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馒头面包里的千亿大生意

藏在馒头面包里的千亿大生意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 小北

疫情期间,封闭的生活让不少人成了小厨神。当所有人都宅在家里开始蒸馒头、包包子、烤面包,做蛋糕、小甜点时,A股上市企业安琪酵母,也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疫情前,这家企业的股价在30元附近,市值约250亿元。而到了8月,安琪酵母的股价最高涨至70元/股,市值约570亿,上涨超一倍。随着疫情的消退,目前市值回落至400亿元左右。

据美团发布的《2020春节宅经济大数据》,春节期间,美团外卖上烘焙类商品的搜索量增长了100倍,带动酵母/酒曲商品销量增长近40倍。另据天猫超市销售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安琪酵母类产品月销量突破10万,部分产品一度脱销。

销量上涨带动了净利润的大幅提升。2020年上半年,安琪酵母实现营业收入43.4亿元,同比增长16.9%;归母净利润7.2亿元,同比大幅增加54.8%。

酵母,一种单细胞微生物,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年利用量超过百万吨的微生物。它通过将一定的糖分解为酒精、二氧化碳及其他物质,在烘焙过程中使得食物膨胀松软,是馒头、面包、包子等面食制作的必需品。

安琪酵母在中国市场中占据着绝对的行业龙头地位。小小酵母,是如何支撑起一家市值近500亿的细分行业隐形冠军的?

重资产投入造就行业高壁垒

淘宝上的安琪酵母旗舰店里,5包5克的高活性酵母粉售价约为5元。然而看似售价低廉的酵母,在生产端却是重资产行业,前期产线资金投入大、建设周期长。

藏在馒头面包里的千亿大生意

图源:淘宝

以今年5月安琪酵母在云南开建的一条2.5万吨的酵母生产线为例,投资金额为5.6亿,建设周期约2年。

据财报,目前安琪酵母在湖北、广西、新疆、内蒙、河南、山东、云南,以及埃及、俄罗斯等地共建有10家酵母生产基地,拥有15条酵母生产线,总产能超过25万吨,约占全球产能的16.7%,名列亚洲第一、全球第三。

反映在资本结构上,安琪酵母的非流动资产规模庞大,其固定资产支出占比几乎都在50%以上。2020年前三季度,安琪酵母的非流动资产为61.1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61%。

重资产的特征,构筑起高耸的行业进入壁垒。具备先发优势的企业率先建立起规模壁垒和成本优势,没有足够资金实力的小企业难以进行产能扩张,达不到规模效应,盈利能力逐渐减弱直至被淘汰,行业逐渐形成寡头垄断的局面。

除此之外,酵母行业还具备环保壁垒。

酵母生产易造成严重的水污染,以活性干酵母为例,每生产1吨大约产生150吨左右的废水,因此各地政府都将酵母生产企业列入环保重点监测单位,要求企业增设各种废水废气清洁处理设备。

2017年12月,安琪酵母崇左厂区就曾发生酵母发酵浓缩液储罐爆裂事故,浓缩液外溢对周边环境产生一定影响。2018年,安琪酵母伊犁工厂也因为存在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的行为,被迫搬迁。

为了符合环保要求,安琪酵母不断加大在环保上的投入。2011年至今,安琪酵母的环保投入超1亿元。越来越趋严的环保政策也提升了行业的进入壁垒。

另外,看似简单的酵母生产也具备较高的技术壁垒。

酵母种类多达1500种,菌种的选择、培育,糖蜜的处理、杂菌控制、发酵、过滤,以及生产线的自动化程度等,都要求生产企业具备先进的培育工艺、长期的生产经验和专业的人才。

安琪酵母生产线建设由著名生物工程公司设计,引进欧洲工艺技术,关键设备全部采用进口,并且实现了柔性化生产,自控系统采用西门子的系统。

重资产、高环保要求、高技术壁垒使得酵母行业容易形成寡头垄断局面。

安琪酵母成立于1986年,前身是宜昌市生物技术研究开发中心,1998年实施股改后成为今天的安琪酵母,并于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宜昌市国资委。

成立后的20多年间,产能扩张一直在稳定持续,技术水准也不断进步,安琪酵母牢牢占据着国内酵母行业的龙头地位。

截至目前,安琪酵母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为55%,第二、第三分别为乐斯福、英联马利。从全球来看,乐斯福位居第一,市占率为31%,英联马利和安琪各占17%。

藏在馒头面包里的千亿大生意

面包馒头支撑增长基本盘

重投入持续地维护着安琪酵母领先的行业地位。成立至今,安琪酵母的营业收入一直维持着稳步增长的态势。

1999年至2019年,安琪酵母营业收入已持续20年增长。

1999年,安琪酵母的营业收入为1.53亿元,2019年,这个数字为76.53亿元,增长了约49倍,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1.61%。

净利润方面,1999年安琪酵母的净利润为0.36亿元,2019年这个数字为9.02亿元,20年增长了24.06倍,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47%。

支撑安琪酵母增长的,是以馒头为代表的传统中式面食,以及以面包为主的烘焙类食品的饮食需求。

传统中式面食的发酵方式以老面发酵为主。但相比老面发酵,酵母发酵营养更高、口味更佳、时间更短(仅需两小时,比老面发酵少一半以上),且无需加碱,因此其使用比例一直在增加。

老面发酵的替代需求,是这些年安琪酵母营收增长的动力之一。但目前酵母发酵并未完全替代老面发酵,实际的酵母使用量低于需求量,传统面食方面安琪酵母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藏在馒头面包里的千亿大生意

近些年推动安琪酵母增长更直接的动力,是消费升级下我国居民对烘焙食品的需求增长。

烘焙食品于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与传统面食相比,以面包为主的西式食品低盐、少油、营养更均衡,并且面包多为工厂化生产和连锁加工产品,食品安全和卫生更有保障。

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我国烘焙食品人均消费量也快速增长。据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烘焙专业委员会的数据,我国面包的人均消费量以每年8%的速度在增长,推动烘焙行业快速发展,市场规模超过2000亿元。

烘焙食品对酵母的需求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据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和欧睿国际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人均烘焙食品消费量为7.4kg,同期德国、美国、日本分别为我国的9.3倍、7.6倍、7.0倍。随着饮食结构的西化以及烘焙食品向三四线城市的渗透,烘焙食品的需求还将持续增长。

价与量的未来空间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酵母产品的上游是以糖蜜为主的原材料,下游客户包括B、C两端,B端客户有巴比馒头、克里斯汀、桃李面包、盼盼、肯德基、麦当劳等食品领域的龙头企业。

疫情之前,安琪酵母的B端客户收入占比约为80%。而疫情的发生,推动了C端消费者的需求。在此期间,安琪酵母在C端进行了提价,这也是其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大幅提升的主要原因。

在产业链中的核心位置,使得安琪酵母具备较强的议价能力。且酵母是典型的用量少、价格低、非价格敏感性产品,因此酵母企业具有较大的提价空间。

2004年至今,除了2013、2014年以外,安琪酵母每年都有提价动作。2015-2018年酵母产品吨价从19111元涨至21752元,年均涨幅3%。据国泰君安预测,未来安琪酵母将持续拥有提价主动权,每2-3年提价约5%-8%。

下游拥有提价空间,上游则拥有成本下降的空间。

安琪酵母是原材料导向型企业,原材料成本占比60%。其中糖蜜占比高达39%,是最主要的成本支出项。

糖蜜是甘蔗或甜菜制糖的工业副产品,储存难度和成本较高,一般是当年采购、当年使用。因此糖蜜的价格受当年甘蔗和甜菜产量以及市场需求影响较大,无法通过商业手段稳定成本,糖蜜价格的波动是影响酵母产品毛利率的核心因素。

近十年间,公司毛利率与糖蜜价格也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反向相关关系。糖蜜价格持续上涨的2009-2011年间,公司毛利率下降了4%;糖蜜价格持续下降的2015-2017年间,公司毛利率提升了7%。

但近年来随着种植技术的提升和播种方式的改进,甘蔗和甜菜产量增加,供应量上行,糖蜜价格下降。原材料成本降低,未来几年内,安琪酵母的毛利率将进入上行周期。

除了产品提价和原材料成本下降带来的增长空间外,海外市场的开拓也将提升安琪酵母的增长天花板。

目前,安琪酵母在埃及和俄罗斯分别拥有两条酵母生产线。其中埃及工厂于2013年2月建成投产,当年为安琪酵母带来了1.09亿的营业收入;安琪俄罗斯工厂于2018年秋季投产,并在2019年扩建了年产1.2万吨的酵母生产线。

投资的背后,是近年来中东、东欧等国家的烘焙市场规模迅速增长。其中中东和北非增速最快,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据Euromonitor的焙烤食品报告预测,中东和非洲将超越西欧成为全球最大的烘焙食品市场。

安琪酵母在埃及和俄罗斯的工厂将对接这些新兴酵母市场,在其他巨头加入游戏前抢先占据市场空间。据财报,2020年上半年,安琪酵母在国外的营业收入达12.66亿,占比约为30%。

除了价与量,安琪酵母也通过拓展产品品类来提升增长空间。目前安琪酵母在上游制糖、包装行业,下游奶制品、人类/动植物营养等方面也有所布局。

结语

日常的馒头、面包里,藏着规模千亿的生意。

在这个不为大众所熟知的产业里,安琪酵母用20多年的时间,演绎了一名隐形冠军的成长路径,重资产、持续投入、产业深耕,都是这个故事的核心字眼。

但故事并未结束,在这条赛道中,增长几乎是永恒的旋律。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126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