担忧孙正义与他的软银将要一蹶不振时,他总是能够再度王者归来。

或许,孙正义十分钟投出阿里巴巴万亿市值的神话不会再上演,但他在风投史上的传奇经历仍将继续书写下去。

【本文为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ID:)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068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