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巨无霸奔赴IPO:两位大学室友合伙,做出2000亿估值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 周佳丽

一波三折,Airbnb终于站在IPO的大门之前。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美国当地时间11月16日,全球民宿短租公寓预订平台Airbnb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招股书。疫情之下,这家备受全球瞩目的超级独角兽露出真实面目——招股书显示,Airbnb第三季度营收为13.4亿美元,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

Airbnb的创业故事颇具传奇色彩。2007年的秋天,彼时26岁的文艺青年——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好友兼大学室友乔·杰比亚(Joe Gebbia)的鼓励下,放弃了年薪4万美元工业设计师的工作,从洛杉矶来到旧金山搭伙创业。在交不起房租的时候,二人将家中3张空置的床垫租了出去,每晚收取80美元——Airbnb的雏形由此诞生。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萌生于房租难题的想法,日后会成为价值数百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成立至今,Airbnb已获十逾轮、超60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潜伏着超百家知名VC/PE机构,阵容相当豪华。尤其是在共享经济火爆的那几年,Airbnb的创业故事一度风靡中国创投圈。

“穷光蛋”创始人的逆袭
3张床垫起家,靠短租做出百亿美金估值

简陋的3张床垫,是Airbnb征程的起点。

1981年,切斯基出生于纽约北部的小镇尼什卡纳,他的家境普通,父母都是社会工作者。不同于大部分计算机出身的硅谷大佬,切斯基从小就对艺术非常痴迷,并于1999年成功考入罗德岛艺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

在求学期间,切斯基遇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伙伴之一—-好友兼大学室友杰比亚,也就是日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2007年,在杰比亚的怂恿下,切斯基决定辞职带着1000美元的银行存款,随他一起去到旧金山创业。

“我从没想过当企业家,事实上我从未听过谁当企业家。我离创业最近的就知道我老家Bob of Bob比萨店。”切斯基曾说。在为创业方向一筹莫展之时,两位穷困潦倒的青年碰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没钱付房租。

彼时,切斯基与杰比亚居住所在地正在举办一场大型国际设计展,由于旅客与参展人络绎不绝,附近酒店早已人满为患。正为钱着急的切斯基想到一个法子:为设计大会创造一个“床+早餐”的服务。于是,两人将家中三张闲置的空气床垫租了出去,为前来参会的设计师们提供一个落脚之地,并向他们提供房内的无线网,书桌,床垫和早餐等服务,每晚收取80美元。

这让切斯基嗅到了商机,在与杰比亚商讨后,决定将这个突发奇想的点子作为创业项目,并找来了工程师朋友—-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软件工程师内森·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三人各司其职,切斯基负责整体大方向,杰比亚主要负责网站设计,布莱卡斯亚克提供技术支持。2008年8月,airbedandbreakfast.com正式上线,也就是Airbnb的前身。

又一巨无霸奔赴IPO:两位大学室友合伙,做出2000亿估值

Airbnb三位联合创始人,图源:Airbnb官网

然而此时,全球金融风暴正在肆虐,公司成立初期运转十分艰难。为了有正常的现金流,切斯基决定利用设计专业的特长赚外快。正值美国大选期间,三位合伙人把竞选人的漫画设计并印到麦片圈的外包装上,定价40美元一盒,分别卖给竞选人的支持者。在竞选结束后,三人意外地净赚了3.7万美元,成功带领公司渡过了危机。

“床+早餐”的新奇模式很快引来了硅谷创业孵化营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并为他们提供了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格雷厄姆曾说:“我们曾对Airbnb的运营模式存有疑虑,但对三位创始人却颇有好感,他们这种争强好胜、不轻言放弃的精神正是初创企业家必须具备的。”

至此,三位年轻人敲开了共享经济创业的大门。2009年3月,在坐拥超万名用户和2500条短租民宿房源后,三人将网站名改为——Airbnb,并将租赁业务从原先的空气床扩大到整间房的租赁。

十二年过去,Airbnb一路奔跑崛起成为全球瞩目的超级独角兽之一。招股书显示,Airbnb第三季度营收为13.4亿美元,尽管与去年同期的16.5亿美元相比下降了近19%,但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

Airbnb的飞速成长,让背后三位创始人名声大噪,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这其中,切斯基进入了福布斯40岁以下的富豪榜,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2020年3月9日,切斯基以31亿美元财富登陆《2020福布斯美国富豪榜》。

累计至少10轮融资,背后风投阵容豪华
上市路坎坷,估值一度暴降

崛起成为今日的超级独角兽,Airbnb离不开一众风投机构的加持和追随。

2019,在接受格雷厄姆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并加入Y Combinator创业营后,红杉资本以及YouTube联合创始人Jawed Karim创立的Y Ventures以6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押注了Airbnb。短短两年后,公司整体估值就已超过10亿美元,Airbnb就此进入全球VC/PE的视野,在随后的几年,几乎保持着一年一轮的融资节奏,进入飞速发展阶段。

直到2014年,在完成累计6.75亿美元的两轮融资后,关于Airbnb是否应该IPO的讨论,在市场上引发一片热议。次年7月,Airbnb聘用黑石集团的Laurence Tosi作为CFO,也被解读为冲击IPO的重要举措。同年,Airbnb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相关文件,文件中显示,公司已完成由40余家机构参与的、近15亿美元的E轮融资,估值超过250亿美金。在这一轮融资中,包括GGV纪源资本、中投公司、高瓴资本、宽带资本等与中国互联网息息相关的VC/PE机构罕见进入。

这个与Uber和Wework齐名的共享经济“三剑客”,也一直被孙正义盯着。自软银科技基金创立,孙正义就曾多次表示希望能够成为Airbnb的股东。“Uber正在重新定义运输业,Airbnb正在对酒店业做同样的事。你可以期待这在每个行业都会发生。”孙正义曾如此说道。

成立至今,Airbnb已获十逾轮、超60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潜伏着超百家投资机构,包括了Y Combinator 、红杉资本、DST、淡马锡、KPCB、老虎环球基金等全球一线机构。赶上的人穷追不舍,错过的人则懊悔不已。硅谷顶尖的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曾公开承认,错过Airbnb是他风投生涯中最大的错误。他说道:“我太关注他们那时正在做的事情,而忽视了他们做过的、将做的、有能力做的事情。”

在Airbnb被资本疯狂追捧期间,有关于其上市的消息未曾断过,而这也一度引发公司内部高管间的动荡。2018年2月,被外界认为推进Airbnb上市的首席财务官劳伦斯·托希(Laurence Tosi)宣布离职,并表示公司不会在这一年进行IPO。

伴随着Uber、Wework上市进程的推进,同为共享经济巨头的Airbnb再次被“催”。随后的2019年9月,Airbnb 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份简短声明,计划将于2020年上市。彼时的投资者们还以Uber上市大跌、Airbnb偶有盈利依然谨慎来安慰自己。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让全球旅游业被迫按下暂停键,Airbnb几乎失去了所有业务,再一次失信IPO。“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切斯基曾如是说。此话一出,加上接连不断的裁员、降薪,Airbnb撑不住即将倒闭的传闻纷至沓来,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大幅度缩水。

据悉,Airbnb的计划是通过IPO来筹集30亿美元,如果能够完成这一目标,Airbnb的估值将超过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但根据今年4月份的融资记录显示,当时Airbnb通过股权债权融资了20亿美元(股权10亿美元+发债10亿美元),外界报道称Airbnb融资估值仅为180亿美元,这与2017年其融资时的超过300亿美元估值相差甚远。

入华5年,Airbnb变成了爱彼迎
掀起短租大战

中国,无疑成为坎坷Airbnb的福地。

2013年,Airbnb亚太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并为中、日、韩、东南亚等地分配了2-4人远程拓展人员。2014年Airbnb迎来首批常驻人员,Robert Hao和Bruce Li二人从新加坡搬到北京,同时以每月30万的价格租下侨福芳草地6层用作办公室。

同年9月29日,Airbnb正式注册在华公司——安彼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于2015年8月8日官宣进入中国市场。一边扩充团队,一边打开品牌在华的知名度,Airbnb很快打开了局面。在中国对Airbnb需求增加7倍之后,Airbnb开始专注于开拓中国市场,并将中国市场视为盈利突破口。

然而在野蛮开疆扩土的过程中,由于本土化缺失,Airbnb严重水土不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最开始Airbnb设定房费可以通过信用卡结算,一个是基于信任另一个是为了避免房东与租客见面时会产生尴尬,但是这样的模式显然不适合当时的中国国情。”有分析人士指出。

栽了大跟头,2017年3月Airbnb本土化再提速,甚至推出了全新的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意为让爱彼此相应。自此之后,Airbnb基本确立了在中国市场的地位,越来越多的战略开始向中国市场倾斜。

从2020年1月中国主要民宿预定APP覆盖渗透率来看,Airbnb爱彼迎覆盖渗透率高出其他同类型APP许多,达到0.7%。此外OYO酒店覆盖渗透率为0.147%;途家民宿覆盖渗透率为0.084%;蚂蚁短租覆盖渗透率为0.027%。

疫情之下,中国市场无疑是Airbnb恢复全球业务的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或将成为最大客源国。根据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11日,Airbnb中国的新增房客数量排名全球第二。在首次预订Airbnb房源的用户群体中,无论客源地还是目的地,中国均名列全球前三。

“Airbnb在中国产品团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并已针对中国旅行者打造了四个产品策略和产品创新举措,将通过产品运营化、本土化、场景化和智能化来助力平台的升级。”Airbnb中国区总裁彭韬如是说。

只是在中国,Airbnb依然面对着本土玩家的竞争——包括携程、小猪短租、途家等OTA品牌,已经占据国内市场份额,整体房源也超过Airbnb在中国市场的房源数量。

眼下,Airbnb终于正式吹响IPO的号角,但要在中国站稳脚跟,这一“外来者”仍然面临着一场无声硝烟战。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因凡互动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因凡互动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因凡互动)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134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