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 你没玩过剧本杀,也一定听说过剧本杀,要么就在综艺里看别人玩过。 这种需要逻辑缜密的推理游戏,唯一的门槛就是不受阅读障碍者的欢迎,但玩过几次之后,你会发现,有几句台词你要么是常说,要么就是常听到。

、 你没玩过剧本杀,也一定听说过剧本杀,要么就在综艺里看别人玩过。

这种需要逻辑缜密的推理游戏,唯一的门槛就是不受阅读障碍者的欢迎,但玩过几次之后,你会发现,有几句台词你要么是常说,要么就是常听到。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这些通用台词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剧本杀的套路明显,所谓“剧本”不过是一些编剧不愿使用的边角料。

“我是想杀他,但不是我动的手”

剧本杀为了让参与者都有杀手的嫌疑,常用的手段就是让每一个参与者都和“死者”有矛盾和冲突。

这种手法放在现实中多少有点联系,毕竟破案之前,将嫌疑人凑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种放在剧本的创作中却是下乘的做法。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没有完美的犯罪”是福尔摩斯推崇的,这位民间的侦探大神相信,推理的关键是将一些细节放大,从中找寻真相。而剧本杀中的推理关键,虽然也涉及部分细节,但你会发现,居然所有人都有相同的致死手法,比如很多人都会带着同一种毒,只是有人下了,有人没下。

要么就是大家带有多种毒素,死者身上也查出多种毒素,但致死的毒素绝对不会告诉你,需要你自己去推断出玩家下毒的时间,这就直接导致破案的关键线索其实并非在细节中,而是在时间线里。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想必多数编剧不会将情节设计的如此巧合,一行人住进同一家酒店,不管是接受邀请还是碰巧落脚,大家居然不谋而合的打算用同一种毒素去实施杀害?这可能是网大剧本都看不上的桥段。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正是因为这种手法上的重合与都存在杀人动机,导致市面上近一半的剧本杀让搜证物品成了辅助推理时间线的道具,而是靠时间线就能基本锁定凶手。

所以当你常玩剧本杀,你会不假思索地先理一下“时间线”,但正儿八经的剧本中不会只给你说杀人动机。

就拿悬疑剧本创作举例,哪怕是情节简单一点的故事也会在透露少量蛛丝马迹的情况下,给予相同份量的回转余地。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一言蔽之就是不仅告诉你,他为何有可能去事实杀人,也会告诉你,他也有极有可能不是凶手。

再看多数剧本杀的故事,几乎都是将几个拥有极端杀人动机的人放在一起,只说仇恨忽略感情。

要么就直接反着来,有不少赶工出来的“情感本”,会因为“你爱他,他爱她的关系”直接导向杀人,这种本身就存在不合理性的剧本,别说推理了,作者怕不是将所有力气都放在了爱恨情仇里。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剧本杀中故事的薄弱。

小三、情妇、情敌杀人的剧本想必不少人玩过,初次之外就是为爹复仇,为娘复仇,为多年前的老婆复仇,主框架搭建成几年前就被说是狗血的剧情,毫无新意。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要么就是一些恐怖故事和时代穿越,间谍和神巫是不少剧本杀爱好者熟悉的角色,只是将破案细节埋在剧本中的“硬核推理”越来越少,中间有几次“碟仙”,象征意义的有个“招魂仪式”成了形式大于内容的新体验。

当“猎奇”逐步能满足参与者的好奇心之后,不少剧本杀的创作者抛弃了一个概念:结构。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不少编剧在主笔悬疑内容的时候,会去调整整个讲述的结构,有些会让线性时间碎片化,有些会采用多线叙事的手法等,但不少剧本杀的创作并非专业编剧,在单线的故事叙述上加上人物心理和行动。

这就导致每个人几乎都在为犯罪做准备,即使有不少细枝末节也只是对个人情感的描写,并非案件的暗线,甚至经不起推敲,只是在告诉你某人的心理历程,甚至你玩到最后去看完整故事时,都不明白为何创作者在线索和故事中加入了这条莫名的感情线。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编剧多数情况下在设置一个人物行动或者实践时都会有所指,不求同时揭露人物性格或暗指主题吧,最起码需要一个存在的理由,而假设剧本杀中的部分人物行动都是指向真相的,那么创作者在设置时,就应该有所思。

参与者并不喜欢直接指向性的证据,你绕几个弯,让人综合起来联想到证据的体验才是让玩家满足的。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放在电影编剧中也是如此,最开始主人公只会带着观众去绕弯路,看到的和找到的一切看上去都和真相相距很远,但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线索又藏着破案的关键,而不是我们随便去搜集都能找到带血的凶器,然后再说出一个“我只是伤到了他,并没有真正害死他”这种陈旧的借口。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虽然并不排除市面上存在大量品质极高的“剧本杀”剧本,但随着线下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很多不能称作“剧本”的“剧本杀”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参差不齐的故事质量让不少人的关注点都放在了“直接致死”、“杀人动机”和“时间线”上,背后的剧情却成了最不重要的东西。

其中一个关键的原因就在于故事的设计上并没有让人有想探索的地方,不少剧本中的人物没有完整的正反面,个个都像是利益熏心的极端分子,而现代人钟爱的反转也极少出现在剧本中,取而代之的是因为某些设计的物证而随意怀疑。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参与者的玩法问题,但也和剧本的引导作用脱不了关系,人物角色的设计过于单一,让扮演者在扩充自己人物信息时只能说些水词来增加自身可信度。

剧情结构上的暗线几乎都依赖物证的缺陷弱化了“剧”的属性,创作者除了尽可能多的变化人物身份来让故事不同,但情节和推理方式存在的套路,限制了剧本杀的可玩性。

你玩的“剧本杀”多数是用了编剧的下脚料缝合的

这种趋势也让不少剧本杀的创作越发偏向娱乐和猎奇,让“戏精”有发挥演技的空间,趋于大众的故事弱化了烧脑的成度,娱乐至上,想让推理迷和故事爱好者解渴,可能目前只能靠几个名声在外的本子支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因凡互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xgo.com.cn/691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1812667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966743444@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