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将军训话都是对着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后面的人能够听得到吗?

古代将军训话都是对着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后面的人能够听得到吗?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在各种天马行空的古装剧里,“将军战场训话”是个常见的给力桥段,往往是千军万马的阵前,满满主角光环的将军慷慨陈词,刹那间就激得全军士气暴涨,然后就是一场激动人心的大捷。类似的情节套路,中外影片里都不少见,常见观众们看到燃。但放在真实历史上,却是严重不现实。

杨梆子其人

杨梆子其人

杨梆子大号杨以德,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他把持天津警务15年,是个传奇人物。尤其一出《杨三姐告状》,杨梆子在天津卫家喻户晓。有说书人将他描绘成“前梆子,后勺子,奇形怪状”。实际不然。杨梆子自幼聪明伶俐,也是一表人才。然而家道中落,生活困难,十几岁就给盐商杨绍溪家做巡夜打更等杂务,在巡夜中杨以德负责敲梆子,杨梆子因此得名。

姜义华:孙中山政治革命方略与大一统国家体系再造

姜义华:孙中山政治革命方略与大一统国家体系再造

自秦汉以来,大一统国家管理一直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条主轴,积累了非常丰富而成熟的经验。秦奠定了大一统国家管理体制的基础,汉承秦制,随后,“百代都行秦政法”,大一统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根本诉求。

张爱玲诞辰百年︱崔文东:素姐姐与《相见欢》

张爱玲诞辰百年︱崔文东:素姐姐与《相见欢》

张爱玲在散文《忆胡适之》里感慨中国旧小说难觅西方知音,其中一个缘故就是“我们‘三字经’式的名字他们连看几个立刻头晕眼花起来”。然而她自己创作《小团圆》,集“三字经”之大成,人名攒动,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也常常如堕五里雾中。素姐姐就是一个好例子,全书仅提及三次,却又郑重其事,仿佛在哪里远兜远转埋藏了伏笔,不免引起我探幽穷赜的兴趣来。

民国大师工资确实高,但要不拖欠的足额发放,却是大难题

民国大师工资确实高,但要不拖欠的足额发放,却是大难题

众所周知,民国是个大混乱的时代,但也是个思想繁荣,文人辈出的时代。在许多人眼里,民国的读书人有着不可一世的才华,主要是享受着高的待遇,比如什么鲁迅相当于“年入百万”的传言,但是高工资是高工资,能不能发下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教授想要讨要这笔钱确实是很大的难事,在民国数十年的时间里,只有三五年时间是足额定时发放的,剩余的时间都是大概率的拖欠,甚至引发巨大的讨薪游行,比如酿成血案的六三讨薪。

易中天母亲周树奇:从乡下姑娘到总理府大小姐,不仅仅是巧合

易中天母亲周树奇:从乡下姑娘到总理府大小姐,不仅仅是巧合

一根火柴,梦想燃得更长,照得更亮。一颗种子,梦想冲破土地的黑暗,自由生长。

京华物语㉓丨张伯驹与中国书法史“祖帖”《平复帖》

京华物语㉓丨张伯驹与中国书法史“祖帖”《平复帖》

编者按: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珍贵法帖《平复帖》,被誉为中国书法史的“祖帖”与“墨皇”,距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也是现在能见到的最早的古代名家真迹。

首富渡劫——张弼士的“道”

首富渡劫——张弼士的“道”

放眼历史,各色各样的大富商,包括人中龙凤的首富们,大抵都沿着两条路走到人生的终点:

同样皈依佛门,书法却是迥然相异!

同样皈依佛门,书法却是迥然相异!

同 途 殊 归———萧蜕、弘一书法艺术差异萧蜕先生和弘一法师为清末民初的书法家,二人相差四岁,所处的时代相同,经历亦有相似之处,二人皆皈依佛门,修行佛法。一起参与“南社”,一起救国革命,二人皆喜好书法,终身不曾搁置,二人相似之处有很多,可谓“同道中人”。但二人的书法艺术则相差甚远。本文以萧蜕先生与弘一法师进行比较,阐述萧蜕先生于书法创作中的不足,予以敬鉴。

大清最后一个“正宗”皇后,欲效仿慈禧“垂帘听政”,误国误民!

大清最后一个“正宗”皇后,欲效仿慈禧“垂帘听政”,误国误民!

宣统皇帝的逊位,历时近三百年的清王朝轰然倒塌。内部的腐朽、后宫的干政和世界的进步这些都在推动着清王朝的灭亡。隆裕皇后,也是清朝从大清皇宫正门迎进的最后一个“正宗”皇后。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1812667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966743444@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