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陈向东:32年养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老师出身的人大多激情澎湃、善于演讲,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也不例外。

跟谁学陈向东:32年养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 陈向东

因为擅长使用排山倒海式的巨长排比句,这位曾经的新东方老师早期得了个有趣的绰号——“牛排”,意为巨牛的排比。只不过,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多年后,“牛排”会被外界用在描述他创办的公司上,而这些排比句无不以目前“全球领先”为关键词:

全球领先的一家只融了A轮融资就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科技公司;

全球领先的一家在美国上市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

全球领先的一家过去连续6个季度收入增速超过400%的科技教育公司;

全球市值规模领先的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是专注于中小学K12的在线教育机构,无论业界口碑还是影响力,都独树一帜;

……

短短五六年间,一度刻意低调的陈向东和他的“跟谁学”一次次刷新教育行业的认知,不但快、而且稳。在2020年上半年连续遭遇4家做空机构的12次做空后,跟谁学非但没趴下,且股价反弹飙升,市值一度达到新巅峰。

在2020疫情催生在线教育大风口的背景下,与其他同行依靠巨额融资快速圈地的白热化竞争不同,跟谁学既是一个世人看不懂的“谜”、又一再创造市值奇迹的表现,简直要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这并非陈向东的关注点。“我们内部不要求进行市值管理,股价涨跌和我们没太大关系。”他说。有一次跟谁学的股价在一天内涨了18%,一位员工给陈向东发微信表达开心。陈赶快发了一封全员邮件:股价涨了18%,不代表你的奋斗和才华一个晚上多了18%;跌了18%,也不代表你蠢了18%。

他更在乎的是“我是谁”。“经过6年创业,我发现我还是一名老师,从1988年我成为一名初中老师开始到今天,我做教育已经32年了,我是一个对教育有真正敬畏感的人。”

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这也正是陈向东带领跟谁学穿越迷雾、迅速突起的原因,投身教育32年的他,几经痛苦“涅槃”,终于洞悉了在线教育的本质及秘籍,他正在打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你们家孩子是男孩,14岁了,身高才1米44,那还能当老师吗?”校长的几句话,让陈向东和父亲心情一落千丈。

当时的他,原本也应该有机会高考的。但身处省里最穷的县、最穷的镇、最穷的村子、最穷的人家,从小就鼓舞他考大学的父亲实在无力支撑,在他中考前偷偷把他的志愿改成了中专师范。陈向东为此狠狠哭了一场,却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大学梦。

尽管第一轮面试就险遭淘汰,但他们还是想尽办法进入了师范学校。三年求学期间,为取得唯一的保送大学名额,陈向东成了最勤奋刻苦的学生。但当他终于拿到第三个年度成绩第一名时,却被告知保送上大学的名额取消了。

造化弄人、反复遇挫,让陈向东很是受伤。但值得庆幸的是,从小到大,他总能碰到好老师。

跟谁学陈向东:32年养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

直到多年后,陈向东还记得初中时去县城参加数学竞赛时的场景。那是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因为要从偏僻的村庄翻山越岭到镇上赶头班公共汽车,数学老师凌晨4点就跑到陈向东家叫他。但因为雪大路滑老师摔伤了腿,他们错过了头班车,等赶到考场,已经迟到了半小时。这场竞赛,陈向东最终没有入选,但老师跌跌撞撞拉他赶路、满目泪水哀求监考官让他进考场的样子、因自责而一遍一遍地对他说“对不起”的情景,永远刻入了少年陈向东的脑海中,给予他终生温暖的力量。

等到读师范,虽然心不甘情不愿,陈向东却撞上了“这辈子最大的运气”。那段时间,恰逢教育改革,中央讲师团被派驻到他的学校支教。这些来自北京的大学老师带来了全国乃至国外的故事,那么遥远,又那么令人向往,犹如给陈向东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

当17岁的陈向东进入新安县铁门一中开启自己的执教生涯时,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好老师的模样。而当时的校长更成为他眼前最实在的标杆。

“特别有激情!”日后回忆起这位校长,陈向东描述说。为给老师们做出榜样,校长亲自给两个班讲数学课,“每次讲课都口吐白沫,嗓音沙哑,偌大教室、偌大校园里都能听到他讲课的声音。”

于是,陈向东也学着充满激情,晚睡早起,而且到处抓学生沟通。班里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知识点的薄弱之处,他都了如指掌。为了学生,陈向东还准备了两个专门的记录本:一个是纸质的,记录每个学生每天的成长和困惑;一个是他的大脑,储存和学生之间丰富的情感链接,他的脑海中总有数不尽的学生画面,有些是过去的,有些是为他们构想的未来。

最初只是按照初心去做,后来回想,他才明白,那其实就是把每个学生当作一个个值得尊重的生命。苦功之下,他所带的班平均分迅速跃升至全校第一名,且遥遥领先,这个巨大的正反馈给了他更大的激情,也让他更深入地体悟到教育的真谛。

“教”的同时,陈向东也一直在“学”,许是因为师范期间打开的那扇窗,在内心里,他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到北京读大学。三年后,他先是考取了河南教育学院的大专,继而考上郑州大学的本科。但考北京的研究生时,他数度落榜。因为怕无颜面对熟人,他备考都是偷偷的,等到学生都下课睡觉后才悄悄看书。父母经常劝他,考不上就别考了,但陈向东每次都执拗地回答:不!

10年后,27岁的陈向东终于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后来又取得人大经济学博士学位。多年后,陈向东还记得,考取人大经济学院硕士时,面试自己的是时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的杜厚文教授,当听说陈向东之前是老师时,杜厚文非常激动,“中学老师能够考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经济系的,你是第一个!”

不管历程有多么艰辛曲折,今天再回顾,对陈向东来说,过往的一切都构成了最好的滋养。

德国哲学家卡尔·西奥多·雅斯贝尔斯说,“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陈向东的表述则更为“用力”:“教育的本质是爱,是温暖,是影响,是疼爱,是把你的生命给另外一个生命。”

多年后,当他所创办的跟谁学一度陷入低谷时,正是这个答案让他再度明确了方向。

而作为一个“特别特别苦过的孩子”,当自己通过奋斗改变了命运,陈向东相信,所有的孩子也都可以。

所以,在创办跟谁学的第一天,陈向东和伙伴们就确定了企业的使命:让教与学更平等,更便捷,更高效,因为: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接受最优秀的教育,是帮助他们改变命运的最好方法,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相信教育的力量

在北京求学给陈向东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窗。

1999年12月,陈向东从同学口中知道了新东方。那时的新东方刚成立6年,虽未达到巅峰时刻,但已形成强劲势头,占据了北京出国语言培训市场80%的份额。口才极佳的陈向东顺利通过了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面试,再次回归老师角色。

此后的14年中,陈向东成为新东方有名的拼命三郎,人送外号“超人”,就连俞敏洪都如此评价他,“如果说新东方有一个人比我好学和勤奋,这个人非向东莫属。”

加入新东方仅3年,陈向东就成为明星教师和总裁助理,此后一路升迁,“权势”最大时主管着新东方90%的业务、95%的利润,直至2010年正式成为集团执行总裁,是新东方仅次于俞敏洪的二号人物。也因此,他的“管理经”和“教育经”影响带动了一批新东方的骨干。

企业虽然不是他创办的,但不妨碍陈向东将自己定义为“创业者”。他在这里洒下汗水,用力用心亦用情,也获得了无数高光时刻,但最大的收获,依旧是关于对教育的认识和思考。

教育行业多年来都流传着陈向东在武汉一战成名的故事:2002年,新东方筹措成立武汉分校,陈向东主动请缨,一个人带着30万跑了过去,完全从零开始,从教研到运营、推广一肩挑。最初因为老师不够,他还要亲自上阵讲课。白天没时间就晚上备课,常常要到早晨四五点才能忙完,每天也就胡乱迷瞪两三个小时。

那时有多激情、多繁忙呢?有一次讲课中途来了重要电话,陈向东不得不跑出去接,回到教室后重新激情开讲,一直讲了十多分钟,有个同学忍不住提醒他说:陈老师,这个题目您刚刚已经讲过了。

半年后,武汉分校的团队扩充到300人。2003年,实现年度收入4500万元,净利润高达1700万元以上,占新东方当年总利润的1/4。

不过,对陈向东来说,这次经历更重要的是奠定了他的一个相信,相信学生和家长的力量。在日后跟谁学遭遇资金困难时,他再次回顾并告诉自己:如果你能够把学生服务好,如果你能够让家长感动,学生和家长就会不断地把钱交给你,你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所以,“要想做一家伟大的教育公司,不需要烧钱,最好的融资方法就是把股票分给员工,分给伙伴,通过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从而来做一家真正的教育公司。”他说。多年后,当他创办跟谁学之后,2015年3月A轮融资之时,136名员工(当时员工总共不过200人)纷纷跟进,很快就凑足900万美金,有人甚至为此卖了房子;而这一切,都因为他们选择相信Larry(陈向东的英文名),相信跟谁学会在教育领域大展身手!

在置身于教育行业日复一日的实战中,陈向东对师资的重要性也理解日深——曾经,他视为榜样的校长,除了亲自授课,还“几乎天天跑教育局要好老师”,最终成就了整个县城最好的中学。

但好老师总是稀缺的。陈向东自己从新东方的GRE大班老师做起,那时,每个班的学生规模高达五六百人,一个暑假就能培训两三万人,在线下场景下几乎已经达到极致,但好老师依然不够用,内行人都知道,做教育最难的正是找到、培训和激励足够多的优秀老师。

有没有一种方式,能在优秀的教师资源和拥有迫切需求的学生之间,建立一种更为直接而有效的联系?有没有一种方式,能让优秀老师的产能进一步放大?2014年1月,当他离开新东方去美国休假,并决心自己创立一份事业时,答案终于要揭晓了。

为教育插上“科技的翅膀”

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一经推出就火爆全球华人圈。春节期间,800万人领取的微信红包总额度高达4000万元。移动互联网威力日盛,陈向东忍不住琢磨:在教育场景上,有没有可能发生类似情况?

而在另一边,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将线下商务机会和互联网相结合的O2O模式也进入火爆期,教育O2O成为显见的大势。这让陈向东激动不已。

当年6月,陈向东再度回归教育界,这一次,目标直指在线教育:跟谁学宣告成立。

做传统教育出身的陈向东,这次打定主意要做一家科技公司,公司的注册名称是“北京百家互联科技有限公司”,甚至连“教育”二字都没有出现。此后公司中科技的比重进一步增大,当团队扩充到300人时,有200人都是互联网产品、内容、技术、研发岗位。

公司被定位为找好老师的教育服务平台,链接教育的两端:帮学生找老师,帮老师接学生。学生登录跟谁学的平台,可以通过搜索课程或老师进行学习,课程涵盖K12以及职业教育、兴趣类如咏春拳、陶艺等,多达九百种,课程形式也包括一对一、班课、录播课在线、在线直播等多种方式,看上去一应俱全。他们成交的第一单,也跟教育似乎关系不大,一位教皮雕的老师率先开张,那位老师兴奋异常,因为已经多年没接到类似的课了。

日后陈向东坦陈,跟谁学近年来之所以成为“牛排”,与科技的种子有关;但跟谁学在过去犯了很多错、撞了很多墙,也正与没有加上“教育”这两个字有关。

起步无比顺利,公司还没注册,就拿到了启赋资本的2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创业不到一年,又刷新了当时A轮融资纪录,拿到5000万美元。

但雄心勃勃的创始团队迟迟无法跑通平台模式,一两年后,跟谁学陷入至暗时刻。为了活下来,团队接连孵化了5个toB项目,带来了一个多亿的年度收入,占当年公司年营收的90%,但如此操作也使这个刚刚一岁多的团队“乱成了一锅粥”。

正是那段时间,让陈向东几乎“一夜白头”。他2016年11月在“2016星际创客峰会”演讲时曾自陈,“但今天我也必须承认,创业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两年多的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做五件事、做五家公司,难度是非常非常大的!”

问题的根源在于,他还没找到一个真正能从0到1的最小盈利单元。在无数个失眠之夜中,回归教育的内核再次牵引他找到了方向。做教育,最终的目标永远是“育人”,教育学生、服务社会。而通过技术的手段,做名师大班课,可以放大好老师的势能,更能去接近给每个人更好的教育的目标。

“如果一个优秀老师在线下每个班只有20个学生,而通过技术在线上,每个班能够教2000个孩子,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把一个最优秀老师的产能放大了100倍。”他想。

好在,从最早时,陈向东所理解的教育O2O就不是纯粹的找老师,而是包括在线直播大班课。也因此,事实上跟谁学从成立的第二个月起就组建了视频直播技术团队。2015年3月,跟谁学在行业内首家推出自有技术研发的3000多人的在线直播互动大班课系统。等到了2016年,尽管度日艰难,陈向东依然在公司外部开始尝试孵化K12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也就是最早的高途课堂。

坚持到2017年3月,跟谁学孵化的自营模式在线直播大班课效果初现,单月营收突破一千万元,盈利模型基本可验证。陈向东终于看到了那个“1”的雏形。当年6月,他将几个摸索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小分队整合到一起,形成新的高途课堂。

之前半年,在跟朋友喝酒时,陈向东就念念不忘一句话:你得有一项业务,天塌下来都能赚钱!如今,机会来了。接下来,进一步聚焦,只做一件事。2017年8月,陈向东顶着几乎所有联合创始人的反对,开始组织架构大调整。2B业务全部被剥离出去,其余团队加以整合,成立了另一个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跟谁学”。也是从那时起,跟谁学全体all in到在线直播大班课上来。

其实,跟谁学并非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首创者,但其却是当时率先专注于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教育公司,而且,对在线直播大班课进行了重新定义。

因为自己就是线下大班课老师出身,陈向东太明白大班课的关键,其表象是大班,但可以通过辅导老师实现小班服务。同时,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掌握每个学生的学习数据,从而根据学生具体的错误点、难点、困惑点向他推送相关内容,达到个性化体验。

方向对了,所向披靡。早期做O2O平台积累的丰富名师和学生资源此时得到了最好的转化。次月,跟谁学实现单月盈利。2018年,跟谁学非但营收跃升到3.97亿元,且有了1970万元的利润,实现了规模化盈利。等到2019年,其营收中来自2C端的K12课程服务已占比80%以上。当年6月,跟谁学宣布上市。到年底,营业收入超过21亿元,现金收入超过33亿元,净利润接近3亿元。

当回顾2019年,一向信奉“满招损,谦受益”的陈向东,在公司内部的讲话中罕见地给跟谁学打出80分的高分,而且,“肯定是不打折扣的80分,肯定是不勉强的80分。”

对教育保持敬畏感!

“小成功靠的是努力,大成功靠运气。”陈向东认为。几乎每一次内部会议中,他都会感慨:“跟谁学只不过是撞上了移动互联这个伟大的机会,运气好爆了。”在他看来,正是直播及支付等的发展,推动了在线教育形成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才有了跟谁学的今天。

跟谁学陈向东:32年养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

但回归到个体,跟谁学的发展之路上,既能看到科技的巨大力量,更脱不了对教育核心的敬畏。

在跟谁学“火”了之后,曾有人分析其客户价值主张,引用了陈向东的“五个永恒”:“我始终相信教育的本质有五个永恒不变:最好的教育能够减少学生的学习时间,降低学生的学习成本,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提升学生的学习效果,美好学生的学习体验。”

这意味着,教育企业的商业本质一定不仅仅在于价值传递,更重要的是价值创造。“很多人做教育做到最后跑偏了,他忘了自己是做教育的,忘记应该以学生和家长为中心”,陈向东曾分析说,“很多人总是在看竞争对手怎么打,自己就怎么模仿。其实那些竞争使得我们做出的决策,往往都会是错误的决策。”

跟谁学为什么只融了A轮后就不再对外融资?因为做教育公司本来就不应该烧钱,慢就是快。只要踏踏实实服务学生、成就客户,踏踏实实尊重伙伴、成就伙伴就好。

跟谁学为什么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因为跟谁学要做的是利用技术手段让极度稀缺的优质教育资源尽可能覆盖更多的孩子。在线直播大班课最大的魅力是它能够把教育里边最核心、最高杠杆倍速放大。

跟谁学如何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教育的核心本质是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服务、最好的教学、最好的效果、最好的口碑。所以跟谁学要找到全世界、全中国最好的老师。给他们最好的薪酬、尊重和激励,把老师的产能放大100倍,这就是科技让教育更美好最初的出发原点。

2020年10月9日,跟谁学发布公开信,其核心业务进一步整合,愈发清晰。调整后跟谁学最终将重新定位为三大产品品牌:专注3-8岁少儿教育的小早启蒙、专注K12业务的高途课堂、以及专注成人业务的跟谁学。

但不管业务如何变化,不变的是陈向东对教育的敬畏。据说,在跟谁学内部的全体会议中,从来不讲数据,无论是收入、利润、财务指标还是股票价格。但陈向东总会滔滔不绝地讲相信和美好。公司年会上,他甚至会要求大家一起喊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教育理念和精神。在教育领域浸淫32年,陈向东时刻牢记自己首先是一名老师,尽管如今实现教育的方式与以往已大为不同。

2010年前后,一些著名企业家来新东方交流,身为执行总裁的陈向东暗想,“有一天如果有一个机会,自己也应该成为一个企业家!”

但如今,商业成功之外的收获反而让陈向东更受触动。比如,除了C端的真实客户,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报跟谁学的课程,将其拆解、讨论、学习。“我觉得(跟谁学)对整个中国教育行业还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的,我们特别愿意在整个中国教育的变革当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陈向东如此憧憬。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126 文章
0 评论
1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