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的新时代

社区团购的新时代

社区团购不是凉了吗?不,是创业的前辈们牺牲了,但巨头之间的竞争才刚刚开始。社区团购这个曾被分析人士定性为“野鸡”的互联网创业项目如今成了巨头争夺战之间的核心项目。2020年才可以说是社区团购的元年。

本月初,程维在滴滴内部的全员会上,一句“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的讲话,将社区团购的竞争局面拉到了全新的战略高度。

4月初的时候,滴滴才准备进入到社区团购,去长沙调研了社区团购的头部玩家——兴盛优选。但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到9月底,橙心优选在已经开拓的七省日订单已突破280万单,单数仅次于兴盛优选,同时在10月,橙心优选在成都开出了首家线下店。11月又冲到了兴盛的大本营长沙。

当然,拼速度的不只是滴滴,美团的意识似乎比滴滴晚一点,7月美团社区团购品牌美团优选成立,但速度却一点也不慢。根据APP提供服务城市统计,美团优选已进入12个省份,入驻60余座城市。除此之外,拼多多、阿里都已经进入到这个赛道上,社区团购的热度已经不亚于当年的外卖、出行、团购等项目火热的时期。

但在此之前,社区团购也是经历了长期的摸索。社区团购围绕的产品依然是生鲜的本地服务。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2015年。最起初,互联网的创业者们试图通过线上搭建电商平台的模式将生鲜商品配送到用户手中,但受限于轻资产的模式,线下则依赖合作的实体门店。这个模式因为没能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型,最终在很短的时间里则无疾而终了。

随后,所谓的前置仓模式开始盛行,为了能做到快速效应用户的需求,将互联网服务第一的精神践行到底。各大品牌在需求量集中的地方广设前置仓,虽然前期烧钱巨大,但最终可以说仍然没能形成可以规模化的商业模型,所以该模式慢慢也变成了不是最为生鲜主流的解决方案之一。

社区团购和团长模式的出现,让许多创业者看到了巨大的盈利空间,因为它的本质就是生鲜的团购。并且团长的存在还大大降低了营销获客的成本,与前两者相比,删减掉配送环节后,服务成本大大降低。一时间各种社区团购品牌在全国市场上出现,但当时做社区团购的大多数都是浮于表层,大多数是在博取流量,供应链的严重之后以及相互之间的恶性竞争,很快便让媒体和分析人士给这个项目贴上了不靠谱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标签,社区团购的玩家开始出现倒闭潮。

疫情之下,生鲜的配送的刚性需求首先被激活。随手社区团购走到了互联网的牌桌中心。

此次虽然美团、滴滴均将社区团购看成是自己下一个要突破的中心,但在这个产品上,速度快不见得就能赢得最终的胜利,滴滴凭借自己高额的补贴重新在市场上掀起了烧钱大战,但这不是可以通过烧钱然后干倒所有竞争对手的。

社区团购和电商不同的是,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服务模式,如果一旦补贴滑坡后,烧钱所占领的市场瞬间将支离破碎。现在可以通过补贴吸引流量,但如果在大范围市场铺开之后,供应链的能力无法同步跟上,很难说成功,社区团购是干线物流和支线配送环节均无法解决用户对生鲜本地化的需求后所产生的新模式,因此,本质上它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干线和支线均无法解决的高成本配送,高损耗的问题。

巨头间的竞争才刚刚开始,谁能最终胜出,则谁能掌握互联网流量的下一个巨大入口。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414 文章
0 评论
2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